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副總統彭斯10月4日的演講給中共帶來的衝擊迄今尚未消退。中共外交圈一些人一直在研讀它,將其跟丘吉爾1946年的「鐵幕」演講進行比較,試圖確定它是否標誌著世界兩個大國又一場冷戰開始了。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王文告訴彭博社:「我們處於一個嚴峻的轉折點。」

在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當中,彭斯指責中共發動「整個政府」的行動來侵蝕美國工業優勢,引導選民在中期選舉中離開共和黨。他指責北京試圖將美國軍隊從西太平洋趕走,並用「債務外交」收買拉丁美洲國家。

彭斯的演講證實了中共的擔憂,即美中在走向長期鬥爭,美國在使用經濟和軍事實力遏制中共的崛起。

小布殊時代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高級主任懷爾德(Dennis Wilder)告訴彭博社:「是時候警告中共,美國準備跟它在許多不同領域展開競爭了。」

一名白宮官員說,彭斯的演講給他的亞洲之行打下基礎。彭斯下個月將代表特朗普參加新加坡和巴布亞新畿內亞的區域峰會。白宮官員說,總統和副總統逐字逐句地審核了彭斯的演講稿。

在彭斯演講四天之後,蓬佩奧訪問北京期間,中共表達了它的不悅。外交部長王毅稱美國「破壞互信」。習近平拒絕會晤蓬佩奧。

隨後的事件加強了中共的「冷戰」指控。本周,特朗普發誓要在核武器建設上超過中共,美國海軍派出兩艘軍艦穿越台灣海峽,以顯示對台灣的軍事支持。

這是為甚麼一些外國官員和顧問回憶起丘吉爾在密蘇里州富爾頓的演講。當時作為英國反對派領袖的丘吉爾敦促西方民主國家站起來對抗共產主義在歐洲的擴張。一些歷史學家,包括一些中國歷史學家,將其視為美蘇幾十年鬥爭的開始時刻。

丘吉爾在演講中說:「從波羅的海邊的什切青到亞得裏亞海邊的第裏雅斯特,一幅橫貫歐洲大陸的鐵幕已經拉下。這張鐵幕後面坐落著所有中歐、東歐古老國家的首都——華沙、柏林、布拉格、維也納、布達佩斯、貝爾格萊德、布加勒斯特和索菲亞。這些著名的都市和周圍的人口全都位於蘇聯勢力範圍之內。」

CNBC名嘴克雷默(Jim Cramer)周三(10月24日)在《論談》節目中說,彭斯的演講「真的嚇壞了中共」,「它像是在1947年撰寫的針對蘇聯的東西。」

克雷默形容,彭斯演講的語氣不僅強硬,而且是「宣告打響經濟戰」。

「它是特朗普政府最重要的演講。」克雷默說,「這是奧巴馬總統從未做出的演講。」它承認中共是一個共產主義國家,而不是美國的盟友。

克雷默說,中美兩國的分歧超越了貿易。「當你認識到它(中共治下的中國)是一個共產主義國家,你就不會談論向它兜售Prell洗髮水。它(彭斯演講)是一記警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