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4日,內蒙古乳企巨頭伊利集團在官網發出萬字長文,舉報前董事長鄭俊懷的罪行,並稱前國級高官充當其保護傘。10月25日,內蒙古前政法委書記邢雲落馬。陸媒暗示,邢雲與鄭俊懷關係不一般。內蒙古是江派前常委劉雲山的老巢,劉雲山家族與伊利集團有著密切利益勾連。外界關注,舉報信直言鄭俊懷背後有國級高官充當其保護傘,或暗指劉雲山。 伊利「誹謗案」宣判

10月24日上午,所謂「伊利造謠案」在內蒙古呼和浩特回民區法院一審宣判,劉成昆、鄒光祥被以尋釁滋事罪分別判處8個月監禁及緩刑。兩人當庭表示將要上訴。

2018年3月,中國自媒體人劉成昆在公眾號「天祿財經」上發表了連載小說《出烏蘭記》。這篇文章言辭曖昧、含沙射影,被外界視為暗喻伊利集團領導層的腐敗。隨後,「伊利股份董事長潘剛被帶走協助調查」的消息在中國網絡上傳播開來,導致伊利股份當天市值蒸發60多億人民幣。伊利公司隨即宣佈報案,並稱事件是網絡寫手劉成昆、鄒光祥以小說形式誹謗伊利高管。

「伊利造謠案」發酵後,官方各種「闢謠」說法互相矛盾,真假難辨。但是據陸媒報道,從5月起,潘剛已多次公開露面。

該事件最終以「光祥財經」作者鄒光祥和「天祿財經」作者劉成昆、因涉嫌誹謗罪被呼和浩特市檢方批准逮捕收場,但同時也使得伊利集團內部時任董事長潘剛與前任董事長鄭俊懷的矛盾徹底公開化。

伊利集團官網發佈萬字長文 舉報前董事長鄭俊懷

「伊利造謠案」宣判後,24日當天,伊利集團隨即在其官網和官微上發佈萬字長文,實名舉報前董事長鄭俊懷。舉報信迅速發酵,有黨媒隨後就此採訪伊利。伊利稱,已正式向正在內蒙古的中共中央巡視組遞交了相關材料。

伊利舉報信中直言,原國家級領導、多位省部級、廳局級領導均充當鄭俊懷的保護傘。當年鄭俊懷及其保護傘合謀侵吞國有資產,將大量伊利資產變相轉移了出去。但是鄭俊懷突然東窗事發,那些資產還沒來得及落到他們名下。

鄭俊懷等人被抓後,背後保護傘四處活動,人為抹掉鄭俊懷挪用2.4億人民幣巨額公款及許多重大經濟違法犯罪線索,讓鄭俊懷得以輕判6年。之後又操控假減刑,將刑期減到3年半,期間鄭俊懷可以隨時回家。

公開資料顯示,鄭俊懷1993年5月至2004年12月期間任伊利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兼CEO。2004年12月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被抓。2005年12月被判刑6年。2008年9月刑滿釋放,期間兩次減刑。2011年鄭俊懷加入黑龍江紅星集團食品有限公司,並於2015年1月出任黑龍江紅星集團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一直至今。

伊利舉報長文還說,鄭俊懷出獄後起訴呼和浩特市政府索要非法資產,失敗後轉而向伊利直接施壓,還搬出最高檢某原副檢察長等人,要求伊利配合將非法轉移出去的資產落到他們名下。遭到伊利拒絕後,他們便開始打擊報復,長期詆毀、迫害伊利及管理層。

公開信稱,2012年,內蒙古自治區檢察院檢察長邢寶玉曾找到伊利董事長潘剛,說:「最高檢一位領導要求伊利配合,把鄭俊懷當年非法轉移出去的資產幫助落實到他們名下」;2015年,內蒙古檢察院檢察長馬永勝也說,最高檢某原副檢察長(即上述那位「領導」)向他提了相同的要求。

