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簡介:

查爾斯馬汀(美國)

一名暢銷小說作家,他過去寫的十部小說,包括最新力作《攔截人生》(A Life Intercepted)皆攻下《紐約時報》的暢銷排行榜。他的作品被譯為17種語言。現與妻子和三個兒子定居美國佛州傑克遜維爾。

那年二月,我來到鹽湖城和丹佛之間的猶因塔山脈,站在大約一萬一千英呎的高山,瞭望六、七十英哩的遠景,見不到一盞燈,當時很冷,雪花打在我臉上,刺痛我的眼睛。當然,流淚也會產生刺痛的感受。我當時苦思著幾道根深蒂固的難題,腦海浮現了我的英雄留下的幾句名言,在山頭迴盪不已,更跟著我回家,至今仍如影隨形:「我舉目望山丘,援手從何而來。」

——致讀者的肺腑之言/查爾斯馬汀(Charles Martin)

天黑茫茫,胸痛得更厲害了。

我按手錶的燈光鍵。凌晨四點四十七。墜機差不多六小時了。

再等兩小時才天亮。海拔這麼高,可能更早天亮。但我現在冷得半死,能不能再撐十五分鐘都成問題。我冷得狂抖,牙齒磕磕磕打顫。

葛洛福被埋在四英吋積雪底下。我的座位脫離機身,安全帶仍牢牢把我固定在座位上。

艾許莉躺在我左邊。

我伸向她的頸子,觸摸她的頸動脈。她的脈搏強勁而過快,但她不出聲。

四處黑漆漆,我看不見她。我摸索著周圍。遍佈我們身上的是雪花和碎玻璃。我向右摸到葛洛福的睡袋,裝在伸縮包裏,繫在機長座位下面。我拉一拉,把睡袋慢慢拖出來,拉開側面的拉鏈,儘量攤開睡袋覆蓋我們。

我的動作不能太大,因為肋骨腔一動就痛得我呼吸困難。我把睡袋塞進她身體下面,讓她壓著,輕輕把她的腳丫放進睡袋尾。她有一腿歪得不太自然,顯示她的傷勢不輕。小狗過來,縮進我身邊。

我再按燈光鍵,上午五點五十九,錶燈是朦朧的綠色,數字是朦朧黑。在我前方幾英呎外,推進器聳立在雪地上,被雪覆蓋,螺旋槳殘缺不全。

天剛破曉,我醒來發現,小狗站在我胸口,舔著我的鼻子。

天色灰沉,大雪仍下個不停。幾英呎外的葛洛福已經大致被雪埋葬了,積雪看似一英呎深。某處有棵常綠樹拔地而起,一根樹枝伸進我的視線。

我把雙手插進胳肢窩。這個羽絨睡袋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睡袋能保暖,能促進血液循環,現在的我大概不會被凍死了。反之,壞處是,血液循環加快,我的肋腔也更痛。

艾許莉仍在我旁邊躺著,不出聲也沒有動作。我再伸手摸她的頸子,脈搏仍強勁,速度緩和了一些,換言之,墜機時激增的腎上腺素已經消耗完畢。

我坐起來,想檢查她的狀況。她的臉腫脹,皮膚上有凝血,血來自她眼睛上方和頭皮的傷口。我順著她的肩膀觸診。她的肩膀腫了,好像有人塞一團襪子進她的羽絨夾克似的。

她的肩膀脫臼低垂著。

我一手伸進她的袖子裏面,拉住她手臂往下拉,讓韌帶把臂骨卡回原位,讓杵臼復合。

固定好後,我按摩她的關節,發現這部份鬆鬆的,能稍微側移,顯示她的肩膀以前脫臼過,幸好復原了。如果導引的方向正確,肩膀不難回歸定位。

由於我無法脫她的衣服,也不能對話,因此難以判斷她有無內傷。我兩手觸診她的腰臀。健康、精瘦、肌肉發達。接著,我觸診她的腿。右腿正常,左腿情況不妙。

飛機落地時撞上岩石,左大腿骨應聲骨折,她驚叫的原因可能就是腿骨斷了。她的大腿嚴重腫脹,可能比平常粗了一倍,把褲管撐得很緊。不幸中的大幸是,斷骨沒有穿透皮肉而出。

我知道,最好趁她昏迷期間為她接骨,但現在空間不夠用,我覺得置身在圓筒形的磁振造影機裏面,牆壁太靠近我的臉,伸展不開。我坐起來,發現機身和積雪形成一個洞穴。從某些角度來看,這樣也好。

由於墜機之後下大雪,我們被埋進雪堆,幾乎把我們團團包圍。我們等於被包進雪繭裏。這種情況不樂觀,聽起來也令人心驚,但這也意味著,裏面的溫度多少能維持在冰點上下,而外面的氣溫不知多低。更何況,躲在裏面能減少風寒。機頂是透明的壓克力窗,覆蓋一層雪,能透一些光進來,讓我不至於摸黑行動。◇(待續)

——節錄自《絕處逢山》/ 遠流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