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如甘露渴人喜,獨攜天上小團月」,在昊天高晴,冬氣漸涼時節,白露微潤,明月素光,古人常常煮茶談心到夜分。

中國茶道又是修身養性,追尋自我之道。

白露茶,讓白露和明月相繫共話冬心。

「食療同源」的茶

中國自古就創了茶文化。神農氏嚐遍百草教給黎民食物和藥方。陸羽《茶經.七之事》引《神農食經》記載:「茶茗久服,令人有力、悅志。」又引華佗《食論》說「苦茶久食益意思」。這告訴人,茶會讓人樂觀、做事來勁,又會提神醒腦。這麼看來,茶在「食療同源」的中華文化中,具有開創者的角色。

陸羽《茶經》說:「茶之為用,味至寒,為飲最宜精行儉德之人,若熱渴、凝悶、腦疼、目澀、四肢煩、百節不舒,聊四五啜,與醍醐、甘露抗衡也。」就說茶適合勤奮樸實、謙和有節制的人,只要啜茶四五口,可以和醍醐、甘露相抗衡。茶可以解鬱悶、疏腦疼目澀、舒展肢體,反之飲茶也要懂得節制,否則「莽飲之成疾」。

明人《茶董》拾記,隋文帝生病時,夢見了神人幫他換腦骨,從此就腦痛。忽然他又遇見一位僧人告訴他說:「山中有茗草,服用後應該就會痊癒。」進士權紓聽了這事,稱讚說:「窮盡心力研究《春秋》歷史、演算《河圖》探命運,不如得一車茶啊!」

白露時節茶傳秋韻

茶是南方嘉樹,春茶採摘時節多在清明、穀雨前後。「白露茶」是在仲秋白露節氣裏採的茶,據茶家說,白露後十天採得的茶才是真「白露茶」。「露從今夜白」是詩聖杜甫的名句,天降白露,再次觸動了茶樹的生命力。茶樹的花季也在這季節陸續啟動。但是因為茶樹開花會讓葉芽生育緩慢、茶菁產量降低,所以一般茶農都會摘除花蕾,把生命力留給茶葉。

經過長夏熱浪猛烘而荒粗的茶樹,得到白露伴秋陽的滋潤而悠活,再冒新芽;夜裏降落的白露在茶葉上凝聚成珠,滋蔓出白露茶的恬淡芳醇,和潤宜秋,赫然是「春風樹老旗槍盡,白露芽生粟粒勻」(藍仁〈謝盧石堂惠白露茶〉)。秋白露和春黃金芽,各擁茶世界的春秋!

唐代時白露茶就聲名鵲起。唐代洪州(今南昌市)西山白露,就以採摘於白露時節而得名,見錄於唐人李肇《國史補》,「風俗貴茶,茶之名品益眾……洪州有西山之白露。」唐人毛文錫《茶譜》中集錄的名茶,也稱讚「洪州西山之白露,味美而清。」白露茶正是吐露了白露節氣的精華,和潤清醇解秋燥。

明代文徵明的〈惠山茶會圖〉,描繪一群文人雅士在二泉亭井邊以茶會友的場景。(公有領域)
明代文徵明的〈惠山茶會圖〉,描繪一群文人雅士在二泉亭井邊以茶會友的場景。(公有領域)

明代李東陽〈山十首其三〉就是描繪洪州西山白露茶時節,許多茶客駐馬西山、帶著茶具親茶吟詩的風情:

石橋沙路轉逶迤,青草園林白露時。

遙望好山頻駐馬,緩尋流水細吟詩。

梅間客到題名久,雲裏僧閒出定遲。

也識醉翁非愛酒,筆囊茶具自相隨。

春茶礦物質多苦鎖鮮嫩;夏茶的兒茶素出澀帶勁;秋白露茶清醇溫和澄淡耐泡。喜愛品味、回味人生,莫如汲一壺秋天老水、泡一壺白露茶,回味老故事。仲秋時節,雁字回時,捎來白露茶中明月色。