鄭俊懷被曝 是「伊利造謠案」幕後黑手

舉報信特別提到今年3月針對伊利的所謂「謠言案」,宣稱這是鄭俊懷暗中操控劉成昆等人,針對伊利現領導層的「造謠抹黑」,並指檢方曾出具案發前鄭俊懷密會劉成昆的證據。

「今天我們不再沈默,將更多關於謠言案的真相公之於眾,讓公眾看清鄭俊懷到底是甚麼樣的人、鄭俊懷背後有著怎樣強大的保護傘、鄭俊懷及其保護傘是如何破壞伊利的……」伊利在舉報信中表示,檢方出具的證據顯示,劉成昆供述案發前,鄭俊懷主動約他在北京建外SOHO見面,向其提供了謠言案文章中的相關信息。

公訴人出具的證據還顯示,劉成昆與鄭俊懷(微信名「關懷」)之間有微信聊天記錄,謠言引爆網絡後劉成昆向鄭俊懷匯報,說「給我更多消息,才能接著寫」。

舉報信直指國級高官充當鄭俊懷的保護傘

舉報信中最惹人關注的就是「原國家級領導、多位省部級領導、廳局級領導」、「最高檢某原副檢察長」充當鄭俊懷的保護傘。

至於伊利文中所指「原國家級領導」,被質疑或暗指已經退休的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劉雲山是江澤民鐵桿親信,多年來一直在利用宣傳系統給習近平攪局。劉雲山生於內蒙,發跡也是在內蒙,在1993年上調中共中宣部任副部長之前,曾在內蒙任職20多年,建立了龐大的關係網。內蒙古一直被認為是劉雲山的老巢及其家族的利益地盤。

2013年6月,網傳文章〈劉雲山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據說是由中共中央辦公廳官員化名所寫。文章說,劉雲山20多年在內蒙官場混跡打下的關係網,為其貪腐提供了便利條件,劉氏家族始終以內蒙為依託,大肆竊取國家財富,滿足其無限貪慾。

文章披露,「2004年前,劉氏家族已經暗中實際掌控了大象投資公司,並且操作了對內蒙伊利股份法人股的操控,股改後,其掌握的伊利法人股時值超過數億元。同時還控股了另一家內蒙上市公司——金宇集團的大部份法人股。而且,在內蒙掌控了相當多的礦產資源的所有權,包括煤礦、鉬礦等等。」

鄭俊懷助理七年前曾舉報 現任伊利董事長潘剛

被舉報的鄭俊懷是伊利的創始人,牛根生、潘剛都是他培養出來的乳業大佬。但後來3人分道揚鑣。其中牛根生另立門戶創立了蒙牛。

鄭俊懷2008年出獄後,並未忘記舊時恩怨,一直奔走於法院的原告和被告席之間,要求退還自己的資產,但始終未見成效。

伊利最新的舉報信中稱,經歷了一次次地「被攻擊」、「被污衊」,除了上述提到的今年3月自媒體人發文指潘剛或「失聯」,被伊利指控「謠言」之外,更早的一起發生在7年前。

2011年2月,鄭俊懷任內的董事長助理、73歲的張三林通過《內蒙古商報》前社長李希曉等人,在網上公開發表一篇名為〈內幕慘不忍睹:伊利被這樣掏空掏盡〉的萬言舉報信。舉報信刊發後,伊利股份股價當日跌停。

這篇舉報信指控,現任伊利董事長潘剛等高管層貪污,挪用公款,設立虛假公司受賄,偽造存單等,並向其親屬洩露內幕信息牟取暴利,致使國有資產和企業資產嚴重流失。2007、2008兩年虧損24億元。2005至2008年沒有給員工漲一分錢,員工怨聲載道。

舉報信還指潘剛執掌伊利後,大搞權錢交易,編織人脈網絡,尋求保護傘。包括在2003年結識了內蒙古自治區原區委書記(儲波)的兒子儲惠斌(已攜巨資外逃),此後成為儲家的常客。

舉報信稱,2005年潘靠儲的力量成為伊利董事長,便將伊利的證券業務交給了儲惠斌掌控。潘剛在2006年實行的伊利股權激勵,在儲惠斌一手操縱下,潘剛用企業的錢為自己獲得了4,330萬股伊利股份,金額高達16億多元。儲惠斌等人也從中獲得了巨額的收益。潘還在2005年至2006年從伊利給儲惠斌挪用兩個億資金供其在內蒙古收購企業使用。2007年,儲波遭中紀委調查,兒子儲惠斌潛逃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