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4日和11月7日,「澳洲價值守護聯盟」(AVA)先後在悉尼歌劇院(Sydney Opera House)及墨爾本演藝中心(Melbourne Recital Centre)外舉辦兩場抗議活動。來自澳洲各界的抗議者當日手拿展板和橫幅,在現場示威,抵制紅色歌劇《洪湖赤衛隊》。

有現場標語寫道:「紅軍=納粹(Nazi)=伊斯蘭國恐怖份子(ISIS)」、「中共的紅色歌劇是糖衣包裹的砒霜」。

11月4日,悉尼的抗議者手上拿著展板標語「紅軍=納粹(Nazi)=伊斯蘭國恐怖份子(ISIS)」。(主辦方提供)
11月4日,悉尼的抗議者手上拿著展板標語「紅軍=納粹(Nazi)=伊斯蘭國恐怖份子(ISIS)」。(主辦方提供)

這部歌劇在上演前,就已遭到澳洲民眾的強烈反對。截至發稿時,約有近3000人響應「澳洲價值守護聯盟」發起的聯署簽名,要求新州和維州藝術廳長取消演出。

「澳洲價值守護聯盟」發起人之一張曉剛對《大紀元時報》說,「在悉尼歌劇院演出《洪湖赤衛隊》,與放映歌頌希特拉納粹的節目沒有甚麼兩樣。 」

張曉剛希望通過抗議活動引起西方社會的警醒:「這不是普通的歌劇,而是中共在澳洲進行意識形態的滲透、歌頌共產黨洗腦宣傳。 」

另一位發起人楊女士介紹,一位西人觀眾接過她的傳單後告訴她,票是別人送給他的。「在澳洲這樣的西方社會,宣傳武力奪取政權是不合適的。」楊女士說。

紅色歌劇掩蓋令人不安的歷史真相

11月4日,「澳洲價值守護聯盟」(AVA)在悉尼歌劇院(Sydney Opera House)外舉辦的抗議活動。(主辦方提供)
《洪湖赤衛隊》講述了上世紀30年代,在以洪湖地區為中心的湘鄂西蘇區,共產黨意圖通過武裝割據和暴力革命,顛覆當時的合法政府——中華民國。這個中共官方宣傳的所謂「洪湖岸邊的自由和希望的故事」,實則是經過美化的反動暴力革命。

1931年,正值日軍侵華,共產黨意圖藉國亂篡政。赤衛隊通過暴力掠奪錢財,殺害鄉村中無辜的地主紳士,強姦受害人妻女,製造謠言,散佈仇恨的種子。

來自中國四川省的抗議人士春風(化名)從小在聽長輩講述親身經歷時,就已經知道了紅軍的惡劣行徑。他對大紀元記者說:「土匪一無所有,起家全靠挾持人質、殺人劫財。」此外,共產當還發起內部整肅,使紅軍士官自相殘殺,傷亡慘重。

在九月的新聞發佈會上,演出主辦方將《洪湖赤衛隊》英文名中「赤衛隊」一詞刪除,試圖掩蓋其暴力實質。此舉欲蓋彌彰,更表明歌劇所輸出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與西方社會民主、自由的價值觀相悖。

政治滲透:文化偽裝的真實目的

11月7日,「澳洲價值守護聯盟」(AVA)在墨爾本演藝中心(Melbourne Recital Centre)外舉辦的抗議活動。(Thoai/大紀元)
11月7日,「澳洲價值守護聯盟」(AVA)在墨爾本演藝中心(Melbourne Recital Centre)外舉辦的抗議活動。(Thoai/大紀元)

《洪湖赤衛隊》由湖北省演藝集團主辦,澳豐文化承辦,湖北省歌劇舞劇院推出,將悉尼、墨爾本兩地的演出冠以「全球巡演」之名。

大陸搜狐網站對《洪湖赤衛隊》的宣傳報道中說:「近年來,(湖北)省演藝集團堅持踐行『一帶一路,文化先行』的工作思路,舉辦了一系列經典劇目訪演項目,湖北省歌劇舞劇院承擔了其中的主要任務。」

而「一帶一路,文化先行」以古絲綢之路為典故,表面是通過文化溝通,使沿線國家更好地認識當代中國,實則藉以文化交流的名義,向西方社會輸出共產主義意識形態。

中共文化軟實力研究協同創新中心主任、中宣部理論局原副局長張國祚在《文化軟實力是貫穿「一帶一路」建設的靈魂》一文中表示,「一帶一路」能否得到沿線國家的認同,取決於能否「宣傳好當代中國(中共)的立場、觀點、政策主張和戰略意圖。所有這些宣傳都需要文化。

「文化軟實力是貫穿『一帶一路』建設的靈魂。」「文化先行,一切暢通,一贏百贏。」張國祚說。

澳洲保守黨領袖、參議員貝爾納迪(Cory Bernardi)對《大紀元時報》說:「《洪湖赤衛隊》演出,是中國(中共)在嘗試進行另一種『軟實力外交手段』,其目的是向澳洲人民輸出中國(共)的『正面』形象。」

作為抗議活動發起人之一的齊家貞女士對大紀元記者說:「西方國家不僅是文化藝術領域,經濟、政治、宗教、教育等方面都受共產黨暴力革命、『槍桿子裏面出政權』的共產意識的侵略。」

貝爾納迪同樣擔心中共的滲透已經左右了澳洲政府的決策,「儘管事實確鑿,聯邦政府並未對我所發出的抵制中共對澳洲滲透的呼籲作出回應。」

抵制滲透 捍衛澳洲價值觀

11月7日,墨爾本抗議者身上背著的展板標語。(Thoai/大紀元)
11月7日,墨爾本抗議者身上背著的展板標語。(Thoai/大紀元)

墨爾本抗議活動負責人高健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說:「作為澳洲公民,在澳洲的國旗下宣誓過,要守衛澳洲價值觀念。當面對(中共)紅色文化的滲透,每個澳洲人理所當然應該反對。」

任職於查理斯特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的漢米爾頓(Clive Hamilton)教授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RFA)採訪時曾說,「我們歡迎中國文化帶來的影響……但如果是中共黨文化,或是隱藏在文化交流背後的政治滲透作用,就要另當別論了。」

關於政治滲透的真實目的,漢米爾頓表示,澳洲作為美國的同盟國,其地理位置處於東南亞邊界。「如果北京政府能夠控制澳洲,在很大程度上,中方就會贏得對抗美國的戰略優勢。」

對於中共的滲透和影響,高健表示持樂觀態度:「西方國家(澳洲政府)是知道(中共滲透)的,只是他們反應有些慢,但是已經有所警覺。」

齊家貞說:「因為邪惡,它(中共政權)不可能長久。」

高健希望國人及時認清中共真面目:「切莫事不關己,大難當頭時才後悔。」

截至發稿,《大紀元時報》未收到新州和維州藝術廳長對此事件的評論。

11月4日,「澳洲價值守護聯盟」(AVA)在悉尼歌劇院(Sydney Opera House)外舉辦的抗議活動。(主辦方提供)
11月4日,「澳洲價值守護聯盟」(AVA)在悉尼歌劇院(Sydney Opera House)外舉辦的抗議活動。(主辦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