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5日,中共上海前檢察長陳旭被判無期徒刑。陳旭被指是「上海幫」中的重要成員之一。

據查,陳旭被指在2003年至2014年擔任上海市委政法委員會副書記、上海市委副祕書長及上海檢察院檢察長等職時,為相關單位和個人在案件處理、工程承攬和公務員錄用等事項上提供幫助。

2000年至2015年,陳旭直接或通過其親屬,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7423.697909萬元。

陳旭於2017年3月1日落馬。陳旭被查前後,上海司法系統有多人出事。

2016年3月,上海仲裁委員會前副主任兼祕書長汪康武被調查;5月,上海華誠律師事務所原主管合夥人傅強國被帶走;2017年7月21日,上海一中院前院長潘福仁落馬。

2017年9月15日,汪康武被判刑6年半。陸媒報道,汪康武和陳旭是密友。2016年3月,汪被公佈接受調查,陳旭隨即被調查,次年3月1日,陳旭落馬,成為中共上海政法系統的「首虎」。

大陸《財新週刊》今年6月2日曾發表長文披露了上海司法腐敗的黑幕。文章表示,近40年中,陳旭從一名普通的書記員成為上海司法界「教父」式的人物。

文章披露,汪、潘、傅三人關係密切,都曾是陳旭舊部,汪康武曾是陳旭的書記員,多年來與陳旭過從甚密。陳、汪等一干人,或在法院、檢察院,或在外辦律所,或負責仲裁,分工明確,相互勾連,形成了一個滬上司法界的地下「小密圈」。這個「小密圈」是操弄司法的「枉法共同體」。

有上海市高院的退休法官說,傅強國與陳旭關係一直很鐵。陳旭前妻去世後,續絃再娶,婚禮就是傅強國一手操辦的。傅強國和汪康武的關係也非同尋常。

消息人士說,陳旭案最先從汪康武竹筒倒豆子式的交代中獲得突破,其後曾一度「硬挺」的傅強國也不得不繳械,「其中利益之一是,陳旭之子的基金公司在有大陸殯葬第一股之稱的福壽園上市之前,經傅強國之手參與了股東方Pre-IPO的股權交易行為。」

陸媒曾報道,潘福仁早年得到同鄉陳旭的幫助,得以進入法院系統,潘福仁能說會道,特別喜歡和商人來往;雖然業務不好,仍青雲直上。陳、潘兩人共同參與過一些爭議案件的辦理。

陳旭長期在上海政法系統任要職,人脈廣泛,能量巨大。

多年來在上海,對陳旭的舉報一直不斷,包括指其插手干預案件。陳旭被指涉多年前的一起「四證人離奇死亡」案,此外還涉上海社保案、陳良宇案、周正毅案等多個大案。

據報道,除了陳旭的妻子、兒子、弟弟被調查外,因涉陳旭案而接受調查的上海政法系統的人已超過百人。

有知情人士表示,陳旭案主要涉及上海高院、政法委、公安局一批中高層官員,滕一龍、劉雲耕、吳志明等人亦牽涉其中。

2002年6月,時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長、武警上海市總隊第一政委的吳志明,接替劉雲耕兼任市政法委書記,成為權傾一時的上海「政法王」。而吳志明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侄子、江澤寬之子。

此後,時任上海市政法委副書記的陳旭,成為吳志明的第一副手。

今年6月7日,上海市檢察院第一分院前檢察長葉青落馬。葉青是否因涉嫌陳旭案而落馬,還有待後續披露。

2017年3月30日,上海公安高等專科學校前黨委書記、常務副校長、上海市公安局前政治部副主任鄭萬新(副局級)涉嫌貪污受賄案偵查終結,由上海檢方提起公訴。鄭萬新於2016年10月落馬。其一度是吳志明的副手。

上海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老巢,江派在上海的官場、商界、司法界數十多年來形成了盤根錯節、相當複雜的關係。

陳旭是「上海幫」中的重要成員之一。從吳邦國、黃菊、陳良宇,到韓正、楊雄,包括陳旭,這些不同職務的要員,都是江澤民大大小小的馬仔。

此外,陳旭一直在上海政法系統工作,還曾任上海市高級法院副院長、上海政法委副書記等職,因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被「追查國際」列入追查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