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美中貿易戰外,中國經濟存在另外4個真正的危機——債務、人民幣疲弱、房地產泡沫以及勞動人口老化。專家指,中國的經濟問題是慢性病,沒法按照急性診治。

CNN報道,到目前為止,中國對貿易戰似乎還能「安全」駕馭,但等到美國對華關稅真正發揮效應,中國經濟問題將深陷麻煩,而這些麻煩更可能會迅速升級。

北京已經在跟貿易戰帶來的其它經濟問題「較勁」。目前,中國經濟正以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慢速度增長,同時還面臨債務危機、房地產泡沫以及人民幣疲弱的擔憂。

從近況來看,在特朗普政府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新關稅後,中國10月對美出口因提前搶單出貨仍增長了16%。但接下來,當關稅稅率從12月底的10%升至25%的時候,關稅效應將讓中國出口減速在明年初(未來幾個月)陸續顯現。如特朗普所說,他不想中國經濟下滑,但除非中共願意改變其不公平的貿易做法,否則中國經濟遭受的衝擊將無可避免。

失控的債務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中國經濟的問題之一是,債務出現快速瘋漲。

澳洲國民銀行(National Australia Bank)駐悉尼的資深經濟學家伯格(Gerard Burg)表示,「中國的經濟增長一直是高信貸密集型。」中國金融體系的債務規模現在已經是中國經濟體總量的數倍。

一些資金用於橋樑、道路和其它基礎設施投資。但是,大多數資金最終被經濟體中效率低下的部門,例如中共的大型國企吸走,而更有活力的中國私營部門無法從中受益。如同澆灌渠,不管水加多大,但只往國企注入,水去不了私企。

去年(2017年)年底,北京加大了所謂的去槓桿化工作,希望控制國企和地方政府的高槓桿,這是中國經濟失去動力的主要原因之一。但一些分析師對中共政府清理金融體系的承諾持懷疑態度,特別是隨著中國經濟放緩和美中貿易戰加劇,對中共當局去槓桿承諾是否能兌現,外界更加質疑。

大和證券資本市場公司(Daiwa Capital Markets)的經濟學家賴科文(Kevin Lai,音譯)表示,中國的許多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若沒有定期廉價貸款的注入,將會裸泳於水面上。

賴說,切斷他們的借貸資金鏈會產生非常負面影響,比如社會動盪、裁員和破產,而這些是北京想要避免的情況。

暴跌的人民幣

中共政府還得竭力抵禦人民幣貶值的壓力,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自1月以來下跌超過9%。因擔心中國經濟健康,以及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美聯儲)加息推高美元匯率,人民幣匯率有進一步走軟的可能。

人民幣疲弱已經在推動中國龐大的出口產業,因為它使中國產品在全球市場上更便宜。但人民幣匯率下跌在過去曾引發更令人頭疼的問題。

2015~2016年,投資者押注人民幣將繼續下跌,結果伴隨著人民幣暴跌,大量資金逃離中國。這場危機最終迫使北京消耗數千億美元外匯儲備來支撐人民幣匯率。

新加坡研究公司Centennial Asia的創始人巴斯卡蘭(Manu Bhaskaran)表示,人民幣快速下跌可能會成為一個惡性循環。

「可能會出現巨大的資金外流,這可能會讓北京自食其果。」他說。

英國研究公司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數據顯示,近幾個月來,北京似乎再次開始消耗其龐大的外匯儲備,以減緩人民幣匯率下跌。

房地產泡沫

中國過熱的房地產市場則潛伏著另一個經濟威脅。研究公司Gavekal表示,由於低利率和主要城市的住房短缺,大陸房地產價格在過去十年中翻了一倍多。

但是,AXA投資管理公司的新興市場經濟學家姚艾丹(Aidan Yao)表示,房地產市場現在「似乎出現了一些裂縫」。他指出,面對需求疲弱,一些大型房地產開發商正在大幅降價。「市場冷卻只是時間問題。」姚補充道。

評級公司惠譽(Fitch Solutions)的分析師表示,房地產行業一直是中國經濟如今為數不多的亮點之一,如果它下滑、則會變為中國經濟的負擔。他們在10月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寫道:「這將增加另一層壓力。」

慢性病問題

中共官員為尋求推動中國經濟增長,已轉向減稅、增加基礎設施支出和更寬鬆的貨幣政策。但是一些專家認為這些是對中國經濟的困境開錯了處方。

華盛頓智囊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中國問題專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表示,「中國的問題是慢性病,而非急性。」

在他看來,一些重要問題,比如:中國人口迅速老齡化以及國內商業環境缺乏競爭等,在很大程度上被中共當局忽視了。而中共政府現在放寬了幾十年前開始實施的一胎化政策,並試圖通過計劃在銀行和汽車等領域為外國公司提供更多機會來增加競爭。

史劍道說,這些舉措要麼來得太晚、要麼步子邁得不夠大,且進一步引發外界對中國未來長期經濟的嚴重擔憂。

「舊的負債經濟模式不可能持續。」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