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喧囂了幾個月的美國中期選舉6日夜間塵埃落定,共和黨鞏固了參議院的席位,民主黨贏得了眾議院多數黨的地位。對共和黨來說,雖然失去了眾議院,但不能不說特朗普是打了場「堪稱成功的選戰」,參議院的席位逆勢增加。即使在眾議院,失去的席次也遠遠低於外界預期。

有觀點認為,特朗普2020年的連任之路更穩固了。對這樣的一個選舉結果,雖然距離民主黨掌控參眾兩院這個中共最理想的結果有很大差距,不過《環球時報》仍然認為特朗普將受到壓力,降低貿易戰的緊張。

完整視頻:

點擊下載視頻

中期選舉的結果出爐,美國的外交政策會有變化嗎?對月底的「特習會」將有甚麼影響呢?「德國之聲」在今天(11月7日)表示,民主黨掌控眾議院不會導致對華政策發生根本變化,因為對中共的批評立場超越了兩黨界限。香港《經濟日報》也認為,美國的外交政策不僅不會改變,「特習會」想達成貿易協議的可能性還降低了。甚至美國前財長鮑爾森(Hank Paulson)認為,美中有可能發生「全面冷戰」。

專家:美國外交政策不會變

大家知道,美國選民心中存在著一個根深蒂固的觀念,那就是權力制衡。就是說,美國選民不希望任何一個政黨、任何一位總統完全執政的局面長期存在,哪怕他是一位出色甚至偉大的總統,所以美國有著實實在在的總統大選和中期選舉。

我們看到選舉結果出來的第一時間,眾議院民主黨領袖南希·佩洛西發表了勝選演講。演講中她發出呼籲,希望兩黨加強合作。特朗普隨即向她致電祝賀,並對她提到的兩黨合作表示贊同。正如一位網友寫道,民主黨掌握眾議院也不錯,至少可以提一些民主黨希望達成,而且是兩黨可以協商同意的議題。

眾所周知,美國以往一些對中共的制約措施,都是得到兩黨支持的。其中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民主黨代表希夫(Adam Schiff)這樣重量級人士,也曾經參與了包括以國家安全為考慮的對中興、華為的限制等。

美國保守派智囊企業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史劍道(Derek Scissors)表示,民主黨雖然掌控眾議院,這對美國的對華經濟政策「幾乎全無影響」。他對「美國之音」指出,大部份民主黨人比共和黨更支持貿易保護主義,他們會抓住每個機會,阻撓特朗普政府與中方達成貿易協議。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資深副總裁林德賽(James Lindsay)也持有類似的觀點。他撰文表示,如果華盛頓與北京達成停止貿易戰的協議,民主黨人無論是從政策還是黨派政治的角度考慮,都有動機批評華盛頓沒有達成對美國更有利的協議。

也就是說,民主黨掌控了眾議院,月底的「特習會」想要達成甚麼貿易協議,特朗普政府可能又多了一層考慮。換句話說,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又降低了。不僅如此,美國前財長鮑爾森(Hank Paulson)的看法,可能更讓中共沮喪。

鮑爾森:可能更讓中共沮喪

在今天早些時候的彭博「創新經濟論壇」上,鮑爾森指出美中經濟緊張關係已經達到了臨界點。如果美中雙方在資金、技術等方面持續脫鉤,「經濟鐵幕」有可能降臨,甚至可能會發展成「全面冷戰」。

鮑爾森認為美中關係高度緊張,原因是美中利益漸行漸遠,雙方在國際體系的一些重要規則上不能達成共識,甚至在一些根本性問題上的看法是相反的。

大家知道,中共的網絡間諜行為、將南海人工島嶼軍事化等等,都使美國意識到了中共的威脅。中共不僅是一個戰略競爭對手,而且是主要的長期對手。副總統彭斯在上月初的被稱為「鐵幕演說」的演講已經說得比較明確了,美中之間存在著大量的問題和分歧,甚至存在著根本上的差異,就是意識形態上的差異。

鮑爾森指出,貿易糾紛只是美中之間諸多問題的最淺層、最表面的問題,背後牽涉到更深、更廣的問題。兩國間發生多個層面的摩擦碰撞,貿易戰只是一個導火線和催化劑。如果這些根本問題得不到實質性解決,「兩國關係將面臨著嚴冬」,進入「全面冷戰」狀態。

北京希望特習會達成協議

我們從北京近期的言行分析,北京可能希望儘快在G20的「特習會」上與美國達成一定的協議,避免出現「全面冷戰」的狀況。今天「財新網」報道了這麼一個消息,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去中國訪問了。文中指出,可能他將與中方重要人士會面,交流他對美中關係的建議。

另外,習近平和王岐山近期在不同場合,都表示要擴大市場開放,表達了與美國加強合作的觀點。 因為一旦美中「全面冷戰」,中共可能在全世界面臨著被嚴重孤立的局面。從前三個季度的貿易數據來看,貿易戰已經引發了中國經濟嚴重滑落。如果再被國際社會孤立,中國經濟還會更加惡化,社會難免出現動盪。另外,中共內部的幫派權鬥,也讓北京壓力重重,批評北京的聲音時有傳出。

種種危機面臨爆發,重壓之下,北京可能希望要更快與美國達成協議,終止貿易戰,挽救經濟危機,挽救執政困局。 不過大陸體制內學者認為,民主黨掌控眾議院後,北京要想在「特習會」上達成協議,難度無疑增大了。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