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1日,華龍、華信、中潤等北京聯合平台的數百金融難友到北京市政府上訪,當局在現場布了大量警力,難友被驅散,有的被抓上大巴。同一天,在浙江杭州維權的金融難友也有3人被抓,有難友則抗爭至深夜。

北京一名現場難友李先生向大紀元介紹,當天上訪維權的人大約有六七百人,「路口有好多人不走,還有喊『欠債還錢』等口號的,被警察驅散了兩次」。他說,9點多抗議的人更多,他10點20到現場時,已經晚了。

警察驅散難友 老人被抓上大巴

當天參與北京維權抗議的主要是老人,他們抗議平台法人跑路,欠債不還錢。

現場影片顯示,北京市政府信訪門口有大量警車和警察。拍攝者說,「北京市政府信訪,門口這麼多警車,市政府信訪是反映問題的地兒,弄這麼多警察來看著,是讓還是不讓老百姓來啊!?」「警察比P2P維權的人還要多,把人都架到車上去了」。

10月31日,北京市政府信訪辦前,大量警車、警力已經部署好,應對前來P2P聯合平台的維權難民。(受訪者提供)
10月31日,北京市政府信訪辦前,大量警車、警力已經部署好,應對前來P2P聯合平台的維權難民。(受訪者提供)

李先生介紹,今天北京的老頭、老太太特別多,維權者跟警察表達訴求,警察不耐煩了,就把人往警車上帶,「有老頭、老太太,還有一個40多歲的,還有一個50多歲的男士,我看到他們被推上車。一般是帶到久敬莊(訪民接待中心),給個饅頭給點火腿腸,打發回家。」

李先生還披露,他在郵局門口的便道上等人時,還看到抗議者和警察一度緊張對峙,有的便衣罵街,有的伸手拽抗議者,把他們往車上推。每次「維穩」都是這樣。

另一位知情的北京難友王女士向大紀元表示,今天維權去了差不多有一千人,被抓的人大概裝了三輛大巴。大部份維權人士被驅散了,「有的就是給哄走,有的是給帶上車。」

另有維權難友告訴記者,9點多時,第一輛裝難友的大巴已經開走,把難友帶到北京豐台地區。警察也不管他們的飯,中午把他們放了,讓老頭老太自己想辦法回家。另外的兩車人被送到久敬莊。

到下午1點左右,維權的難友才離開北京市政府信訪辦。

警方上門騷擾難友 不讓難友帶生病小孩外出看病

王女士還向大紀元披露,10月31日這次的北京金融難友聯合維權,一些平台的帶頭人事前就被控制、被抓。昨天下午三點,警方上門對中潤平台維權的帶頭人進行傳喚,將他帶走,一直到今天他還沒有被釋放。

而創利頭平台的難友李女士則連續三天遭到警察上門騷擾,警察還不讓她外出。李女士的孩子得肺炎好幾天了,31日,她想出門送孩子去醫院治療,警方怕她去北京市信訪辦上訪,不讓她出門。

警察還5次上門恐嚇她,還對她的孩子、家中的老人進行恐嚇,老人被嚇得整夜睡不著。此外,即使到半夜,她還收到陌生的騷擾電話。

她表示,「我已經答應他們(警方)這次不去上訪,我孩子得肺炎了,並在平台上公開說了,但是他們還是不依不饒上門五六次,不讓孩子去看病……」

被激怒的李女士在社交媒體上將警方惡行全部予以曝光。31日下午,警察也不敢再阻攔她出門,她便帶著孩子去海澱區西三派出所討說法,但沒人出面接待她。

北京創立投受害人李女士連續三天被警方騷擾,孩子得肺炎不讓出門救治。(大紀元合成圖)
北京創立投受害人李女士連續三天被警方騷擾,孩子得肺炎不讓出門救治。(大紀元合成圖)

杭州金融難友深夜維權

另據知情的難友周女士告訴大紀元,有融網平台屬於杭州西湖區古盪派出所管轄,廣大的出借人10月31日前往該派出所上訪,聲勢較大。警方在驅趕過程中,與難友發生衝突。警方還動手打人,抓走三位維權難友,一直沒有放人。

10月31日晚上,大紀元記者致電古盪派出所,詢問百姓正常維權為何被抓?對方不回答問題,只說「你想了解有關情況,打電話給西湖公安分局政治科,我們這邊不負責接待」,就把電話掛了。為營救被關押的三位難友,有融網平台難友一直沒有離開抗議現場,到北京時間午夜12點還有三十多人在派出所門前聲援被抓難友。有難友想給關在派出所裏面的人送水送飯,警察不放行。據悉,被抓的難友24小時沒吃沒喝。 

有融網平台難友深夜聚集在古蕩派出所外,聲援被抓難友。(受訪者提供)
有融網平台難友深夜聚集在古蕩派出所外,聲援被抓難友。(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