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回「林瀟湘魁奪菊花詩 薛蘅蕪諷和螃蟹詠」寫賈府爽秋賞桂花吃螃蟹,把酒賞菊,臨池垂釣,潑墨吟詩等有趣情景,與持鰲剝蟹相互滲透,緊密串聯,讀來生動有趣。賈母一行到了藕香榭,只見欄杆外另放兩張竹案,一張案上放著杯箸酒具,一張案上放著茶筅、茶盂各色茶具,丫頭們在煽風爐,忙碌著煮茶燙酒。

亭子內設有幾張方桌,上面一桌為賈母、薛姨媽、寶釵、黛玉、寶玉;下邊一桌為史湘雲、王夫人、迎春、探春、惜春;西邊靠門一桌為李紈和鳳姐,但座位只是虛設,二人並不敢坐定,卻都在賈母和王夫人兩桌上伺候。螃蟹放到籠中蒸熟,先拿出來一些,吃完再拿,怕涼了失味。鳳姐洗手後,站在賈母跟前剝蟹肉,最先讓薛姨媽吃,薛姨媽說自己掰的吃得香甜,於是鳳姐才將蟹肉奉與賈母,然後又為寶玉剝。小丫頭們取來菊花葉和桂花蕊燻的綠豆粉,預備洗手用,以除去蟹腥。

吃蟹肉照例要蘸薑醋,飲黃酒。黛玉飲的是合歡花浸的燒酒,與眾不同。席間,眾人作菊花詩比高低,寶玉則吟成螃蟹詠,當即提筆揮出:

持螯更喜桂陰涼,潑醋擂薑興欲狂。

饕餮王孫應有酒,橫行公子卻無腸。

臍間積冷饞忘忌,指上沾腥洗尚香。

原為世人美口腹,坡仙曾笑一生忙。

賈寶玉這首,只說食蟹時的饞相,直賦其事,未脫俗氣,實屬平平。黛玉瞧不起寶玉的詩,當即也寫成一首:

鐵甲長戈死未忘,堆盤色相喜先嘗。

螯封嫩玉雙雙滿,殼凸紅脂塊塊香。

多肉更憐卿八足,助情誰勸我千觴。

對斯佳品酬佳節,桂拂清風菊帶霜。

把螃蟹之甘美,黛玉之多愁善感,活脫脫地呈現眼前,真是神來之筆。

薛寶釵也不甘示弱,見她提筆來才寫一半,眾人不禁叫絕:

桂靄桐陰坐舉殤,長安涎口盼重陽。

眼前道路無經緯,皮裏春秋空黑黃。

酒未敵腥還用菊,性防積冷定須姜。

於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餘禾黍香。

這被曹雪芹借他人口稱為「食螃蟹絕唱」的詩,將吃螃蟹的訣竅都道了出來,可謂匠心獨具。賈府的這頓螃蟹宴,一共吃掉螃蟹七八十斤。正巧又來了劉姥姥,她說當時螃蟹市價是五分銀子一斤,包括酒菜在內,這螃蟹宴估計花了二十多兩銀子。劉姥姥感嘆地說:「阿彌陀佛!這一頓的錢夠我們莊稼人過一年了。」這一頓還是比較節儉的,然而卻夠莊稼人過一年,一幅「富家一席酒,窮人半年糧」的真實寫照展現在讀者的面前。

吃螃蟹應當是漢人的習俗,賈府也保留有不少滿族的飲食習俗,如寶玉、湘雲、探春、李紈、平兒等人冬日圍著火爐生烤鹿肉吃,就是滿族古來的一種飲食傳統。

《紅樓夢》第四十回,「史太君兩宴大觀園 金鴛鴦三宣牙牌令」王熙鳳為了擺闊氣,促狹捉弄鄉下來的沒見過世面的劉姥姥,拿鄉下佬取笑以討史太君的歡心,故意撿了一碗鴿子蛋放到劉姥姥桌前面。劉姥姥也知趣,有心裝蠢賣傻,以搏賈母一笑,於是高叫:「老劉,老劉,食量大似牛,吃一個老母豬不抬頭。」鼓著腮幫子,瞪著兩眼,直視鴿蛋,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她拿筷子撿鴿子蛋,撿不起來,就說:「這裏的雞兒也俊,下的這蛋也小巧,怪俊的。」王熙鳳告訴她:一兩銀子一個呢,快嚐嚐吧,冷了就不好吃了。她滿碗裏鬧了一陣,好不容易撮起一個來,才伸著脖子要吃,偏又滑下來,滾在地上。劉姥姥嘆口氣說,一兩銀子掉在地上,連個響聲都沒有就不見了。這場笑話辛辣的諷刺了賈府暴殄天物、奢華揮霍的生活。同時,也如實地描寫了當時貴族之家的食饌情況。

《紅樓夢》中湯羹種類繁多,營養豐富。小說第八回、第二十回、第三十回、第三十五回、第五十二回、第五十三回、第五十四回、第五十八回、第六十二回、第八十三、第八十七回分別提到了酸筍雞皮湯、米湯、酸梅湯、荷葉湯、建蓮紅棗湯、合歡湯、鴨子肉湯、火腿鮮筍湯、酸湯、蝦丸雞皮湯、燕窩湯、醒酒湯兒、火肉白菜湯等湯名。例如《紅樓夢》第六回賈寶玉在夢中初試雲雨情後,迷迷惑惑,若有所失,丫鬟忙端上桂圓湯來,他呷了兩口,才慢慢清醒過來……(下周一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