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11月1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世界各國領袖一起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停戰一百周年。在巴黎郊外蘇雷斯納(Suresnes)美國公墓舉行的停戰紀念活動中,特朗普總統讚揚了一戰中「美國和法國愛國者」。他說,「守護他們100年前捍衛的文明,守護他們為之獻身的和平是我們的職責。」

特朗普表示,11月11日是美國退伍軍人節。「就在100年前的今天,即1918年11月11日,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了。」特朗普說,「感謝上帝。」

「這是一場殘酷的戰爭。數百萬美國、法國和盟軍的士兵在人類歷史上最血腥的衝突之一中,以非凡的技能和勇氣進行了鬥爭。

「(今天)我們聚集在這個神聖的安息之地,向勇敢的美國人致敬,他們在那場艱苦的鬥爭中嚥下最後一口氣。」

特朗普表示,在1918年的這一天,教堂的鐘聲響起,家庭成員開始擁抱,慶祝活動在歐洲和美國的城鎮中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遍佈大街小巷。

美法軍人體現兩國永恆美德

特朗普說:「勝利的代價是可怕的。戰爭結束時,超過一百萬法國士兵和11萬6,000名美國軍人犧牲。還有數百萬人受傷。無數人會帶著壕溝戰的持久傷痕和化學武器的恐怖回憶回到家園。」

「在戰爭的最後一戰中,超過26,000名美國人喪生,超過95,000人受傷。這是美國歷史上最致命的一場戰鬥。」他說。

他敦促美國人記住因戰爭而死傷的成千上萬的美國人,其中包括海軍陸戰隊員。「在蘇雷斯納美國公墓,有超過1500名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做出最大犧牲的美國軍人。在這裏還埋葬著在貝洛森林(Belleau Wood)之戰中戰鬥的傳奇海軍陸戰隊員。」

特朗普說:「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美國和法國愛國者體現了我們兩個共和國永恆的美德:榮譽和勇氣,力量和勇氣,愛與忠誠,恩典和榮耀。我們有責任保護他們所捍衛的文明,並保護他們在一個世紀前如此高尚地用生命維護的和平。」

奉獻一切的陣亡將士的故事

特朗普還講述了一戰時發生的一個故事。

來自賓夕法尼亞州黑澤爾頓的中士尤金.威爾(Eugene Wear)是貝洛森林之戰的海軍陸戰隊員之一。尤金直接衝入敵人的戰火中,將戰友的傷口包紮起來,並將他帶回安全地帶。

幾個月後,尤金自己受了致命傷。聖誕節後一天他去世了。他的母親曾來到這裏,在她寶貴兒子的墳墓前哀悼。她非常愛他。她是成千上萬美國媽媽和爸爸中的一員,他們心愛的孩子們在蘇雷斯納的山坡上找到了最後的安息之所。

特朗普說:「這裏每一個大理石十字架和大衛之星都標誌著美國戰士的生命,他們是偉大的、偉大的戰士,為家庭、國家、上帝和自由奉獻了一切。在雨中、冰雹、雪中、泥濘中、有毒氣體、子彈和迫擊炮火中,他們堅守陣地,向前推進勝利。這是一次偉大的勝利,昂貴的勝利。」

特朗普還提及年輕士兵保羅.梅納德(Paul Maynard)在戰爭結束前幾天寫的一封信中的話:「親愛的媽媽,我想起家裏的所有人,而且我知道如果我不能回來,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感激這個家。和平且只有和平的地方對我來說,才是天堂。」

特朗普說,1918年11月11日,保羅在戰爭結束前最後幾個小時去世。他是無數未能回家的年輕人之一。但是他們已經在天堂裏了。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法國、大英帝國、俄羅斯和美國的軍隊與德國領導的聯盟開戰,其中包括奧匈帝國和奧斯曼帝國。戰爭造成近一千萬名士兵死亡,有時候一天就有數萬人死亡。

1917年4月,美國在戰爭後期參戰,並起到關鍵作用。在戰爭結束時,美國在歐洲有200萬軍隊,另有200萬人準備在必要時越過大西洋,這支部隊將美國變成了一個主要的軍事大國。◇

全球紀念一戰陣亡將士

法國

11月11日,大約70名世界領導人聚首巴黎,紀念一戰停戰100周年,向1914至1918年一戰期間殉難的1,000萬名官兵致敬。百年前的當天,德國政府代表與協約國代表在法國簽署停戰協議,一戰結束。(Getty Images)

倫敦

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專程到倫敦參加國殤紀念日(Remembrance Sunday)活動,向白廳和平紀念碑(The Cenotaph)獻上花圈。他是一次大戰結束百年來,第一位參加英國紀念儀式的德國領袖。(Getty Images)

紐約

退伍軍人節11日在紐約曼哈頓第五大道舉行,2萬多名美軍陸海空三軍各兵種的退伍軍人、現役軍人和學生樂隊參加了近四個小時的遊行。來自紐約華裔退伍軍人會的十多名華裔老兵也參加了遊行活動。(華裔退伍軍人會提供)

溫哥華

11月11日,加拿大各地舉行眾多紀念陣亡將士的活動。圖為大溫哥華地區本拿比市中心,老兵、皇家騎警、童子軍、蘇格蘭風笛隊參與紀念遊行。(大紀元資料圖片)

悉尼

11月11日和平紀念日(Remembrance Day),澳洲悉尼歌劇院入夜後在外牆上投射出虞美人花圖案。澳洲有10.2萬人在一次世界大戰中犧牲。(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