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11月,中共軍隊、武警醫院集中改名、整編的消息密密浮出水面。因為改頭換面者太多,頗令看客眼花繚亂。其實,總結起來,大概有3點是關鍵。

其一是轉隸問題。中共軍隊、武警醫院,此前基本是總後勤部總管、具體總後衛生部負責的格局。但是此輪軍改,總後被撤編,總後衛生部轉為軍委後勤保障部衛生局,軍隊醫院轉隸新設立的聯勤保障部隊。後勤保障部衛生局雖然仍可「業務指導」,但已非「行政主管」,其實權是大大縮水了。

其二是軍總醫的新定位。作為軍隊醫院的領頭羊,軍總醫的變化與軍校龍頭國防大學的變化接近。前者形成了8個醫學中心,其中5個是「老部下」,3個是收編的「新兵」(武警總醫院、陸軍總醫院、海軍總醫院)。後者則收編了7間軍校,最終形成8大學院。

國防大學在整編後,體量大增,級別卻從正戰區降為副戰區,但依然歸軍委建制領導,校長也高配正戰區職。軍委訓練管理部雖然是軍校的「新主管」,但主官級別僅是副戰區。所以國防大學實際是「獨門獨戶」,不是軍委訓練管理部管得了的。

軍總醫的情況近似。聯勤保障部隊在成立一年多後,從正軍級升格為副戰區級,而軍總醫依然是正軍級。按理說,級別高半個頭的聯勤保障部隊管軍總醫應該沒問題了吧?其實不然。軍總醫在京城,聯勤保障部隊總部卻在千里之外的武漢。軍總醫下面有個高幹樓「南樓」,這次被單列為第二醫學中心。這是中央警衛局觸手可及的地方,常由中央辦公廳安排業務。聯勤保障部隊要管束軍總醫這隻「御用八爪魚」,基本沒戲。

其三是番號重編。這很容易讓人想到此前18個集團軍被整編為13個集團軍,原來最高為65、並不連續的番號被推土重來,從71一口氣編到83。而軍隊醫院的新番號,目前看是從900起步,即南京軍區福州總醫院更名為第900醫院(降為副師級),已經披露的最大數是從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改稱的第980醫院。

番號全部用新款當然不是僅為方便按番號排序,背後是對舊有軍醫勢力的大洗牌。此前由徐才厚、廖錫龍等把控的軍隊武警醫院系統,黑幕非常深。像為器官移植而設立活人供體庫這種超越人類底線的罪惡,早期卻沒有走漏半點風聲,這絕不是地方醫院和地方公安能夠辦得到的。中共軍隊、武警醫院這次整編,雖然各種「關係線」被重新佈局,但就對中共體制的觸動依然是停留在淺層。如果指望這樣的力度就能把深層的黑水翻出,未免是過於樂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