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中美天元集團420億騙貸案近日一審宣判。然而這一據稱是中共建政後規模最大的的銀行騙貸案,其曝光竟是因為一宗銀行董事長被砍的血案。

事情要追溯至2014年5月一個周六的下午,柳州銀行董事長李耀清去修鞋攤拿清洗的鞋,在被告知鞋未清洗後,李耀清與單位司機陳師傅返回小區。

就在此時,小區外一輛雪佛蘭轎車上走下一名年輕男子,拔出一把20厘米長的菜刀,砍向李耀清的後背。李一聲慘叫尚未喊完,緊接著又挨兩刀,一中年婦女目睹慘狀,暈倒在路旁。

與李耀清一起的司機抱起李耀清,發現其T恤衫後背破爛,深達肋骨的刀口向外裂開,鮮血向外湧冒。來不及報警,司機抱起李耀清奔向銀行工作車,一路逆行開到最近的醫院。

因傷口太大生命垂危,該院無法醫治,司機又開車一路狂奔,將已經昏迷的李耀清送往柳州市中醫院救治,李耀清出血3500毫升,幾近喪命。李耀清共住院45天,其傷後出現的失血性休克屬中度休克、重傷二級。

案發次日晚10點,警方在玉林市陸川縣將3名犯罪嫌疑人抓獲,涉案的另外9人也相繼落網。

「我沒有跟人結怨,可能是工作上的。」李耀清告訴警方,案發前,柳州銀行曾對三家公司的貸款問題進行核查,其中,廣西中美天元集團以資產抵押的方式向柳州銀行貸款約84億元。柳州銀行發現,該集團用於抵押貸款的抵押物真實性存在問題,李耀清便派人進行核查。

李耀清稱,在案發前一個月,該集團實際控制人吳東曾約他到柳州飯店見面,給他送了100萬港幣。次日,李耀清派人將賄金退回。

被抓的12名犯罪嫌疑人中,有3人是吳東的兒子。

然而對於這一性質惡劣的「殺人未遂」案,2016年9月27日,柳州市城中區法院僅以「故意傷害罪」判處12名嫌疑人2年2個月到5年不等的刑罰。

牽出黑幕

李耀清被砍傷一案被稱為「5.10」血案,震驚廣西金融界。隨著案件偵查的深入,一個家族與多家銀行的糾葛浮出水面。

吳東是廣西商圈的「投資大亨」,其更為外界關注的是他的另一個身份:「豪門女婿」。廣西農信社人士透露,吳東前期的資本運作方式走的是「地生錢、錢再生地」,即先大量圈地,再以這些「高估」土地到銀行抵押貸款,貸款後再圈地,如此周而復始獲得大量的信貸資金。

上任沒幾天,李耀清看柳州銀行財務報表時就注意到,中美天元公司及其關聯企業貸款金額高達84億元,佔到了該行貸款總額170億元的一半。而且,新的貸款申請還在源源不斷地送到案頭。

職業生涯前半生都在和風險打交道的李耀清認為,貸款集中度過高,銀行風險太大了。於是,在批了幾筆之後,他暫停了批准新增貸款。

這極為正常的風控舉措,卻讓中美天元背後的吳氏家族很不滿,因為李耀清的前任劉忠,在位七年從來沒有「為難」過吳家。

事實上,正是在劉忠的幫助下,吳東將柳州銀行變成了自家的「提款機」。2017年12月,李耀清的前任劉忠因受賄,涉違法發放貸款69億元被判刑16年。

李耀清上任後還發現,吳家企業偽造了大量的假土地證和《土地他項權證》用於抵押。

據大陸「野馬財經」報道,吳家曾用同一「宋家」地塊重複抵押,向北部灣銀行、光大銀行、浦發銀行分別貸款8億元、8億元、1億元。

「收買」被拒

2014年清明節,吳東給李耀清打來電話,要請他吃飯。

李耀清很明白吳東找他所為何事,便找理由推託。未想吳東隨即說,你的上級我都約好了,毛家飯店不見不散。

李耀清只得赴宴。4月6日,李耀清推開毛家飯店包間門,看到吳東和時任柳州市長肖文蓀(2015年11月4日21時47分,肖文蓀落入柳江河中溺亡)等主要領導大都在場。

李耀清走時,吳東順勢從車窗縫裏扔出一個藍色帆布資料袋,說是公司資料。李耀清在路上打開,卻發現是一摞面值為一千元一張的港幣,整整一百萬港元。

第二天早晨,他就將資料袋交給了銀行的紀委工作人員。不料後者卻顯得很為難,當即表示,「你這樣給我,我得交給紀委上交財政,事情就公開了。這『豪門女婿』不好弄,你直接給他送回去吧。」

