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顯示,中共兩大國營石油集團中石化和中石油,由於無法確定是否可以獲得美國的制裁豁免,已決定11月份停止向伊朗購油。不僅如此,中石油控股的崑崙銀行,也已口頭通知客戶,從11月1日起停止接受伊朗向中國支付的人民幣款項。之前,該行已於8月底悄悄暫停了來自伊朗的歐元付款業務。

崑崙銀行目前是國內企業進出伊朗以及伊朗向中方支付的唯一資金通道。中國作為伊朗最大的石油買家,截至今年9月,每月從伊朗購買價值15億美元的石油,其主要支付途徑就是崑崙銀行。

背靠北京當局的中石油中石化的選擇證明了三件事:

一,在中美貿易戰日益激烈的當下,中共不過是色厲內荏。無論是應對貿易戰還是應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都是對外、對國內民眾氣勢洶洶,自以為是,但在大難臨頭之際,內心的恐懼卻通過其行動對外傳遞出來。

早在今年5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就宣佈退出伊朗核協議,同時說禁止與伊朗簽訂新合約,所有公司和銀行有90或180天的時間逐步結束與伊朗的業務關係,否則將面臨處罰。6月,特朗普再次呼籲所有國家停止進口伊朗石油,在11月4日以前,將進口量削減為零。從特朗普政府釋放的強硬態度看,任何涉及的公司如果拿不到豁免權,被制裁的概率相當大。

彼時,中共外交部回應稱「中國和伊朗是友好國家」,將在「符合各自國際法義務的框架內保持著正常交往與合作,包括經貿和能源領域的合作」,暗示中國將繼續從伊朗進口石油。言猶在耳,中石油中石化的最新選擇打了外交部早已沒臉的臉,至少表明兩大公司實在是經受不起制裁,其背後本已焦頭爛額的當局也承受不起所帶來的損失。2012年崑崙銀行的美元結算通道,使其只能用歐元和人民幣結匯,當事者一定不會忘記。

於是我們看到了,10月24日,在面對是否停止對伊貿易的提問時,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做出了模糊的回應,稱中方同伊朗「在國際法框架下開展正常合作,合情、合理、合法,理應得到尊重和維護」,「中方歡迎維持與伊朗正常經貿合作的務實解決方案」,並未提是否終止對伊朗的貿易。

同日,中共喉舌媒體《環球時報》刊出名為「嚴厲制裁下,在伊朗的中企還有甚麼商機?」的文章稱,中方會平衡全球市場,不會因伊朗丟掉西方市場。這意味著甚麼,伊朗和美國都懂的,大家也都懂的。

無疑,僅僅幾個月,北京上演的變臉戲碼,讓世人再次領教了中共當局不過是泥足巨人。

二、中石油中石化的選擇證明了北京當局業已意識到,美國特朗普政府一定會言出必行,自己已無能力改變,也非常清楚自己一旦玩火必自取其辱。

早在特朗普發出警告時,曾有分析指,日本和南韓等伊朗的主要石油購買者以及歐洲的投資者都可能遵守美國的禁令,但北京未必會配合美國的制裁,也因此,北京會從中受益,即可以低價購得伊朗石油。中石油在法國道達爾集團退出後,成為伊朗油氣項目的控股方就在說明問題。

而北京當局當時的強硬表態,也似乎相信自己最終從伊朗市場受益,因此有底氣不懼美國的制裁,甚或對與中美貿易談判還抱有一絲希望,或者說希望制裁不過是走走形式。

因為2012年美國對崑崙銀行的制裁,並未對其控股公司中石油造成巨大衝擊,原因就在於北京使用訂單等其它手段換取了華盛頓調門的降低。但此時非彼時,幾個月走來,美國不達目的決不妥協的態度,讓北京進退失據。北京高層開始意識到,自己並無與美國抗衡的底氣,也沒有辦法可以說服美國。無視美國的制裁令,只會讓自己很受傷,包括中石油中石化兩家國企在海外開展的其它業務和金融帳戶、海外資產。

制裁伊朗如此,在中美貿易戰中,美國也同樣如此,這帶給北京的只能是無盡的恐慌。

三、中石油中石化的選擇也證明,北京當局在中美貿易戰中並無太多選擇。迄今為止,我們看到的依舊是北京不願接受美國提出的開放市場、實行公平公正貿易、遵守承諾等要求,依舊是北京將貿易戰的「罪責」推給美國,依舊是北京不願正視自己的問題,正視各方提出的解決困局之法,依舊在一條不被人看好的道路上前行……

走在這條道路上的北京還會有很多選擇嗎?在特朗普所在的共和黨贏得中期選舉後,在美國針對所有進口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後,在美國與歐盟、日本等達成協議、將北京摒棄在世貿圈子外後,在美國與其盟友對中共的遏制形成合圍後……北京的選擇是甚麼?中石油中石化已給出了最為清晰的答案。不過,到那時,北京是否還有選擇的機會也很難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