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市公安局在哈爾濱看守所設立洗腦班,使用各種惡劣手段對法輪功學員實施逼迫放棄修煉的「轉化」迫害。

明慧網報道,看守所位於哈爾濱道裏區工農大街158號。自2017年11月開始,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男性法輪功學員,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女性法輪功學員。

該市公安局在兩個看守所的大廳內掛著寫有「哈爾濱市反x教教育轉化基地」的牌子,其目標是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寫所謂「三書」(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採用的手段是對他們進行精神與肉體上的雙重折磨。

據說,「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看守所可獲5萬元獎金。

剛被關押在此的法輪功學員通常被扒光衣服「檢查」、進行人格侮辱,而且一般都被關入「嚴管間」,每天碼坐(長時間坐小板凳),不許說話,不許動;被限制洗漱、上廁所,睡覺姿勢呈「立肩」(碼刀魚)狀。

中共體罰示意圖:碼坐——長時間罰坐。(明慧網)
中共體罰示意圖:碼坐——長時間罰坐。(明慧網)

中共酷刑迫害演示圖:立板(又名「睡刀魚」)。(明慧網)
中共酷刑迫害演示圖:立板(又名「睡刀魚」)。(明慧網)

除上述迫害外,看守所還使用更多的惡劣、卑鄙的「轉化」手段。

強迫練瑜伽功

第二看守所為了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強迫引進了瑜伽功,每天拿出一定的時間,讓所有的在押人員包括法輪功學員,一律練瑜伽功。

說是練甚麼功都對健康有好處,國家不讓煉法輪功為甚麼非得煉呢?要求所有人都練瑜伽功。

實際上,是為了干擾法輪功學員的信仰,達到逐漸讓他們放棄修煉的目的。

專門的「工作室」

看守所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給普通警察提級,讓做所謂「轉化」工作。例如,原警察吳豔麗被提升為看守所副所長,專門做「轉化」的事。

2018年2月1日,第二看守所設立了「吳豔麗工作室」,還搞了一次有很多領導參加的剪綵儀式。

吳豔麗學過心理學,當上了副所長,開了一個「轉化」的「辦公室」,這是二所有史以來的第一次。

第一看守所則成立了「王國富工作室」,參與「轉化」迫害男性法輪功學員。

所謂「人性化」管理

看守所使用的手段之一就是口號式的「人性」化管理。所謂的「人性化」管理就是連哄帶騙、連打帶罵,對不「轉化」者,馬上翻臉,凶相畢露地惡語、拳頭相加。

從那裏的女警及坐班人員吹噓中,讓人感覺到所謂的「相互關愛」、「姐妹」相稱正在「兌現」中。

「吳豔麗工作室」的負責人吳豔麗,在單獨與法輪功學員談話時經常宣說:「這不是1999年了,哪有迫害了?這裏只有關愛,根本沒有迫害……」

聽了這些話,通河縣的醫生張桂芝在監室裏開始煉法輪功,沒想到「關愛」她的人立即對她拳打腳踢。她的眼睛周圍被打得青紫腫脹。那夥人還逼她改練瑜伽功,隨後將構陷她的卷宗送到哈爾濱所屬的依蘭縣。

誘騙

對初次被非法關押或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看守所獄警會以其親人,如老人、孩子、丈夫等作為談話的切入點。

還會編造謊言,說某某寫了「三書」就被釋放了;某某以前沒寫,被判了五年,現在寫了,就被輕判等等。而說的都不是實情,只是妄圖用謊言來誘導人轉化。

「連坐式」迫害

看守所女警強迫法輪功學員背誦監規,如不背,就說:「你不背,所有人都會認為你找她們的麻煩,你得罪了大家。」;「你不聽,監規裏有規定就會用刑具、關『小號』(禁閉室)懲罰。」

看守所獄警還採取攻心術,對法輪功學員三番五次地講,你們要考慮父母兒女的感情,別讓親人悲傷、牽掛、害怕;如果寫了「三書」可以輕判、釋放,早點回家和親人團圓等等,想以此掩蓋中共的非法綁架、關押、迫害是造成他們及其家人痛苦的原因。

痛上加痛折磨

女警欺騙法輪功學員說,寫「三書」就沒事了,可是寫了「三書」事更多了,逼迫他們繼續配合。

獄警讓被迫寫了「三書」的法輪功學員兩手舉著自己寫的東西,在錄像機前一句一句地念著「三書」的全部內容,利用這種手段對他們進行人格羞辱和精神上的高壓打擊,使法輪功學員在承受違心寫所謂「三書」之後的悔恨中,又繼續承受心靈上的痛苦和折磨。

「關愛」的背後

有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時,男警察拳打腳踢、擰脖子、踹腰,當時就置人於癱瘓狀態。看守所對這樣身體無法一時恢復的法輪功學員倍加「關心」,給他們端水、拿藥,水都是熱呼呼的。

有的法輪功學員入所體檢時發現血壓高達180以上,第二看守所仍接收。警察怕出危險,就強迫他們吃降壓藥。

牢頭指使人監視著法輪功學員張開嘴,把藥放入,看著喝水嚥下,還要張嘴查看是否真嚥下去了。

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吃下藥後出現幾乎虛脫的症狀。

「坐鐵」

看守所每個監室裏的通鋪邊上都是用窄鐵板包的鋪沿(類似炕沿兒)。誰違反這裏的所謂規矩,誰就會被罰「坐鐵」。人的臀部坐在冰涼的厚鐵板上,到一定的時間會使腿部抽筋,嚴重的時候會感覺全身的血液凝固了似的。

一人戴兩副手銬

2018年3月,有律師去看守所會見法輪功學員時,看到其雙手被兩副手銬牢牢銬在桌下的桌腿上,致使她們的手根本就無法拿上來,在合法文書上簽字。

外地律師見到這種惡毒的做法都很氣憤,說:「全國各地還沒看到這樣侵犯人權的。」

目前,在第二看守所內有五、六十名女性法輪功學員遭遇「轉化」迫害,男性法輪功學員人數尚不知。 

(明慧網提供圖片)
(明慧網提供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