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一個天氣些許陰鬱的日子,在搭火車回南部家鄉的途中,滑了一下手機,映入眼簾的第一條醫療新聞是「老人失智症是無藥可救的嗎?老人失智症是可以醫療的,請及早就醫!」我不禁想起鄰居的吳伯伯。

好久沒看到吳伯伯了,幾年前他失去愛妻後,一直無法走出悲痛,後來輪流居住在三個子女家中。日前聽說吳伯伯疑似罹患老人失智症,他的子女有點不知所措,因為將來在照顧上要面臨許多的衝擊。

人生的劇本 還在一頁一頁地演繹著

下了火車,回家的路雖是短短幾分鐘,但有如走馬燈似的人生歲月卻在腦海中盤旋不去……

吳伯伯是我人生成長中的一盞明燈。從小在眷村長大,村裏的伯伯、叔叔們都有他們的精彩故事。

因父親早逝,母親在眷村裏開了一間小吃店。在清寒的生活中,吳伯伯與吳伯母是最照顧我們的好鄰居。尤其在我考上北部大學時,因籌不出學費要放棄升學,吳伯伯知悉後馬上拿出積蓄,讓我順利完成學業。我們家4個小孩也與吳伯伯家的3個小孩情同手足,所以這麼多年來,我們就像至親一樣,總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然而,在快如流水的歲月中,我們這些小毛頭長大了,長輩們卻白髮蒼蒼,漸漸老去。

前年的某個深夜,吳伯母在睡夢中長眠了。平時相當淡定的吳伯伯卻情緒潰堤。我們意識到不要一味壓抑他宣洩的出口,就讓他盡情地發洩悲傷的情緒;我們知道安撫情緒沒有仙丹妙藥,時間是最好的治療師。慢慢地,又看到了吳伯伯那隨和的笑容。

到家了!眷村已在幾年前拆建成新村,那獨特的文化已不復見。

百味雜陳的年少回憶,有歡笑,也有悲傷,有幸福,也有失落。人生的劇本還在一頁一頁地演繹著,舞台上總是一幕接一幕,而台下的掌聲也此起彼落,不論主角還是配角,只要認真生活就是感動!

縈繞長者心中 那揮之不去的陰影

「咦!那不是吳伯伯跟吳大姐嗎?」在社區的中庭看到吳大姐推著輪椅,輪椅上的吳伯伯正老淚縱橫地哭訴著。我趨前彎下身跟他打招呼,他竟視而不見地喃喃自語。

吳大姐拿出手帕幫他擦去臉上的淚痕,同時語帶哽咽地告知吳伯伯的病況:「我父親目前有點兒認不得人,只是一直訴說往事。沒想到他年輕時經歷過共產黨的殘暴,他一直重複著祖母與叔伯們在大陸淪陷初期被中共的嚴刑拷打。他當時雖幸運隨軍隊來台,但後來得知那些親人被迫害的慘況,他竟獨自把悲傷的淚往肚裏吞!」

看過一篇醫學報道提到失智患者「現在的事情記不住,陳年往事一直說」,也看過一部影片描述失智者會一直記住他最掛心的往事。沒想到中共的殘暴在老人家的心靈留下這麼深的傷痕。

照顧失智者 需要耐心和愛心

現在的醫學報道表示,有些失智症可以醫治,有些可以減緩惡化。在診斷病人罹患失智症後,應積極找出病因以尋求最適當的醫療。照顧失智者要有耐心及愛心。希望在醫藥與親情的呵護下,吳伯伯能漸入佳境!

他的故事我知道,但不知吳伯伯心靈深處揮之不去的陰影該如何消除……◇

整版圖片來源:Foto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