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年,總是驚覺日子一閃即過,一晃即逝,抓都抓不住,快得可怕!一下子竟然發現自己已是「髮蒼蒼、視茫茫而齒牙動搖」,是個行將就木的人啦!前些日子開始有了「老人證」,雖然辦好了,可卻不想去領,糊弄一下自己吧!怎麼這麼快哪?真是想不通!儘管心中一百個不承認,可外表的老化、體力的不足卻是明擺的事兒呢!

就像這畫中的景象一樣:暮色蒼茫,原本斑斕的彩霞也不得不隨之隱沒,而天地之寬廣、遼闊,對照那一人一駝的孤單渺小,不由得讓人興起人生在世,何去何從的迷茫;不由得讓人升起滾滾紅塵,何處是歸程的感慨!真不甘心,只不過一眨眼工夫,那「生老病死」的關卡,已怵目驚心的聳立面前!唉!真可悲!不面對能行嗎?「紛紛世事無窮盡,天數茫茫不可逃。」認啦!是人!總得過這一關!

水彩技巧的鑽研和表現手法的拓展,很多時候對畫者來講,容易形成一種執著,總想使用它來凸顯某種繁複的景象,可是往往效果卻適得其反,反而失去了創作時內心那種單一、真淳的淨、定,表現不出內心深處領會到的感動與揣摩出的意境。

雖然這張畫只是第二次個展時的生澀作品,沒有高超的技巧和繁複的表現手法,然而簡單的畫面,的確呈現了那黃昏時刻,空曠、遼闊、一片寂寥的空間裏,孑然一身的遊子不知所措的無助與徬徨:天地兩茫茫,歸程在何方?迷中的路啊千萬千,誰人來指引,何者來導航?心的苦啊向誰訴?流的淚啊何時止?……面對這張畫,你可以發揮很多的想像,滋生很多的聯繫與不少的心靈震撼。所以保持簡單的心境是不可多得的修養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