上交未成,李耀清不得不讓董事會秘書開著車,將錢退給了吳東。而在吳家看來,這是「敬酒不吃要吃罰酒」。李耀清因此遭遇殺身之禍。

一審宣判

案發後,柳州銀行加速了對吳東家族貸款的風險排查。2014年8月15日,柳州銀行以吳東涉嫌騙貸和貸款詐騙為依據,向警方報案。

經查,吳東家族涉嫌非法從柳州銀行騙取貸款312億元。2015年12月,柳州市人民檢察院以涉嫌騙取貸款罪對吳東等8人提起公訴。

2017年1月,廣西中美天元巨額騙貸案首次開庭即休庭,這一休庭就是1年零7個月。直至今年8月才公開復庭審理。

今年11月2日,廣西柳州市中級法院對這起騙取貸款案件做出了一審宣判。其中,被告人吳東以騙取貸款、票據承兌、金融票證罪、單位行賄罪數罪併罰,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並處罰款2億元。

被告單位中美天元以騙取貸款、票據承兌、金融票證罪判處罰款10億元,以單位行賄罪判處罰款400萬元,數罪併罰決定執行10.04億元。責令被告單位退賠被害銀行109.8032億元及利息。

判決書說,被告人吳東等人在申請貸款過程中偽造報表、審計報告、完稅憑證、購銷合同、土地權屬證書、土地評估報告、土地他項權利證明書等,向銀行申請貸款、票據承兌、金融票證,共取得393筆420億餘元。

截至2014年8月18日案發,已結清267筆310億餘元,未結清126筆109億餘元,其中11筆12.848億元已逾期。

李耀清的恐懼仍未停止

儘管這一震驚中國金融圈的420億元騙貸案已經宣判,但對於當街被砍的李耀清,卻面臨一件比身體後遺症更令他不安的事情,那就是兇手將刑滿出獄了。

對於這場有策劃、有預謀、性質惡劣的「當街殺人未遂」事件,李耀清的代理律師、北京葆涵律師事務所的候峰提出應以「故意殺人罪」定罪,但法院最終定性為了「故意傷害」。最終,吳浩、吳世忠、吳世華、吳斌等主犯,僅被判處三年至五年六個月不等有期徒刑。

「在我們之前,請了4波律師,全都遭到威脅幹不下去,最短的來了3天就走了。」李耀清的代理律師候峰向野馬財經透露。而更讓李耀清不安的則是,兇手大都是在2014年被抓的,按照刑期,離釋放已經不遠了。

侯峰表示,李耀清留下一身的後遺症,「一到下雨天,傷口會腫脹,後背發涼,腦袋也很痛。」但是,當野馬財經聯繫上李耀清,他卻不願出來面對媒體。大家都在勸他,睜一眼閉一隻眼,命比甚麼都重要……

不僅李耀清,部份受訪對像在接受野馬財經採訪時也表示:「千萬不要在文章中提及姓名,我還要在當地討生活。」

至於吳東,銀行騙貸案一審被罰2億判十年半;砍殺李耀清一事,吳東則被認定為沒有參與其中。

吳東何許人也

大紀元曾報道,「豪門女婿」吳東是廣西自治區政府前黨委副書記,前主席,前政法委書記陸兵的女婿。仗著岳父和高官的關係,吳東旗下的中美天元投資集團迅速成為廣西「著名私企」,涉獵地產、金融投資等領域,僱員最多時逾萬人;靠著權力和腐蝕官員,其旗下企業在廣西各級銀行瘋狂貸款達數百億。

2008年,陸兵辭任廣西自治區主席,升任中共全國人大民族委副主任,據稱至今權力仍在。

野馬財經報道,事實上,在吳氏家族的「黑名單」上,並非只有李耀清一人,他甚至不是第一目標。

另外兩位是廣西北部灣銀行行長趙錫軍和北部灣銀行董事長羅軍。原因是吳東旗下公司從北部灣銀行擬貸款10億元,後來被縮減到了8億元,吳家認為是二人從中作梗。但他們後來逃過一劫。

(綜合野馬財經、每日經濟新聞、澎湃新聞等大陸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