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外匯儲備在今年 6月和 7 月美中貿易戰山雨欲來期間曾經「逆勢」連續增加,但自 8 月以來開始掉頭向下,中共央行星期三公佈的數字更顯示 10 月份外匯儲備下降 339.27 億美元,這是2016 年底以來的最大單月減少幅度,同時在出口惡化的情況下,最新數字也顯示投資在10 月份出現兩年多來的首次淨流出。

中共央行 11 月 7 日更新的「官方儲備資產表」顯示,截至2018 年 10 月末,中國外匯儲備餘額為 30,530.98 億美元,環比下降339.27 億美元。分析認為,在出口不振、投資情況惡化下,中國的外匯儲備可能進一步減少,並限制央行推出進一步的刺激措施。

中國投資環境迅速惡化

《華爾街日報》報道,特朗普政府過去一年中一直在宣稱資金在從中國外流,而這將給美國在貿易戰上更多的籌碼。但直到最近,數字似乎還不支持這種看法,但目前情況已經變化了。文章說,外匯儲備之外,星期二公佈的中國第三季國際收支數字也顯示了自 2016 年來的首次投資淨流出。

報道分析,中國通過外貿獲得的收入最近幾個月在減少,但因為投資的淨流入,讓其外匯儲備未出現明顯的減少,但過去 4 個月,中國的投資環境明顯惡化。海外機構持有的中國債券在 6 月時還以每個月 800 億元人民幣(約 110 億美元)的幅度增加,但 10 月份增速已經降低到 200 億人民幣。海外直接投資,也在上半年的強勁後,在第三季度降低到接近為零。

文章說,海外對中國資產的興趣,是人民幣貶值幅度至今仍有限,並讓北京能夠採取財政刺激措施但未導致資金嚴重外流的一個關鍵。如果外國投資者想法改變,北京決策者的處境將大幅惡化。

中共恐已無力阻人民幣下跌

在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持續貶值的背景下,中國外匯儲備曾在 6 月和 7 月意外實現兩連升,但從 8 月開始連續第三次縮水,且縮水幅度逐漸擴大:從今年 8 月起,外匯儲備單月分別減少了 82.3 億美元、227 億美元和 339 億美元。目前外匯儲備已降至2017年4月來最低。

對於 10 月外匯儲備情況,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稱,受主要國家貨幣政策、全球貿易形勢、地緣政治局勢等多重因素影響,包括國際金融市場波動加劇,美元指數上漲超過 2%,主要國家資產價格出現調整。

不過有專家認為,10 月份外匯儲備下降是一個訊號,中共現在已沒有能力阻止人民幣下跌了。去年初,中共外管局負責人首次承認:「央行穩定人民幣匯率是外匯儲備規模下降的最主要原因。」但在今年 10 月的最後幾個交易日,隨著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逼近「7」這一整數關口,央行出手維穩。

經濟學家夏業良不久前曾告訴本報記者,「人民幣貶值是由於中國實體經濟不斷下滑,貨幣發行量不斷擴大——人民幣的幣值早已被稀釋。」他認為,要阻止人民幣貶值,就要動用大量的外匯儲備進行干預——大量購買人民幣,拋售美元。由於外匯儲備的大幅度下降,中共現在已經沒有能力阻止人民幣下跌了。

外儲會否破三萬億大關?

據了解,外國特別是美國債券,佔中國外匯存底近六成,而過去美聯儲(Fed)持續加息,引發美債孳息率上漲,使其市場價格下降,連帶也對中國外匯存底所投資的美債價格造成波動。此外,根據中國央行數據指出,中國 10 月外匯存底資產中,黃金儲備共達 719億美元,高於9月底的703億美元。

而面對美元持續走強與美中貿易戰等影響,未來中共的外匯儲備可能再減少,外界關注能否守住 3萬億美元大關。 2015 到 2016 年期間,北京為了遏制資金外流,曾經豪擲 1 萬億美元來保人民幣匯率,但如今北京恐怕不會這樣做,中共當局在過去兩三年中已經推出了一系列限制資金外流的行政手段。

而近期隨著美中貿易戰加劇,當局開始緩慢讓人民幣貶值,而為了避免資金出現外流,也同時加緊了對資金流動的控制。包括限制海外大額收購,以及限制企業和個人海外匯款。上個月,中國外匯管理局對違反這些規定的個人和企業,罰款 3,000 億美元,受罰者包括那些在海外購房的人,以及違規向客戶超額換匯的銀行。

外界普遍認為,中共央行將力保人民幣不「破七」,但同時也會力保外匯儲備不「破三」(即低於三萬億美元的大關)。但這兩個政策目標顯然存在互相的矛盾,在當局還能夠通過外貿換得外匯,以及吸引外國投資進入的時候,這兩者還可以兼得,但在貿易和投資雙雙出現下滑的時候,要平衡不「破七」和不「破三」,將是一項艱鉅、甚至不可能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