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杭州的P2P平台「草根投資」爆雷被立案後,投資受害人不斷維權,卻屢遭打壓。退伍軍人談國偉上訪無門,反成了重點「維穩對像」,被逼得留下「絕筆」想去自殺。

浙江嘉興90後退伍軍人談國偉是2010年退役的。他在10月30日給大紀元記者發來一封簡短的遺書,稱他投資了草根平台成了受害者,但他上訪無門,「浙江省政府打壓我們!我已經無路可走想到了自殺,望國家還我們一個公道!我們的錢是非法債務問題……」

公開資料顯示,草根投資平台是浙江最大的互聯網金融平台,今年3月被中共科技部和杭州市授予的「獨角獸」企業稱號。到了7月底,草根平台出對兌付逾期後,投資人要求立案,之後政府部門介入展期三個月,卻於10月19日突然以「非法吸存」立案,導致13萬投資人血本無歸。

大紀元此前報導,全國各地的草根投資受害人在10月22日和25日兩次到浙江省信訪辦進行維權,遭到警方暴力鎮壓,多人被抓。

政府打壓 推卸責任

記者聯繫了退伍軍人談國偉,他說,杭州政府都在推卸責任,一點都不關心我們。當初宣傳得那麼好,現在老百姓有困難了,像我們退伍軍人有困難了要找政府幫忙,他們卻使勁地推卸責任。

「警察使勁打壓我們,亂抓人,只要有『言論過激』,或者有5個人10個人聚在一起不走路,直接把你抓走。人多了就使勁驅趕,不讓『聚眾』。」他說。

據介紹,平台展期是由地方政府主導的。9月4日,100多名草根難友去了餘杭經偵辦,要求對草根平台立案,當時政府不讓立案。這100多名的難友投資金額達到1,000多萬。

草根平台90後退役軍人維權無望,生存困難·留遺書。(來源受訪者的社交媒體)
草根平台90後退役軍人維權無望,生存困難·留遺書。(來源受訪者的社交媒體)

談國偉說,我們22日去了杭州,省信訪辦說一個星期給我們答覆,到現在一點答覆都沒有,電話都打不通。

25日,多個金融平台難友再次去省政府上訪,被大巴車分流到黃龍體育中心。「政府沒有給任何說法,就是說等消息,都在推責任。」

「因為政府宣傳得非常好,說它相當於在銀行裡面存款一樣的,沒有告訴我們投資有風險,或者說錢可能拿不回來。」談國偉說,「宣傳100%本息保證的,都有影片的。現在這個平台雷掉了,我感覺是真想不下去!」

退伍軍人 家境困難

談國偉是在中央電視台看到草根平台的推廣節目,同時小米手機在公眾平台裡也天天在推送,他就開始投資了。2014年10月,他在草根平台投資了1萬元,新手給80元紅包,年利率15%,一週後可提現。此後,小談加碼投入,今年7月底草根暴雷時,小談還有本金8萬沒拿出來,小談的父親也投了2萬元。

小談說,他本來是不會投資的,是因為妻子不孕,看了5年病,做了5次試管嬰兒才有了孩子,已經花費了幾十萬。當他看到平台利息這麼高,且「本息100%保證」時,才投這個東西的。

退伍軍人談國偉的母親是精神病患者,已經30多年了。小談不敢告訴母親實情,怕她會想不開。(受訪者提供)
退伍軍人談國偉的母親是精神病患者,已經30多年了。小談不敢告訴母親實情,怕她會想不開。(受訪者提供)

「出事了以後我是瞞著家裡的,我母親是精神病患者,我父親是殘疾人,」他說,「我母親知道了會想不開的。」

投資草根幾乎投入了這一家人所有家底,現在只剩一點生活費。

退伍軍人談國偉的父親是一名殘疾人。(受訪者提供)
退伍軍人談國偉的父親是一名殘疾人。(受訪者提供)

上訪無門 屢遭「維穩」

談國偉說,現在因為政府不作為,上訪無路可走,當地壓著不讓他去上訪。22日小張去杭州上訪時,「我是偷著跑出去的,說去訂貨和旅遊。」

據介紹,除了省外投資者,浙江省可能有五六千草根用戶。小談說,「我們組織了QQ群、微信群,一旦要行動,當地公安深夜找上門,把你手機裡面的群全部解散掉,現在我們當地政府都這麼幹啊!」「警察不讓說話打壓我們,出頭就捉走,不讓維權。」

小談現在成了當地政府重點「維穩對像」,25日上訪地方政府不讓他去。「天天打電話,說要去了,就帶我去公安局調查」。

小談表示,因為浙江省裡面都想把事情壓下來,現在已經有上萬人簽字了聯名追責訴求書。「說真的,雖然說我現在要找政府,但是我對他們已經一點信心都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