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金斯學會的環球經濟及發展課程副主任Homi Kharas表示:「每秒鐘就有1人脫貧,而更重要的是同樣每秒鐘,即有5人榮升中產階層。」世界人口75億,大致和平的環境下提供了奮鬥及創造財富機會,蒼生經過努力大大改善生活環境。

同時,科技日新月異,年月變更,繼千禧世代(Generation Y或Millennials,佔人口22.6%)後,Z世代(Generation Z,佔24.3%)已經降臨,他們的消費概念與人生價值觀均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主動式和退休基金大哥正踏破鐵鞋尋找投資契機,希望透過投入銀髪、中產及Z世代概念板塊提升回報,以應付來自人口老化退休開支的需求。

中產多如天降雨珠

如果大家相信經濟方向是按社會需要而決定,那麼人口變化就成為了經濟發展最重要議題。甫自本次人類文明,全球將首次出現中產人口過半,取代了一直以窮人為主的結構。到了2030年,中產階級數目將高達53億。2017年全球中產的消費額為370,000億美元,到了2030年美國、中國和印度的中產消費將分別攀至160,000、141,000和123,000億美元(以2011年購買力平價為基礎)。

今時今日的中產喜歡怎樣的消費模式?買樓?也許,但不再是焦點。吃好的,當然但過中可要加進些健康元素。當今中產嚮往優質旅行、專注兒女成長、提高理財概念、著重均衡飲食和欣賞藝術演出等。新增中產九成源自亞洲,因此消費模式或偏重教育、保健和保險等。

Z世代大樹下成長

中產火速抬頭,他們的Z世代兒女可以高枕無憂享受父母庇蔭,這可是千古首創局面。Z世代接觸手機、網商始於小學或初中年代,對於他們來說,分享經濟(Sharing Economy)模式乃理所當然,核心理念是「使用而不佔有」和「不使用即浪費」,企業如Uber和Airbnb的崛起代表著共享經濟時代已經到來。美銀美林指世上有35,000至45,000萬億美元資產閒著沒發揮任何經濟效益,而八成物件一個月只使用一次。

與分享經濟帶著點相關性的乃體驗經濟,75%的千禧和Z世代消費者寧願花錢去體驗一些事情,都不願意買實物。不少消費股仍然沒有給股東報告顧客年齡分佈的狀況,只依舊針對地域及產品類別作報告分析,令投資者難以作出全面判斷。人口結構的另一端,市場估計到了2020年,單算美國的銀髮商機就高達150,000億美元,但根據尼爾森調查,目前只有5-10%的廣告開支針對此群體,宣傳資源存在錯配。

不少企業已因應此人口勢頭作出了部署,如印度的MakeMyTrip(美股:MMYT,旅遊網商)、HDFC銀行(印股:HDFCB,主打零售)、中國的美團點評(港股:03690,外賣網上訂餐、酒店預訂及車票等)和Go-Jek(印尼企業,共享車和物流)等,均為市場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