茶神陸羽幾世作茶仙

元.趙原〈陸羽烹茶圖〉(局部)。(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元.趙原〈陸羽烹茶圖〉(局部)。(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白露茶成了秋天茶盅裏的專寵,而讓茶在中華文化裏昇華到仙境高度的尊榮,不能不歸功於茶仙陸羽的「使命必達」。陸羽的好友,大曆十才子之一的耿湋,稱讚陸羽「一生為墨客,幾世作茶仙」(見〈連日多暇贈陸三山人〉),真是看透陸羽生命深處。

陸羽是何許人?後人都不知道他的出身來歷,如其名「陸羽」所示,大雁把他帶到世間。在湖北天門縣竟陵城西江上的一座橋畔,鴻雁鳴叫著並用羽翼保護著一個小小孩,直到附近龍蓋寺(今稱西塔寺)的智積禪師來到,然後鴻雁飛了,漸飛漸遠!陸羽字「鴻漸」,就是記錄他來到竟陵城奇妙的瞬間。

茶仙陸羽的才德是幾世的天賦。《唐才子傳》卷三記載陸羽「有學,愧一事不盡其妙」。他專研學問求盡善,窮究事理專注而神入。陸羽的至交好友皇甫冉,稱讚他窮究事理的功夫:「君子究孔、釋之名理,窮歌詩之麗則。」(〈送陸羽之越序〉)。

陸羽在大曆八年秋至九年春(公元773至774年)入顏真卿的幕府,參與五百卷類書巨著《韻海鏡源》刪煩補闕的編纂工作,被顏真卿推為群彥之首,特別受到敬重(見顏真卿〈湖州烏程縣杼山妙喜寺碑銘〉)。可見陸羽不僅僅善於茶事,他探究的領域寬廣、造詣深厚。於今來說,陸羽是研究者、學問家、藝術家,同時又是發明家——主掌千年茶道的盟主。

智積禪師收養了陸羽,陸羽給智積禪師煎茶展現了專長;這些穿針引線織就茶仙世界的因緣真是巧妙天工。陸羽研究茶學,不是閉門造車,他登山探涯、溯水攀岩,實地去訪茶鄉、鑑錄名水。

唐天寶十四年(公元755年),二十四歲的陸羽走避安祿山之亂,從江北遊跡到江南的茶鄉湖州,從而長駐著手實地研究。在他三十歲時寫成了中國、世界第一部茶的專書《茶經》初版。之後,在大曆九到十年間,他又補充了《茶經》下篇〈七之事〉,前後歷經二十年從而定版了今人所讀的《茶經》。其實《茶經》共十章內容僅幾千字,可以見到陸羽實事求是、嚴謹精研的實踐。我們現代人誰能有這樣的樸素認真精神呢?對於這樣專注研究又多才多藝的陸羽,淺陋學究或鄉野狂夫都不適於形容他,他就是精行儉德、使命必達的陸茶神。

茶神帶著迷霧般的出身而臨世,回溯他與茶的因緣,他的天命正就是發揚茶文化!在中國飲食、玩樂諸活動中能昇華為「道」的只有茶道。中國茶道是修身養性,追尋自我之道。

陸羽遺世的著作很少,巧的是世人能看到他的〈歌〉恰恰表露了精行儉德的心跡:不羨世間榮華富貴、名利權勢,就醉心於茶水。竟陵西江一水,淡淡清清、柔柔韌韌連繫了他生命的兩端,並貫串他的茶人生、茶世界。

〈歌〉

不羨黃金罍,

不羨白玉杯,

不羨朝入省,

不羨暮入台;

千羨萬羨西江水,

曾向竟陵城下來。

代代之人擁有短暫的人生聚散,境如茶花淺沫在水中乍起又倏忽隱去。陸羽的人生之歌實踐了茶的精儉精神與華夏道德文化,越久越芳醇。陸羽對智積禪師純樸的感恩,留在西江一水中;陸羽的一片冰心玉潔,則留在代代清茶裏給了後人回味。

初冬時節,北風漸急,白露微瀼。月牙初上 一瓢銀河老水、煮一壺白露茶,冰心玉潔好滋味。老友相聚,談風月說人生,盡在茶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