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大紀元資料庫
圖/大紀元資料庫

戰國時期,秦國自從「商鞅變法」改革之後,國勢日益強盛,至秦昭襄王時,更是積極向外擴張,東侵韓、趙、魏三晉,南攻荊楚,偃然成為「戰國七雄」中實力最強大的國家。

公元前260年左右「戰國七雄」分佈圖。(Siyuwj  _ 維基百科)
公元前260年左右「戰國七雄」分佈圖。(Siyuwj _ 維基百科)

◎長平之戰

秦國久攻不下,就在秦王一籌莫展之際,范雎想出了離間的手段。他派人以千金收買趙王左右權臣,四處散佈流言:「秦獨畏趙奢之子趙括為將。廉頗易與,且將降秦。」

趙王本就懷疑廉頗怯戰,一聽廉頗有意降秦,便決定以趙括撤換廉頗。對此,趙國上卿藺相如曾加以勸阻,他說:「趙括徒能讀其父書傳,不知合變也。王以其名使括將,若膠柱鼓瑟爾。」

意思是趙括只知空談兵法,缺乏實戰經驗,以他為將,無法成事。趙王不聽,執意以趙括接替廉頗。
趙括到了長平後,改變了廉頗的防禦方針,積極籌劃進攻。同年(周赧王五十五年)八月,趙括率軍向秦軍發起了大規模進攻。

白起畫像,明人繪。(維基百科)
白起畫像,明人繪。(維基百科)

趙國換上趙括為將之後,秦軍也換上了名將「白起」為統帥。面對趙括的進攻,白起運用佯敗誘敵的策略,讓趙軍一路深入到秦軍的預定陣地——長壁後,秦軍主力才積極抵抗。

趙軍攻勢受挫,趙括欲退兵,但為時已晚,白起已派二萬五千精兵斷絕了後路,另外,有調度五千騎迅速地插到了趙軍的營壘之間,將趙軍分而為二,並絕其糧道。

待秦軍對趙軍形成包圍的局面時,白起開始下令攻擊,趙軍屢戰不勝,被迫就地構築營壘,轉攻為守。

白起斷絕趙軍糧道的策略發揮了很大的功效,此時趙軍被包圍,只能等待外來救援。然而中原各國或懼秦國勢力強盛,或以為趙、秦兩國已經談合,不但沒有出兵相救,也沒有援助趙軍糧食。

是年九月,趙軍斷糧已達四十六天,內部互相殘殺,軍心動搖,局勢非常危急。在數次突圍都無法奏效之後,趙括孤注一擲,親率精銳部隊強行突圍,結果中箭身亡,趙軍大敗,四十萬士兵全部解甲投降。

白起考慮趙軍人數眾多,而且上黨軍民「不樂為秦……非盡殺之,恐為亂。」因此四十萬人,除幼小的二百四十人外,全部被白起坑殺,一場戰國時代規模最大的包圍殲滅戰就在數十萬生命斷魂的慘況下落幕收場。

◎即墨之戰

戰國時期,燕國與齊國相比鄰。燕王「噲」因讓位給燕相「子之」,導致燕國內部引發王位爭奪的內亂。齊宣王趁機攻燕,殺了燕王噲和子之。後來由於各諸侯國出兵救燕,迫使齊國撤兵,才平息這場戰爭。

公元前284年,燕昭王以樂毅為上將軍,統率六國軍隊攻齊。

樂毅攻克臨淄後,採取廣施恩德、爭取民心的政策,軍紀嚴明,禁燒殺擄掠,並廢除苛捐雜稅,深得百姓愛戴。所以燕軍在六個月之內,就攻取了齊國七十多座城池,只剩下莒和即墨(今山東平度東南)未被攻克。

春秋戰國時期,位於山東青島附近的「即墨」就是齊國通商名衢。圖為即墨靈山。(Liangdx _ 維基百科)
春秋戰國時期,位於山東青島附近的「即墨」就是齊國通商名衢。圖為即墨靈山。(Liangdx _ 維基百科)

