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拿大滿地可市中心皇家山(Mount Royal)腳下,坐落著加拿大最古老的大學——麥吉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這座蜚聲世界的頂尖學府,曾經培養出3位加拿大總理和14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她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學子精英來此求學。

在新生入學的秋冬兩季,麥吉爾大學都會舉行熱鬧的社團招新活動,幾十家在麥大註冊的學生社團一起歡迎新生的到來。麥大的法輪大法社團也在其中,每當中國大陸來的學生經過這個展位時,時常會發出驚訝的聲音:「看啊,法輪大法!」

安娜(右二)與法輪功社團成員在麥大學生社團招新活動中。(麥吉爾大學法輪大法社團)
安娜(右二)與法輪功社團成員在麥大學生社團招新活動中。(麥吉爾大學法輪大法社團)

這時,安娜和她的夥伴們會遞上一份法輪大法(法輪功)的簡介,告訴他們,自己如何從修煉法輪功中受益,以及中共為何迫害法輪功。讓人了解真相,是社團成員們最大的心願。

修煉法輪大法打開了智慧

安娜是麥吉爾大學生命科學系的一名本科生,攻讀的方向是免疫學。

與其它北美名校一樣,麥大的錄取分數很挑剔,選中的都是頂尖的學生。安娜高中最後兩年平均成績達到96分,比麥大的要求還高,而且,因為她有豐富的社會活動實踐,麥大給她提供了本科四年的全額獎學金。

「修煉法輪功對我的學習幫助很大,讀書的時候能夠靜下心來。而且我懂得了做而不求的道理,凡事儘自己的努力,但不為結果而苦惱。」安娜說。

學習對於安娜一直是件輕鬆的事情,她深感修煉法輪大法給她打開了智慧。中學的時候,全家從法語區滿地可搬到英語區的渥太華,她也由法語學校轉到英語學校讀書,到了新學校,第一年還是拿了個第一。

上中學的一段時間,安娜曾迷上養電子寵物,「一會兒該餵食了,一會兒該存糧了」,心裏總惦記著。爸媽怎麼說也不管用。2016的一天,她在紐約聆聽了李洪志師父的講法,師父在講法中提到電子遊戲對人的危害。她馬上刪除了手機裏的遊戲,從此再也沒有碰過。

她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夠從小跟著媽媽修煉法輪大法,每當回想從前和媽媽一起參加法輪大法活動,都是快樂的回憶。

Alex是麥大機械工程學院的高年級學生,在學習上也有與安娜相同的體會,他說:「煉法輪功對我的幫助特別大,比如有時候做題時卡住了,煉功能讓我放鬆,頭腦變得更清晰。這個狀態就突破過去了。」

在幾年本科生活中,Alex非常忙碌。在讀書的同時,他還在國際知名的航空發動機企業——普惠加拿大公司(Pratt & Whitney Canada)實習,相當於一份全職工作。他必須平衡好學習、工作和個人生活的安排。

Alex表示修煉法輪大法給了他很好的能量補充,「煉法輪功能讓我一下沉靜下來」。他看起來總是精力充沛,課餘還在滿地可的法輪大法天國樂團擔任指揮。

在法輪大法天國樂團擔任指揮,對於Alex也是一個鍛鍊自己的過程,他說:「一方面,精力要集中,心裏的節奏要清晰,不能被不同的樂器帶亂了陣腳;同時,還必須時時留意各個樂器的聲音,照顧整體的節奏。」

Alex(中)在課餘擔任滿地可法輪大法天國樂團指揮的經歷令他受益匪淺。(Nathalie Dieul / 大紀元)
Alex(中)在課餘擔任滿地可法輪大法天國樂團指揮的經歷令他受益匪淺。(Nathalie Dieul / 大紀元)

Alex表示,在天國樂團的經歷幫助他獲得了在普惠發動機公司的實習機會,這家公司在面試時,最看重的就是他的溝通能力和團隊協調配合能力。

今年12月,Alex就要拿到「工程師戒指」(Iron Ring)了。畢業後他將正式加入普惠公司,開始他的航空工程師生涯。

修煉讓生活充滿陽光

在麥大學習土木工程專業的琦琦說,修煉法輪大法讓她改變了很多,修煉已成為她「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

在麥大,課餘時間裏很多學生熱衷於喝酒、聚會、開派對,談生活享受,有的人甚至第二天上課時酒勁兒還沒過去。琦琦的生活與這些無緣。她喜歡做實驗,覺得和泥土打交道挺有意思;她喜歡中文,寫得一手好文章;她的成績單上基本是A,如果偶爾出現B,對她而言那就是失敗。

琦琦喜歡思考,有一些疑問彷彿與生俱來,一直在頭腦中縈繞,「很小的時候,我就常常想:我為甚麼會當人,我從哪裏來,未來會變成甚麼樣?」

琦琦初到海外的第一年,諸事不順,她陷入苦悶迷茫,這種狀態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在修煉法輪功的家人勸導下,她開始閱讀《轉法輪》,逐漸地,她對生活的負面想法消失了,「我在大法中找到了答案,修煉是人生的目的,這是最重要的。」

剛從中國大陸出來時,琦琦性格內向,不愛說話;現在她渾身輕鬆,臉上經常掛著陽光般溫暖的微笑。無論功課的壓力有多大,她堅持每天學法煉功,周末還參加法輪大法天國樂團的排練,心裏特別踏實、快樂。

向中國同學講法輪功真相

在麥吉爾大學法輪大法社團的網站上,有這樣一段話:

「作為從修煉法輪大法中深深受益的學生,我們希望通過法輪大法社團,和麥吉爾大學社區的朋友們分享法輪大法的益處、理念和功法。同時,我們呼籲關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清除謊言,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在中國的大街小巷,法輪大法修煉者能和從前一樣自由地煉功。」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持續19年了,在共產極權的鐵幕下,很多中國人被中共造假的宣傳矇蔽。琦琦還記得,上小學一年級時,她和同學們被學校拉去電影院看「天安門自焚」。銀幕上出現的毀容畫面十分恐怖,「我周圍的小同學全部都嚇得躲到椅子底下去,不敢看。」

在社團招新會上遇到中國留學生時,琦琦(右二)都感到很親切,並告訴他們法輪大法的真相。(麥吉爾大學法輪大法社團)
在社團招新會上遇到中國留學生時,琦琦(右二)都感到很親切,並告訴他們法輪大法的真相。(麥吉爾大學法輪大法社團)

在社團招新會上遇到中國留學生時,琦琦都感到很親切,與他們交談得很開心,告訴他們法輪大法的真相,「效果很好,他們都很理解。」琦琦說。她還發現,有個別膽小的中國學生,會趁沒人看見時,從展台上悄悄拿走一份真相資料。

在加拿大長大的安娜認為,「關心和維護他人的權益」是天經地義的事。對於制止發生在中國的迫害,她感到義不容辭,她認為有責任讓更多人了解法輪大法的真相。

有時因功課繁重或遇到其它障礙,安娜對於從事法輪功社團事務感到應接不暇,而往往這時候會出現一些事,鼓勵她繼續前行。

「有位中國大陸來的同學看到法輪大法社團,非常驚訝——麥吉爾大學竟然有煉法輪功的。」安娜說:「後來,那位同學去唐人街路過(法輪功)真相點時,就主動索要真相資料,向法輪功學員了解真相。」安娜知道後很是欣慰。

安娜從小的願望是當一名醫生,為此她在高中時專門去渥太華的一家醫院做義工。按照麥吉爾大學的規定,外省學生在完成4年本科學習後,才獲准申請醫學院。她正在這條路上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