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將退出與俄羅斯簽署的《中程核導彈條約》。特朗普說,美國要繼續堅持遵守《中程核導彈條約》,而俄羅斯和中國(共)在追求核武器,這是「無法接受的」。這是此前美國宣佈退出萬國郵聯之後的又一「退群」行動。

為何退出《中導條約》

1987年,美國前總統列根和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簽署了《中導條約》。(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1987年,美國前總統列根和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簽署了《中導條約》。(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中導條約》是美國前總統列根和前蘇聯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在1987年簽訂的,雙方按照條約將銷毀全部中程和中短程導彈及其設施。

《中導條約》本身就是冷戰下的一個條約和產物,其實現在已經名存實亡。因為美國情報機構早在10年前,就懷疑俄羅斯在違約研發中短程導彈,直到去年,美國才確認了俄羅斯違約導彈的名稱:9M729,它是地面發射的射程為500至5,500公里的中程巡航導彈。美國表示,9M729直接對美國的歐洲盟國和親西方的前蘇聯加盟共和國構成威脅。因此,在俄羅斯早已違背條約的情況下,條約其實已經失效,美國如今宣佈退出,理所當然。

更為重要的一點是,當時《中導條約》的簽訂,導致中國成了冷戰末期全球唯一能出口該類型導彈的國家,並直接導致了1988年中國與沙特阿拉伯達成一宗中程導彈國際貿易。

1991年蘇聯解體後,冷戰結束,中共接替蘇聯,成為世界頭號共產大國。經過近30年的發展,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共也不斷國際滲透,把共產主義推向世界,是對美國和西方世界以及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脅。

近十年來,中共不斷增長的導彈力量一直令美國軍事戰略家感到擔憂。 最典型的例子是中共的東風-21D反艦彈道導彈(DF-21D)。這種特殊武器專門用來對付美國的航空母艦。

但在開發了DF-21D後,中共並沒有收斂,而是對DF-21D進行了改進,製成了更高級的東風-26型彈道導彈(DF-26)。

DF-26可以從陸地發射,擁有對陸上重要目標或海上大中型艦船實施遠程打擊的能力。最令人擔憂的是,它可以裝備核彈頭。軍事分析人士認為其射程可以攻擊到在關島的美國空軍和海軍。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波頓22日對《華爾街日報》說,中國(共)、伊朗和北韓不受《中導條約》的約束。美國估計,如果中共是這個條約的一方,那麼中共所有彈道導彈的1/3到一半都將違反該條約。

中共正在建造新一代地基導彈,這些導彈直接針對美國及其在亞太盟國的基地和海軍艦艇。美國因為受《中導條約》的限制,而無法與之匹敵。

這是美國宣佈退出《中導條約》的主要原因。

特朗普「退群 」 意在中共

正在莫斯科進行訪問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10月23日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會晤時透露,華盛頓方面將決定退出《中導條約》。

普京在與被稱為華盛頓鷹派代表的波頓會談時一直保持微笑和幽默,並不時地用笑話調節會談氣氛,顯示美方提出退出《中導條約》並未使莫斯科感到驚訝和痛心。

一些俄羅斯專家認為,美方獲悉俄方違反《中導條約》已經多年,而現在才突然宣佈退出的主要原因在於北京在該領域的不受約束的發展。如果北京也簽署《中導條約》的話,其火箭部隊95%的導彈都將違反《中導條約》。

對於這個早已名存實亡的導彈條約,特朗普宣佈退出,表面上是針對俄羅斯,其實更多的意圖是針對中共。

蘇聯解體後,共產主義陣營倒塌,冷戰結束,俄羅斯雖然仍具備大國實力,但是,已經失去單獨對抗美國的能力。隨著中共經濟上的崛起,中共大力發展軍事,中共每年不斷提升軍事開支,盜竊美國和西方的高科技,制定2025計劃,其中很多都用在軍事方面,給美國和世界安全造成極大威脅。

特朗普上任一年多的時間,到目前為止,與中共的關係已經發生根本性轉折。此前美國副總統彭斯發出「討共宣言」,中美進入了全面對抗階段。

特朗普退出《中導條約》就是在中美關係轉向、中美貿易戰日趨激烈的背景下,美國在軍事方面對中共實施的打擊和震懾策略。

引發後果和對世界格局影響

中共對於美國宣佈退出《中導條約》,指責美國「拿中國說事」。黨媒《環球時報》發表評論說,美國的宣佈可能是「地動山搖」之舉,稱「一場激烈而危險的軍備競賽即將拉開序幕。」

其實,對於中共來講,中共多年來一直在加強軍事投入,並且不斷對台灣發出戰爭威脅。外界對於世界又進入軍備競賽的的擔心可以理解,畢竟人們都希望和平,恐懼戰爭。但是,中共政權在如今中美貿易戰的重壓之下,中共控制下的經濟舉步維艱,中共已經發出「自力更生」、「共克時艱」的口號,中共在金融和經濟上面臨的危機,使得其保政權成為首選,中共已經沒有能力與美國展開一場長期的軍備競賽。即使一旦展開競賽,中共政權也可能最終被拖垮。

