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親眼目睹一下法國人如何慶祝停戰……所有膚色的人種大家手牽手走在一起,高歌,歡呼。」一名少女11日在巴黎的一戰紀念儀式上朗讀了一位中國勞工在停戰當天寫的信。即使過去了百年,這些文字依舊那麼打動人心。

週日(11月11日),巴黎舉行了全球矚目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停戰一百周年紀念儀式。8位在21世紀出生的青少年在儀式現場朗讀了停戰當天(也就是1918年11月11日)一些見證者們所寫下的感人信函或筆記。

下面是美聯社摘錄的部分內容:

中國勞工顧杏卿

100年前,中國勞工顧杏卿(音譯,Gu Xingqing)在法國諾曼底魯昂的一個倉庫工作。一戰時有數萬名華工在歐洲支援戰線。100年後,一名少女朗讀了顧杏卿當時寫下的句子。

「工廠警笛似乎響起,傳出哭泣聲和歡唱聲,因為已經宣佈了戰爭的結束。」

「上午11時,各處都已停工。我想親眼目睹一下法國人如何慶祝停戰。在城市裡,已經是人山人海,無論男女老幼,無論士兵平民,所有膚色的人種,大家手牽手走在一起,高歌、歡呼。」

英國「皇家騎馬砲兵團」(Royal Horse Artillery)的查爾斯·納維爾(Charles Neville)軍官

「我親愛的父母,

今天過得相當美好。我們在今早9時30分得知停戰消息。我必須在10分鐘內派出一隊人馬參加蒙斯(Mons,位於比利時)廣場舉行的盛大遊行,所以我讓身邊所有的人都去參加。街道上擠滿了狂歡的民眾,他們向我們拋鮮花。街道和廣場色彩繽紛,多數當然是比利時(國旗)的顏色,紅、黃、黑。還能看到聯合傑克(Union Jacks,英國皇家海軍的艦首旗)、法國和美國旗幟。事實上所有能想到的盟軍國旗都看得到。」

德國步兵、小說「西線無戰事」作者、德國作家埃裡希·瑪利亞·雷馬克(Erich Maria Remarque)
「戰爭結束了,在一小時內,我們將會離開。我們永遠不必再回到這裡。

「地面上方薄霧繚繞,我們可以清晰見到凹坑和戰壕的線條…一個駭人世界和一段無情歲月中才有的東西。

「在一個小時內,這一切都將消失,消失得人們或許以為不曾存在過。這讓我們如何能理解?

「現在在這裡的我們,本來應該大笑歡呼,內心卻感到沉重。」

美軍第32師127步兵團上尉查爾斯·諾明頓(Charles S. Normington)

「遊行隊伍中,有數十萬名士兵來自美國、英國、加拿大、法國、澳洲、意大利和一些殖民地……今天在地球上我最想待的地方就是我現在身處的地方。」

「我只希望那些為了今天而犧牲的士兵正在看著這個世界。大家能有此刻真正的喜悅,歸功於那些無法在這裡一同慶祝的英雄。」

法國女子丹尼斯·布魯勒(Denise Bruller)寫給未婚夫皮埃爾·福特(Pierre Fort)的信

「我的皮埃爾,我心愛的人…

「我給你寫這封信的時候,你在遙遠的阿爾薩斯森林裡正得知這個難以置信的消息!在這裡,鐘聲瘋狂地在響。

「我高興得不得了,沒辦法寫字,我開心得止不住啜泣。

「我永遠永遠無法向你表達,停戰第一天我的感受和狂喜。我內心深處發生了巨變,想到不會再有任何男子倒下,一望無際的戰線變得寂靜,只剩一片寂靜,當想到這一切終於結束了,我潸然淚下。」

法軍第343步兵團士軍士長阿弗雷德·魯米吉爾(Alfred Roumiguieres)
「我在做夢嗎?我懷疑我是…我一想到自己多麼開心,就立刻想到我的兄弟和姊妹,他們兩人都是這場戰爭的遇難者,於是我的眼睛濕了。」

「我從未如此確信戰爭已結束,武器已放下:它們不會再被舉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