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節氣到,山山抹寒色,天氣向人寒!一道寒意,開啟一道記憶;霜降,最是想念親友的季節!詩仙李白〈靜夜思〉一詩為中華兒女的心意代言:「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霜降 敬天祭天

在古代的華夏文化中,古人順應天時變化作息,對天地變化的感應深刻,見《禮記.祭義》記載:「霜露既降,君子履之,必有悽愴之心,非其寒之謂也。」霜降之寒特別讓人感到悽愴,送歲往也,冬天將來!霜露既降的時節,人間崇敬天地的敬意、感念神聖創物主的心意也特是深刻,所以「君子合諸天道」,在這時舉行秋祭。

還有一種解釋,霜降時節讓人感到悽愴的真正因原因不是寒冷,因為何故?鄭玄這樣註解了:「為感時念親也。」就是「履霜而感時念親」。

霜降履霜 感時念親

漢代蔡邕的《琴操》收錄古代古琴曲十二操,其中之一就是《履霜操》。

周宣王時孝子——周上卿尹吉甫之子尹伯奇是個仁厚的孝子。尹伯奇母親死後,父親娶了後母。後母弟讒言陷害尹伯奇。父親不信,後母故意設局,說考驗一下便知道。後母讓自己和尹伯奇處空室,特意叫尹父到樓上觀察。後母知道尹伯奇仁孝,故意把毒蜂綴在自己衣領上,伯奇看到就幫她把毒蜂拿了下去。在樓上觀察的尹父遠遠地被這一幕設計的假象給騙了,盛怒下把尹伯奇趕出家門。

尹伯奇身處淒寒的野地,自傷無罪卻蒙冤被逐,於是鼓琴說出履霜心曲:

「履朝霜兮採晨寒,考不明其心兮聽讒言,孤恩別離兮摧肺肝,何辜皇天兮遭斯愆。痛歿不同兮恩有偏,誰說顧兮知我冤。」

尹伯奇以《履霜操》表明自己的心跡、節操。後來,周宣王出巡,尹吉甫隨從。尹伯奇藉此機會唱了出來。宣王聽到了《履霜操》之歌,感受到了孝子的心,說:「此孝子之辭也。」於是尹吉甫從荒野把兒子伯奇找了回來,也終於完全明白了真相。

時光經過二千載,到了宋代,以孝行載冊的宋代詩書大家黃庭堅聽《履霜操》,作了〈聽履霜操〉一文,感時念親,表現了對父母深摯的體貼。

遊子在野,唯恐踩在霜上輕輕的、窸窸窣窣的腳步聲,都會驚動「意恐遲遲歸」的親心為己擔憂!這霜降時節孝子的「履霜之憂」就這麼傳了下來:

……我行於野兮,不敢有履聲。恐親心為予動兮,是以有履霜之憂……

沉吟著黃庭堅的這顆「履霜之憂」的孝心,寂靜霜降中,思念隨著履霜細微的聲紋,悄悄然在記憶中漫開。「霜降」代表想念的季節,霜降秋祭表露人間對上天的崇敬;履霜之憂,表露對雙親的孝思, 在中華文化中,其來也久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