隔年,樂毅重新部署,集中攻取莒和即墨。莒和即墨在這種岌岌可危的緊張情勢下,產生了一位救命英雄──田單。

田單原本只是齊國臨淄城一名佐理市政的小官,因他在一次戰役中教族人將車軸兩端突出部分鋸掉箍上鐵箍,因此得以逃脫燕軍追捕,事後被齊國軍民推舉做首領,擁他為即墨城的將軍。

田單被推舉為將後,為挽救危局,將殘兵七千多人加以整編、擴充;又親自帶頭構築防禦工事,鞏固城牆、挖深壕溝;還將自己的妻妾、族人都編入軍營參加守城。百姓們看到田單這樣與將士同甘共苦,都受到感召,於是即墨軍民士氣昂揚,軍民一心,決定奮起抵抗燕軍。

田單派人到燕國進行反間計,散佈謠言:樂毅藉攻齊為名,其實是想控制齊軍自立為王,所以故意緩攻即墨。如果撤退主將,即墨馬上就會被攻下了。

燕王果然中計,將樂毅撤換下來,以「騎劫」代替之。此舉使燕軍將士憤慨不平、軍心渙散。

田單又故意散佈:齊軍最怕割鼻子、挖祖墳。騎劫又中計,所到之處挖掘齊的先人墳墓,對齊人施以割鼻酷刑。即墨軍民至此忍無可忍,個個憤怒異常。

田單又將城裏的勇猛壯士全部隱藏起來,只以老弱、婦女登城守門,使燕軍誤以為齊軍只剩老弱殘兵,於是更加鬆懈戰鬥意志。

田單覺得一切條件都成熟了,開始展開反攻計畫。首先,他從城裏收集了一千多頭牛,給牠們披上大紅綢絹製的被服,在上面畫滿了五彩龍形花紋,在牠們角上綑縛刀刃,又把灌滿油脂的蘆葦綁在牛尾巴上,點燃它的末梢。然後再把城牆鑿開幾十個洞穴,直通城外。又挑選了五千名壯士,扮成神怪模樣,再令全城軍民準備好鑼鼓,以便夜裏出擊時吶喊助威。

一切佈置妥當之後,在一天夜裏,點燃牛尾上的蘆葦,將牛從洞裏趕出去,五千名精壯好漢跟隨在火牛的後面出城。牛因尾巴被燒得發熱、發痛,一頭頭狂怒地奔入燕軍軍營。

燕軍在夜間被嚇得驚慌失措。牛尾上的火把,把牛身照得通明,光亮耀眼,燕軍只看見它們身上都是龍紋,卻搞不清楚到底是甚麼動物,被牛角觸及到的人全都非死即傷。

緊接著,五千士兵趁混亂陣勢銜枚衝殺,老、弱、婦、孺也都將鑼鼓敲得驚天動地。燕軍大為驚駭,四處散逃潰不成軍。

齊軍最終斬殺了燕軍將領騎劫。

燕軍四處逃命,齊軍在後追趕,所經之處,百姓們都背叛燕軍而歸附田單,齊國所淪陷的七十座城邑又都回到齊國來了。齊國軍民歡喜若狂,聚集到莒城迎接齊襄王返理國政,齊襄王冊封巧出奇招的田單,賜爵號叫「安平君」。

從這一連串的策略,可以看出田單不但有非凡的軍事才智,更有絕佳的創意巧思。他在國家瀕臨滅亡的生死關頭,當機立斷。被賦予重任後,行使反間計,激勵鬥志,堅定守城信心,瓦解敵人意志。最令人驚奇的是夤夜出奇兵,以火牛為前陣。

此舉不僅保住了即墨城,更一鼓作氣,乘勝將敵軍逐出。這場戰役創造了以弱勝強、以困制逸的形勢,獲得巨大的成功。特別是火牛主攻戰術,可說中外古今戰爭史上唯一的創舉。
難怪,司馬遷盛讚田單:用兵「初如處女,後如脫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