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3日,習近平帶領全體政治局常委以及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等中共高官,在北京參觀了中共官方舉辦的改革開放40周年展。不同尋常的是,習近平再一次沒有提到中共發起改革開放的鄧小平。加上此前習近平南下廣東視察,以及主管宣傳的王滬寧在展覽當日的開幕式講話中均未提及鄧小平,這是習近平當局連續第三次沒有提到本應提到的鄧小平。

就在習近平南下廣東前夕,網絡上流傳著一份鄧小平長子鄧樸方在9月16日的一篇講話稿,裏面除了讚鄧小平理論開啟改革開放之外,並不點名地提醒,要「實事求是,保持清醒的頭腦,知道自己的份量。」

對於習近平當局不提鄧小平的做法,外界的一個流行的評論觀點認為,這是當局提升總書記習近平黨史地位的行動,且在相當程度上要超越鄧小平。比如美國哈佛大學研究學者葛維茨(Julian Gewirtz)表示,習近平「肯定不滿足於在鄧小平的陰影之下運作」,且希望建立一個特殊的政治體系,「由他自己居於中心」。

又比如,澳洲中國研究學者白傑明(Geremie Barme)說,習近平急於把自己定位為「毛澤東之後更偉大的大一統者」,將鄧小平及後繼領導人置於一個「經濟轉型的時代」,之後則是只有他才能達成的「強大的新時代」。

以上的觀點雖然不無道理,列出的原因卻還只是停留於事件的表層,其深層還有現實的政治因素。

習近平上任6年時間,其施政的最大動作,就是在中共內部展開的反腐打虎。反腐打虎的對象,是中共內部以江澤民集團為代表的多個既得利益集團成員。如果從中共高層政治博弈的角度來講,如今中共高層的亂象,是習近平反腐觸動中共高層利益集團之後的必然結果。

對於中共高層和內部來講,路線鬥爭一直在路上,路線鬥爭的實質,其實也就是爭奪權力的鬥爭,爭奪權力的目的是爭奪利益。當被反腐打虎的對象失去權力和利益的時候,自然做出死命反撲。而中共內部的所有的理論、路線、方針、政策,都是政治對手用來攻擊政敵的工具和手段。

那麼,習近平這些年來,改變所謂鄧小平「韜光養晦」政策的做法,在中共陷入貿易戰的困境之後,也自然成為政敵「討伐」的內容,已經成為習近平的政敵用來打擊他的工具。

其實,習近平採取的一些經濟改制措施,也未必真要中國經濟回到文革的閉關自守時代,可能也包括針對中共內部掌控中國金融和國企的利益集團進行清洗的因素。但是,在中共體制下,特別是在中美貿易戰衝擊下的危局下,習近平接下的是整個江澤民時代造成的、中國社會從經濟到政治及道德層面全面危機爆發前的炸藥包,特別是習近平反腐止步於周永康,腐敗總教練江澤民仍逍遙法外,造成危機不斷。

在中共的體制下,在中共面臨內憂外患走向絕路的局面下,無論習近平左轉或是右轉,都已經難以阻止中共這艘沉船的急速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