ARONIA HOUSE代表李榮成31歲就有血壓的問題,為了健康,走上回鄉養莓之路。年近70的他,皮膚細嫩、白裡透紅,無論鄉下種莓、首爾開店,總是精神奕奕,連血壓指數都乖乖聽話。

野櫻梅,藍色的小果實,甜度只有11.5-15%,嚐起來酸、澀不易入口,但是其高營養價值卻贏得許多美譽。野櫻梅含大量花青素,高抗氧化力是一大特色,比藍莓高出4-5倍,比維生素E高出50倍,比維生素C高出20倍,因此又叫做「不老莓」,榨出的果漿稱為「超級果漿」。

原產地在美國的野櫻梅,中古世紀被帶入歐洲,因為價格昂貴,過去只有城主有財力種植,所以又稱為「王族的果實」。花青素在歐洲被稱為「口服皮膚化妝品」,經實證在使用20分後,可以增強皮膚免疫力,減低各種過敏性症狀。

為健康下鄉種莓

李榮成說:「我就是人證,野櫻梅真是好東西!」
李榮成說:「我就是人證,野櫻梅真是好東西!」

1970年代,荷蘭的飲食文化以肉食為主,多肉多鹽,致使肥胖、血壓問題成為荷蘭的國民病。後來政府提倡全民食用野櫻梅,歷經30年才改善這個問題。全世界有80-90%的野櫻梅產自荷蘭,近年來,日、韓等溫帶國家也開始種植。韓國的野櫻梅是一位韓醫為了當藥材而引入的。

31歲那年,在首爾工作的李榮成被醫院警告有血壓問題,從此埋下回鄉務農調養身體的心願。ㄧ個機緣,李榮成接觸到野櫻梅,得知野櫻梅對清血、抗氧等心血管問題很有幫助,於是買了20公斤野櫻梅,榨成果汁小量嘗試販售,不料很快就銷售一空。

他說:「一開始只賣10瓶,一下賣完,又多做了30瓶,也一下賣完了,客人都給予正面評價,也確定我要種植野櫻梅的決心。」

堅持天養野櫻梅

在韓國,很多種植野櫻莓的農民會使用農藥,「之前看過一個日本電影《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是一個堅持不施農藥的蘋果農的故事,既然是為健康而做的事業,我也堅持不施農藥。」李榮成說。

在外國,野櫻梅樹的間距約是四米寬,機器在樹間行走,全部機器處理。在高昌郡,ARONIA HOUSE的果園雜草叢生,樹的間距只有兩米寬,所有的工作都得人工處理,不但員工吃了不少苦頭,也大大增加了人事成本。

無農藥栽植幾年之後,李榮成滿懷期望能獲得無農藥認證,然而調查官員卻告知他,野櫻梅會受到鄰近田地的農藥汙染,李榮成只好去跟隔壁農主協商。「剛開始的時候,不用農藥,農田裡一堆蟲,鳥也不吃果子,現在好了,蟲少了,鳥也會吃果子了。」李榮成滿意地秀出得來不易的機農認證。

榨出鮮純野櫻梅汁

野櫻莓的包裝也是一門學問,李榮成強調,野櫻梅是容易氧化的商品,因此李榮成使用小盒裝且不透光的鋁袋及容器。另外,開封後要立即食用,或是打開容器後要快速關合,以防商品氧化。

榨汁及消毒也很講究,李榮成說:「傳統的做法是榨汁後高溫殺菌再分裝,但是這樣的野櫻梅不但不好喝,顏色不好看,連營養價值都降低了。」他表示,ARONIA HOUSE是將果實榨汁後直接包裝,再透過低溫的繁雜處理程序,這樣才不會破壞野櫻梅的營養,口感也比較好。

純野櫻梅果汁口感酸澀,不易入口,市售很多商品都添加其他的果汁,李榮成首 推純野櫻梅汁。在首爾店面,他跟太 太也研發出40多種不同的飲食方式,「純野櫻梅汁適合加入任何果汁,都非常好喝。野櫻梅粉拌優酪乳,也很美味,甚至拿來做肉的沾醬,也有不同風味。」

種莓不忘初衷

現在李榮成會在春天播放音樂給果樹聽,「去年我們的產量大幅提升,我也開始養蜂,因為野櫻梅花蜜是很好的,我們正計畫將農田生態圈擴大,以養魚及使用螢光燈,讓魚的糞便成為野櫻莓樹的天然肥。」李榮成講述未來的規劃。

高昌郡對李榮成而言,是父母逃離戰亂的鄉下,是他出生的地方,但是並沒有太多的生活記憶,直到回鄉種莓,才依稀記起,過去父親曾經與母親說過的話:「未來這塊地,我們來種草藥吧!」

「那天站在這塊田時,我聽著風的聲音,似乎在告訴我,就是要做這件事!」李榮成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