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對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破7的預期持續升溫。在岸人民幣(CNY)、離岸人民幣(CNH)周二(10月30日)即市曾跌破6.97,在岸價收市跌破6.96,再創近10年半新低。

央行參事盛松成當日再次提出,央行應該在必要的時候動用外匯儲備來穩定匯率。他於8月3日也曾表示,不會讓人民幣破7,強調這是重要心理關卡。

不過,有分析質疑,在當前中美經濟一弱一強走勢分化、中美貨幣一鬆一緊政策分化、美元強勁升值的情況下,北京當局還有能力「棄外儲、保匯率」嗎?

貿易戰恐進一步惡化 匯率再向7靠攏

據彭博引述的知情人士披露的消息,特朗普和習近平下個月將出席20國集團(G20)峰會,屆時將會利用峰會的時間舉行會談。如果進展不順利,華盛頓有可能在12月初宣佈對剩餘的兩千五百多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

就在美中貿易戰傳出可能進一步惡化之際,美元兌人民幣匯價這幾天又走貶,周二(30日)中共官方中間價來到6.9574元,再向7的關卡靠攏。

未來人民幣能否保7?星展銀行認為,中共官方透過人民幣貶值刺激出口的可能性不高,反而會在碰觸7的匯價時予以干預。

星展投資顧問部表示,匯價預估值到今年底可能是6.95,但也不排除碰到7的可能,一旦超過7的價位,北京官方可能會出來干預,因此估計就7的時間也不會太長。

北京有能力「棄外儲、保匯率」?

上周五(10月26日),央行副行長、外匯局局長潘功勝也曾出面警告看空人民幣的投資客,稱「幾年前交過手,彼此也非常熟悉,我們應該都記憶猶新」。但有專家認為,該次交手兩方皆是輸家。

大陸經濟學家鄧海清今年6月曾撰文「人民幣匯率貶值破7是大概率事件」,該文刊登在《證券時報》。文章聲稱:在中美經濟走勢分化、中美貨幣政策分化、美元升值周期下,北京當局政策層絕不應重演2014~2016年的「棄外儲、保匯率」的悲劇。

2016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2015年的6.06一路下走至6.97附近,就在「破7」前夜,中共國家隊在香港人民幣離岸中心強力進行干預。

據資料記載,2015年初至2016年底,幾乎每個月中國外儲都在下跌,由4萬億美元最後跌至3萬億,因而元氣大傷。外儲3萬億美元正是普遍認知的警戒線。

今年9月份,中國外匯儲備為3.087萬億美元,創14個月新低。

此外,國際上認定外匯儲備的安全標記,是能覆蓋廣義貨幣供應量M2的20%。截止2017年年底,中國外匯儲備僅能覆蓋M2的13%。

而央行發行貨幣越多,每一塊錢人民幣對應的外儲就越少。因此,只要流失少部份的外儲,就會給人民幣匯率帶來很大的波動。

經濟增率若降至6%以下 保7意義不大

有分析稱,人民幣匯率下跌,既受美國聯儲局加息造成的美元升值影響,也受中美貿易戰引起的恐慌情緒牽動。但總體來說,還是中國經濟本身的情況所致。只要中國國內人民幣資產的投資回報率未獲改善,人民幣匯率就會面臨持續下貶的壓力。

瑞士銀行也認為,美中貿易戰不會是人民幣貶值的單一因素,畢竟中國經濟放緩、財政貨幣政策寬鬆,再加上經常帳盈餘降低,都是推升人民幣貶值的條件。因此如果經濟增長率明年放緩至6%以下,人民幣匯率守住7的關卡意義也就不大。

該行預測,未來半年和一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恐怕會貶至7.1和7.3的水平。但如果經濟增長放緩至6%以下,就會直接測試7.5的匯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