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1日下午,紀錄片《假孔子之名》在悉尼進行了本月的第二場放映會。主辦方(澳洲)中國民主論壇邀請了三位海外嘉賓在影片放映後展開聯合演講,就孔子學院的真實意圖、海外影響及如何傳承真正的傳統文化等問題與現場觀眾進行深入討論。

孔子學院何以能進入各國校園?

身在美國的王軍濤博士現場連線參與討論。他分析說,中共的孔子學院和其它機構之所以能夠滲透到西方社會,一個是利用西方的法制空間。他建議西方國家不要把中共的宣傳機構登記為學術機構,不要讓中共鑽西方司法制度的空子,不給中共提供這樣的合法空間。因為孔子學院並不是學術機構,本質是中共對學生洗腦的工具。就像很多人質疑說,中國共產黨從不允許美國的媒體在中國自由地發展,為甚麼美國不限制中共媒體在美國的發展呢?

另一個是利用西方社會的利益機制。王軍濤解釋:「不論是做商業、做科研、做環保、做非政府組織事業,這些機構本身都有籌款的壓力,所以他們需要績效。如果中共政府提供到中國活動經費,或者在中國開放一個活動空間,就使得很多機構在績效要求下(屈服),(因為)他們需要往中國發展的空間和機會。」

現場連線身在美國的王軍濤博士,他探討了孔子學院的滲透方式。(駱亞/大紀元)
現場連線身在美國的王軍濤博士,他探討了孔子學院的滲透方式。(駱亞/大紀元)

中共盜用孔子之名

旅居加拿大的作家盛雪專程來澳出席放映會,她在加拿大參加了抵制孔子學院的整個行動,她認為中共官方所謂的「教育」目的,「純粹是撒謊」,因為今天「中國的教育在世界上非常落後,而中國的失學兒童在人口數量上是世界上最龐大的。那些偏遠地區兒童的悲慘狀況,任何有良心的人看了都會感到非常痛心。」而且孔子學院也不是對外宣稱的「文化教學」,因為「中國社會的環境,過去70年來都沒有產生過任何一個思想家,拿甚麼樣的文化可以到國際上交流?」孔子學院也不是所謂的歷史教育,因為「共產黨執政之後,全面摧毀中國歷史」,讓中國成為破壞歷史文化最嚴重的地方。反而在台灣、香港、新加坡等地,一些中華文化被保留下來。

不僅如此,「孔子學院也不能讓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國。因為通過孔子學院了解到的中國只是中共想讓世界看到的(那部份)中國。」更為諷刺的是,中國歷朝歷代、全世界(都尊崇孔子)而中共在文革的時候提出打倒孔子。

盛雪說,中共因為在1989年用坦克機槍鎮壓學生,它自己也知道它的「硬實力」在國際社會受到警惕,很難直接輸出出來,所以就用「軟實力」、大外宣、國際合作、大量輸送金錢收買的方式開始這種全新的戰略。

作家盛雪揭示孔子學院的謊言,呼籲共同抵制。(駱亞/大紀元)
作家盛雪揭示孔子學院的謊言,呼籲共同抵制。(駱亞/大紀元)

海外應聯合抵制孔子學院

王軍濤認為,抵制孔子學院需要各個國家的共同努力。他說:「如果只是少數國家和幾個人做,付出了代價又很難見成效,必須要強制性地集體行動。」而現在,「這樣的機會已經出現了。首先美國政府和中共開始了貿易戰。從彭斯副總統的演講就可以看出,美國作為世界領袖,已經清醒地意識到中共在一系列問題上,想要破壞西方社會賴以發展和存在的一些基本規則,所以要對它採取行動。」而現在,很多國家只需要跟美國一起採取行動即可。

他說,如何採取行動?一個就是揭露中共的孔子學院和其它中共對外機構實際在做些甚麼,另一個是依靠西方國家維護自由民主社會安全的機構揭露中共,這些安全機構更有力量以更有效地方式影響到這個國家的決定。最後一點就是通過司法訴訟,打擊和遏制中共在海外的活動。

