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是人們尋醫最常見的原因之一。一般來說,疼痛是身體受傷或出現毛病所發出的警報信息,這應該說是好事。然而不幸的是,其實每個人都疼痛的敏感度不同,描述的感受也不同。這是為甚麼呢?

英媒The Conversation近期刊登的一篇文章從基因角度展示了背後的原因。

每個人的健康狀況是由心理、環境和基因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不是所有的病都有疼痛的信號,像心臟病或糖尿病,不過它們同樣也是這三方面因素作用的結果。而且,不同的家族基因也會導致每個人對疼痛的敏感度大不一樣。此外,身心狀態、曾經歷的創傷和環境因素也會影響人們對疼痛的反應。

如果我們能準確地了解個體對疼痛的敏感度,將能提供更準確的個體止疼方案,和避免止痛藥的過度使用。

疼痛基因的差異

通過基因測序,我們對很多基因有了一定的了解,同時也發現了這些基因數百萬個的變種,這些微的變化有的有後果,有的沒有甚麼後果。

這些變種也有不同的表現形式,其中最常見的要屬單核甘酸多態性(SNP),指的是由單個核甘酸的改變而引起的DNA序列的改變。

人們基因組中約有1000萬個變種,每個人不同的變種組合組成了每個人獨一無二的基因序列。對於比較常見的變形,人們稱其為「變種」,或「變形」;對於比較少見的、比如只有1%的幾率的變形,就稱其為「變異」了。

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有幾十個基因的變種都與疼痛的敏感度、對止痛藥如阿片的反應度,以及發生慢性疼痛的風險相關。

痛感缺失或過於敏感

曾有研究報告描述了一種在家族中流傳的、無任何痛感的毛病。以前的技術找不到這種病的原因,現在我們知道這是由於一些基因的變異或缺失,造成疼痛信號在傳遞過程中丟失。

最常見的一個禍因是基因SCN9A的某種變異。這很少見,在美國有文件記載的僅有幾例。

聽起來如果一個人感覺不到任何疼痛,是不是很好呢?其實這些家庭非常擔心孩子受傷或得致命的疾病,因為家長得不到任何警示信息。對於成年人,即使心臟病發作或是得了闌尾炎,也毫無疼痛知覺,這都帶來致命的風險。

而基因SCN9A的另一些變異,又會導致人體對疼痛過於敏感。這種情況也很少見。不過隨著人們對基因藥物接受度的增加,以及更精確的個性化治療策略的推廣,研究者們正在研發針對個體基因的止痛方案。

60%痛感差異來自遺傳

研究者們目前認為,SCN9A就是控制每個人對疼痛反應的一個關鍵的基因。估計60%的痛感的差異都來自家族遺傳,這就像身高、頭髮和皮膚顏色一樣。

河豚毒素新型止疼藥

人們利用各種麻醉藥止疼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但它們容易有上癮的副作用。近年來研究者們已在評估使用河豚毒素作為止疼藥的新途徑。河豚為暖溫帶及熱帶近海底層魚類,棲息於海洋的中、下層,有少數種類進入淡水江河中,當遇到外來危險時使整個身體呈球狀浮上水面,其體內毒素具有鎮靜、降血壓、緩解痙攣等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