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初,美國中期選舉已經塵埃落定。台灣「九合一」選舉即將在24日舉行。無論美國或台灣,在選前都傳出過中共通過媒體介入干預選舉的事件;而美國左派陣營與「深層政府」(Deep State)也不斷運用旗下的大小媒體,對特朗普及共和黨展開輿論轟炸。

「毫無疑問,中國(中共)正在干涉美國的民主運作。就像特朗普總統上個星期所說的那樣,我們『發現中國在試圖干預我們2018年即將到來的中期選舉』。」美國副總統彭斯,在10月4日的歷史性演講中強調。而中共也曾於9月底,在美國媒體上刊登言論,攻擊特朗普,試圖影響選舉。

「套句對方講的話,叫『制腦權作戰』。」台灣國安局官員11月1日在立法院表示,確實有情報顯示,中共第五戰略支援部隊通過媒體、網絡等各項渠道,對台灣實施「制腦權作戰」,其中包括干擾台灣大選。

所謂「制腦權作戰」,是把戰爭延伸到民眾的意識領域——以獲取對手思維、干擾對手思想為目的,達到不費一兵一卒就可以不戰而勝的目的。

鑒於中共對美國、台灣選舉明目張膽的干預,以及「深層政府」試圖影響美國選情,我們有必要進一步認識為甚麼中共與深層政府要操控媒體、影響輿論?他們如何試圖通過媒體干擾大眾的投票意向?

但需先說明的是,並非美國和台灣的所有媒體都受到中共的操控。不過,那些試圖影響選情的媒體,不論動機為何,都想運用大量新聞報道,來影響選民的認知、判斷,以至投票意向,最終達成其政治目的。

中共、深層政府或任何權力團體想操控媒體干預選舉和政局,或社會環境,其目標是要達成至少以下五大媒體效應:

一、議題設定(Agenda-setting):告訴民眾怎麼想、想甚麼

議題設定,顧名思義,就是媒體通過報道的數量多與少與報道方向,來影響公眾對某項議題的認知程度,也就是告訴公眾哪些議題是重要的、是需要關注的。因此,通常媒體反覆報道的議題也順理成章地成為公眾認為重要的議題。

當然,多數人都有自己的主見與獨立思考的能力,不一定會對媒體的報道照單全收;然而,專家指出,議題設定雖然未必能影響人們照媒體所說的去「怎麼想」(What to think),但至少可以引導人們「該想些甚麼」(What to think about)。

議題設定的案例,幾乎每天發生在大眾的日常生活中。例如,美國中期選舉,左派媒體往往將報道焦點側重在「醫保」和「移民」上;保守派媒體則將焦點鎖定在「經濟」、「減稅」和「國家安全」等層面。

又如,美國正面臨來自中南美洲的數千名「大篷車移民」(Caravan migrants),左派媒體側重著墨這些移民的生活困境、路途悲苦,並宣稱這些移民都是想到美國認真工作謀生的人,但卻幾乎不提這些移民的舉措是否合法,並迴避報道這些移民在墨西哥攻擊警方的暴力行為。

左派媒體的目的,正是要通過這種議題設定,營造出「悲情」氛圍,誘發人們對移民的同情心,影響人們的認知與態度,從而更願意投票支持主張接納非法移民的左派政黨。

早前中共通過海外喉舌《中國日報》,在愛荷華州《德梅因紀事報》(Des Moines Register)買下四個整版版面,以「廣告新聞」的方式大肆批評特朗普。

愛荷華州是共和黨的票倉,以農業州著稱。中共刊登的文章稱特朗普的貿易戰將導致美國農民收入減少。其目的實際上也是企圖通過議題設定,來影響人們認知、態度與行為,是典型的媒體宣傳戰。

中共在愛荷華州《德梅因紀事報》以「廣告新聞」的方式大肆批評特朗普,進行媒體宣傳戰。圖為德梅因居民在票站投票。(Getty Images)
中共在愛荷華州《德梅因紀事報》以「廣告新聞」的方式大肆批評特朗普,進行媒體宣傳戰。圖為德梅因居民在票站投票。(Getty Images)

二、議題建構(Agenda-building):建立議題 增強存在感

議題建構,簡單說,就是將一個現象、事件,通過媒體的大量報道來吸引公眾視線;不僅如此,政治人物、社會團體也加入互動,參與建構,逐漸將現象、事件建立為公眾矚目的「議題」。

此外,媒體在建構議題的過程中,往往會基於自身的立場和觀點而設定某種程度的「框架」(Frame),好像擺好一副眼鏡,引導公眾從預設的角度去觀看議題、吸收資訊,從而影響觀眾對議題的認知和了解,甚至會進而影響觀眾的態度與行為。

最典型的議題建構案例,非所謂的「通俄門」莫屬。

該事件經過大批美國左派媒體日以繼夜地報道,加上左派政客的頻繁介入和炒作,以及獨立檢察官穆勒陣營的不間斷地放料與行動,「通俄門」彷彿已被炒作、建構成為真實存在的犯罪事件。

但事實上,經歷近兩年的調查,「通俄門」迄今依然查無實證,反而意外曝光了多位前聯邦調查局官員、司法部官員、希拉莉陣營、克林頓基金會以及奧巴馬政府等機構或政要,他們不但與俄羅斯之間有著長期而複雜的聯繫與利益關係,並且為了阻止特朗普當選總統,他們在選前即已擬定一套縝密的應對計劃。

三、涵化效應:長期潛移默化影響 讓人信以為真

涵化理論(Cultivation theory)從1970年代的電視觀眾研究衍生而出,簡言之,就是媒體對觀眾具有長期潛移默化的影響,特別是當人們在媒體上接收到的訊息,在現實生活中得到了驗證或呼應後,人們就更會相信媒體所報道的內容。

例如,在美國和台灣,都出現某政黨或某候選人不斷在媒體上營造「聲勢浩大」、「來勢洶洶」的氣勢,日復一日地播放,令民眾形成某種觀念和印象。假若民眾在社交網站上、朋友圈、生活圈中也獲知同樣信息,便能令民眾對此信息深信不疑,覺得之前的觀念和印象是真實可信的。

如此一來,媒體便可以為下一步——左右民眾的投票意願,鋪墊基礎。(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