特朗普宣佈退出《中導條約》,對外界的宣示味道大於對俄羅斯的實質意義,也有宣示終結二戰之後形成的世界格局的意味。

二戰之後,美國承擔起重建歐洲和保護歐洲的任務,幾乎歐洲每一個國家,都成為二戰後馬歇爾計劃的受益者,幾十年來,歐洲在貿易和軍事方面,仍然幾乎無償地接受美國的幫助。而美國對歐洲提供的幫助,特別是在軍事方面提供的保護,使得歐洲諸國,節省了大量的軍事國防支出,而這筆錢,被歐洲這些自由國家執政的左翼政黨大搞福利社會和接受難民,往社會主義的道路上狂奔。

如今美國宣佈退出《中導條約》,這其實也意味著,歐洲諸國,在面對著俄羅斯的軍事威脅下,這些國家,很有可能將要自主負擔軍事投入,歐洲無償接受美國援助和高福利的好日子,可能逐漸要結束了。這其實也從客觀上,使得歐洲走向正常的發展軌道,扭轉二戰以後幾十年來的包括歐洲在內的全世界的左轉趨勢。

同時,以美國、歐洲、日本為軸心聯盟,遏制以中共為中心的共產國家的世界新格局正在隱隱成型。

美國為何不斷「退群」

特朗普上任之後,2017年1月23日,美國退出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即TPP;2017年10月12日,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18年5月8日,退出《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2018年6月19日,美國宣佈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2018年10月17日,美國宣佈退出萬國郵聯。

美國這一年多來,不斷退群,表面有多種理由。美國在這些國際組織承擔了高昂的費用,卻成為「冤大頭」,比如2001年,美國被盟國法國糾合中共等獨裁國家,逐出人權委員會。另外,美國國內債台高築,國力衰落,中產階級萎縮,收入下降等等,也都是美國退群的原因。

但是,其深層還有二戰之後全球化的背景,以及全球化和共產主義的關係問題。

九評編輯部在其新書《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中,對全球化和共產主義的關係有詳細論述。

按照馬克思的理論,共產主義的實現有賴於無產階級在世界範圍內採取共同行動,共產革命必然是一個「全球性」的運動。全球化的運動包括政治、經濟和文化方面的全球化。

以聯合國為例,二戰結束後成立的聯合國是全世界最大的國際組織,當初是為了加強國與國之間的合作協調。作為一個超國家概念,聯合國符合了共產主義消滅國家的目的,被利用來充份擴張共產主義勢力。聯合國從一開始就成為了蘇聯所主導的共產陣營利用的工具,變成了共產黨大展身手、推動共產主義「世界政府」的舞台。

聯合國的憲章起草者是羅斯福的重要顧問、美國國務院官員艾爾傑希斯(Alger Hiss),他是蘇聯間諜。聯合國很多重要機構的負責人是共產黨人或共產主義的同路人。多任聯合國秘書長都是社會主義者,甚至是馬克思主義者。

中共利用聯合國作為宣傳平台,聯合國副秘書長在2018年1月瑞士世界經濟論壇上稱,中共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順應世界發展潮流。

出版於1958年揭露共產主義的名作《赤裸裸的共產黨人》一書列舉了共產黨人的45個目標,其中一條是:「把聯合國推崇為人類唯一的希望;如果其憲章重寫,就要求去設立為一個具有獨立軍事力量的世界政府。」

共產黨人和全球主義者利用各種議題先在各個領域建立超國家的機構,然後推動這些機構的聯合,並不斷鼓吹對聯合國的推崇與依賴,最終建立世界政府。

特朗普反全球化

特朗普堅決反對全球化。

10月22日,特朗普在德薩斯州侯斯頓舉行聚會,特朗普在演講時再次表明自己對「全球主義」的反對立場,說「激進的民主黨人想要回到過去,恢復腐敗的、渴望權力的『全球主義者』的統治。」

特朗普接著說,「他們口中有一個詞,有點過時了,叫做『民族主義者』……你知道我是甚麼人嗎?我是一個『民族主義者』。好嗎?我就是一個『民族主義者』。」

民族主義、右翼、保守主義,其實這些都是特朗普所代表的理念的不同詞語表達。保守主義,是在各國政治傳統中自然生發出來的,正所謂「天然的守舊思想是人們心靈的一種傾向」,人類天然就對激進的改變抱有懷疑和不信任,天然就在熟悉的事物和環境中獲得安全感。保守主義代表著人民對土地、家庭、團體、傳統、國家的愛,天經地義。

特朗普宣佈退出《中導條約》,以及美國退出與聯合國相關的一系列國際組織和對美國不利的條約,是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之後,重塑世界政治格局和重建國際秩序,推動世界全面右轉,回歸傳統,全面遏制中共等,在國際政治層面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