盛雪對此表示贊同,她說:「如果更多的海外華人能夠真正意識到孔子學院是甚麼,相信還有相當多人願意站出來(抵制),因為他們也不希望在他自己這一代經歷千辛萬苦,有的甚至是生命的代價換來移民國外的機會後,卻讓自己的孩子重新去接受共產黨的黨文化,很多人在這一點上是非常清醒的。」

很多觀眾了解孔子學院的實質後,自發採取行動抵制。例如,幾天前,昆士蘭一名大學生觀看了在格裏菲斯大學播放的《假孔子之名》電影後,立即建立了臉書頁面,呼籲格里菲斯大學取消與孔子學院總部「漢辦」的合作。他還發郵件給昆州州長以及數名議員,提出其對孔子學院的擔憂。

抵制孔子學院這樣的機構,王軍濤認為至少有三個功效。一方面維護自由民主社會的安全,因為中共不僅讓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文化和思想道德資源喪失殆盡,而且在海外也在急劇地腐蝕著西方社會價值觀;另外,有助於維護海外華人的權益和安全,因為有孔子學院這樣的機構和中共的操縱,加上中共利用華人資源的做法,會使西方世界在感到安全受到威脅時,對整體華人社區產生一個不好的看法,這就嚴重危害海外華人的權益;最後,抵制孔子學院也有助於維護孔子和傳統中華文化的聲譽,而維護中華文化的純潔也是海外華人的使命。

傳承中國傳統文化

來自台灣的曾建元教授表示,儒家的思想在全世界都很有影響力,「世界人權宣言」和「國際人權憲章」內容的制定亦包含了這些思想。「普世價值內含著中華文化,中華文化支撐著普世價值。」曾教授認為,防止海外的中國研究、漢學界被赤化,會是人們面臨的一個很大挑戰。他認為中共的御用學者在研究機構或學府,「給西方學者帶來很大的困擾」。台灣政府應該提供更多經費支持漢學界的研究,「怎麼能放任共產黨濫用孔子之名糟蹋我們的傳統?」

來自台灣的曾建元教授介紹,中華傳統文化中真正的儒家文化是受到世界推崇的。(駱亞/大紀元)
來自台灣的曾建元教授介紹,中華傳統文化中真正的儒家文化是受到世界推崇的。(駱亞/大紀元)

主持討論會的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說,文化修養的傳承非常重要,「在台灣能看到的謙謙君子和窈窕淑女,在中國大陸已經很難看到了。」

如何傳承正統的中國文化,盛雪認為首先要有正常的社會環境,中國人先成為正常的人,知道善惡是非美醜的人,他們才能成為文化傳承的載體。「今天中國大陸的華人,帶出來的絕大多數都是黨文化,粗魯、沒有文明,(我)覺得非常沉痛,但是無能為力,因為大陸的環境每天都在加強黨文化的東西。」

盛雪稱讚法輪功學員在傳播傳統文化方面做出的努力,她說在過去將近20年中,法輪功學員在遭到迫害的強大壓力之下,「做了兩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一是媒體。「法輪功學員的新唐人、大紀元和希望之聲,是人類歷史上媒體的奇蹟。靠著個人的、一個群體的力量,可以把媒體做到這個程度是了不起的。」盛雪說,再一個就是神韻。「我現在到世界各地去開會,歐洲等地,會在高速公路的旁邊看到神韻的廣告牌,會在急駛的火車上看到神韻的廣告,會在非常忙碌的市區或偏遠的地方看到神韻的廣告,真的特別感動。」

盛雪最後表示,雖然說她不是一個法輪功的修煉者,但是她在海外目睹了法輪功學員們這些年所做的事情,她誇讚法輪功學員「用實際行動」在「所到之處傳播著中國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