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黑龍江省牡丹江市的媛媛才16歲,被警察逼著看她父母侯國忠、程秀環遭受酷刑折磨的場面。她精神上受到巨大刺激,以致精神失常。

她的父母因為修煉法輪功,被中共非法抓捕、關押、酷刑折磨、遭冤判。

父母獲得新生

媛媛的父親侯國忠,1996年6月6日,在單位工作時突發急病,被醫院確診為腦幹梗塞,住院治療兩個多月不見好轉。他雙目視力模糊,看東西重影,走路就像木偶一樣。因為得病心煩,他經常和家人吵鬧。

媛媛的媽媽程秀環患有多種婦科疾病,手術過兩次,失去了勞動和生活能力。當時媛媛還小,她的父母就被病痛折磨得失去了對生活的信心。

1998年春,媛媛的父母幸運地修煉了法輪功,明白了按真善忍標準做人的道理,去掉了過去不好的習慣,身體的疾病也逐漸消失了。她的父母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身體健康了,又對生活充滿了信心,家庭也和睦了。所有認識他們的人都見證了他們的變化。

帶著自己包的餃子去看守所看父親

中共1999年迫害法輪功後,媛媛的父母於2000年7月進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他們在國務院信訪辦門前被非法抓捕,父親兜裏的五百多元錢被搜走。兩人被遣送回牡丹江,關進了看守所,並遭受灌食等各式各樣的迫害。

媛媛的父親被非法關押時,她才13歲,非常懂事,學習很好。

父母因上訪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而被非法關押後,孤苦伶仃的媛媛非常想念父母。

一次,她利用不上課的時間,自己動手為父親包了餃子。她帶上餃子騎上單車來到位於市郊的牡丹江看守所。到那裏後她才知道,父親因為堅持信仰已經被非法勞教了。

媛媛又騎著單車,吃力地趕到四道村勞教所。警察不讓她見父親,她就向警察講述自己如何想父親,為看父親帶來了自己包的餃子,還講述從看守所騎到勞教所的經歷。

警察看這麼小的女孩,騎車趕了這麼遠的路,已經累壞了,就讓父女見了一面。媛媛看到父親很開心,父親看著女兒手裏拿著早已涼了的餃子,哽咽了……

媛媛的父親被非法勞教一年,媽媽被非法勞教兩年。家中無人照看她,沒電、沒水、沒暖氣。冬天沒有棉衣、棉被,她穿著拖鞋在外面走,吃盡了苦。

父母遭酷刑折磨

2003年4月19日,媛媛的父母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牡丹江市大慶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媛媛家被非法抄家,警察把電視機、電話,還有母親給她的兩個金戒指、一副金耳環及家裏的現金都搶走了。

媛媛學英語用的一台VCD影碟機也被劫走。她上前再三說明那是自己學習用的,還追出門繼續討要,卻被警察推倒在地。

在派出所的國保科裏,愛民分局的盛孝江、陳亮、楊浩、陳景瑞、楊春林、喬三及國保大隊隊長王某,及姓王、姓崔的兩個司機,共十幾人對其父母拳打腳踢,用各種酷刑折磨他們,其中有:

坐老虎凳:警察強制他們坐老虎凳,把他們的雙手背在後面,固定在大鐵椅子上。

「五馬分屍」:五個警察將他們的兩個胳膊、兩條腿和頭向五個方向用力拉扯,關節都被拉開,痛苦至極。

中共酷刑示意圖:死人床(五馬分屍)。(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死人床(五馬分屍)。(明慧網)

芥末油灌:警察把芥末油灌到他們的鼻子和嘴裏,一次灌很多瓶,灌後立即用多層結實的膠袋套在他們頭上,人馬上就窒息而暈厥,再用涼水把他們澆醒。警察一天灌他們好幾次芥末油。

「開飛機」:將他們的雙手反銬背後,從上面吊一根細繩下來,繫在手銬上,再把繩子拉上去,把人懸在空中。

中共酷刑演示圖:吊銬「開飛機」。(明慧網)
中共酷刑演示圖:吊銬「開飛機」。(明慧網)

烤大燈:用二百瓦大燈泡的高溫直接烤他們的臉,不讓其睡覺。

警察輪班給他們倆用刑,副局長盛孝江親自指揮,大吼大叫:「往死裏打,打死白打死!」

媛媛的父母被迫害得全身腫痛,雙腿走路困難。母親遍體鱗傷,肚子被芥末油灌得腫脹,頭髮一片片地被薅光,導致她後來常常心顫、心動過速等。

警察九天九夜沒讓母親合一下眼,把她關入看守所時,她已經奄奄一息,五十多天站不起來,腿和後背的傷多處化膿,後腰潰爛得招蒼蠅,兩手和胳膊被細繩勒得半年不好使。

母親被非法關押在牡丹江市看守所里長達一年零六個月,身上長滿了疥瘡。

女兒被逼看父母遭酷刑 

愛民區警察還殘忍地把媛媛帶到酷刑室,逼迫她看自己父母被迫害的場景。媛媛當時才16歲,親眼看到父母被酷刑折磨,給她施加了無法承受的巨大精神刺激。

媛媛的父親被愛民區法院誣判後,非法關押到牡丹江市尖山子監獄。母親被愛民區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因上訴又被加刑一年,被劫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迫害。

父母被關在監獄裏時,警察還用媛媛來要挾他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警察三天兩頭地到媛媛家騷擾、欺負她,大夏天逼她到樓下大門口站著不許動,威脅說:「你要是動,我們就打你爸和你媽。」可憐的媛媛不敢動,一站就是好幾個小時。鄰居看到她的腳站得發紫,兩隻腳都是腫的。

媛媛精神上承受了太大的傷害,極度的驚恐、無助、孤獨與憂愁吞噬著她的心靈,她已經不能上學了,流離失所。因為沒有生活來源,她撿垃圾堆裏的東西吃。最後她精神失常了。

如今媛媛已經32歲,她被鑑定為精神智力二級殘疾,生活不能自理,需要家人時刻照顧。

在她的一張近照中,她緊鎖著眉頭,緊握著拳頭。不知在她心裏埋藏了多少不為人知的苦難啊⋯⋯

媛媛的遭遇只是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的一個縮影,是中共暴行的冰山一角。

多少天真爛漫的孩童,承受著本不該承受的身心傷痛,被迫害得精神失常或自暴自棄,或失去了原本應有的學業、工作與正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