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共享單車泡沫化後,不少單車業者相繼破產倒閉。屢次傳出面臨倒閉的ofo小黃車,其員工正陸續搬離北京總部,前往他處辦公。

員工搬離北京總部

綜合陸媒報道,ofo員工正搬離位於理想國際大廈的北京總部,前往ofo在北京的另一辦公地點,即互聯網金融中心。

理想國際大廈的10、11、15和20樓原是ofo的辦公區域。ofo的10和11樓辦公室已封禁,門外貼有「非緊急情況下請勿啟用」的封條,時間是2018年9月30日,門內設備均已拆卸。15和20樓租約也即將到期,員工將陸續搬離。

據悉,上週五(11月2日)很多員工都在公司裡打包行李,辦公室內紙箱隨處可見。此外,ofo也在變賣辦公桌和電視機等辦公用品。

一名ofo離職員工表示,面對ofo今天的處境,不少員工內心都有頗多唏噓和惋惜。

開始重組方案

近日,ofo的負面消息不斷。在10月31日,「界面」引述知情人士說,ofo整體負債為64.96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中,用戶押金為36.50億元,供應鏈為10.20億元。

目前,已有一家大型券商中介機構入場做ofo重組的方案。

10月31日晚間,有ofo員工在網路發佈匿名消息,稱自己是ofo人,現已被離職。他透露,公司已大幅裁員,現已剩下不到1,000名員工,去年年會時,公司還有3,400多人,2月時公司只剩下3,000人。

大量用戶押金被延遲退還

與破產、裁員同時壓在ofo身上的另一座大山,是近日大量用戶的退押金行為。

10月27日起,ofo小黃車退還押金時間一再延遲的消息頻頻爆出,從起初的3個工作日延至10個工作日,再延至現在的15個工作日。一些用戶表示,自己的押金延遲1個月還未退還,客服失聯,投訴無門。

創辦人卸法人代表

事實上,今年以來共享單車步入寒冬,此後ofo頻傳不利消息,降薪裁員、資金鏈斷裂、高管離職、巨額欠款等,撤出海外市場消息亦不斷。

ofo創辦人戴威在公司內部承認ofo迎來「至暗時刻」,並一度表態:「不想戰鬥到底的員工,現在就可以離開公司。」

ofo拒絕和摩拜合併,拒絕股東滴滴和阿裡的把控,戴威和資本的關係進入微妙階段,而ofo的收購價持續降低。

在10月22日,ofo將大陸運營主體公司「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創始人戴威變更為陳正江,被指是創始人出局讓位。

截至今年年底,共享單車即將走過3個年頭,短短數年卻有六十多家企業凋零,成堆的廢棄單車,遍佈失修的壞車……

最終結果是收割消費者

旅美經濟評論人士秦鵬11月4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ofo早該同意併購的,共享經濟和千團大戰一樣,這種行業有以下的特點:

秦鵬說:「第一是最後活下去的只會有幾個,2~3家朏頭壟斷的特性非常明顯,互聯網時代全國性業務普遍是這個特點。

第二,這是個燒錢的行業和時代,國內這些新經濟行業只是商業模式創新、並沒有技術壁壘,一旦有甚麼好商業模式出來,就會有一堆模仿的,那麼國內投資人遵從『剩』者為王的商業鬥爭法則,就一定會開始砸錢燒錢比拚,圈地大戰。

早期主要是(拼)圈地的執行力和管理能力。等塵埃落定,就往往開始收割消費者了。滴滴(網約車)行業也是這麼走過來的。

這一點跟美國還是有一些區別,雖然在商業模式上,共享經濟最早是從Uber(網約車)和airbnb(在線民宿租賃)開始的,但是一般美國人不會過度模仿,也不會過度在這方面競爭,他們寧願去花時費力地搞一些帶有技術壁壘的東西。這種純燒錢拼模式的,也有一些巨頭們會投資,但是無法想像會瘋狂到全國投資,千團大戰、千家單車、一窩蜂共享模式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