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明顯放緩,最明顯的是民營企業普遍陷入困境,這在大陸經濟最發達的粵、浙、蘇三省特別明顯。

中共官方近日連環祭出政策「挺」民營企業,包括央行在內的各大財金部門,都是在融資方面做文章。

正視中國民企經營困境的現實問題,首先是,民企在融資困難之前,可能已被高稅費侵蝕大部份利潤、甚至壓死。

陸媒曾經報道,稅收專家李煒光教授曾提出「死亡稅率」問題,其中有3個資料被指非常「刺眼」:一是對於中國企業稅負究竟重不重的調查問卷,企業家認為稅收負擔很重和較重的比例很高,達到87%,認為可以接受的僅佔8%,認為較輕和很輕的僅佔1%。

二是中國企業的實際稅費負擔率接近40%的水平。而在中國,除新興行業以及金融等領域外,大部份企業的利潤率都不到10%。所以30%至40%的稅費負擔足可以導致大多數企業處於困境之中,甚至虧損倒閉,或可以叫「死亡稅率」。

三是如果用世界銀行世界發展指標中的「總稅率」(企業的稅費和強制繳費佔商業利潤的比例)指標來衡量,中國企業所承擔的稅負,2013年為68.7 %,不僅明顯高於發達國家,也顯著高於發展中國家泰國和南非。這之後的2014年和2015年,中國繼續維持在68.5%和67.8的高水平上。在如此重的稅收下,中國的製造業企業活著已經不容易。

媒體上有一個參考數據:2012年至2016年,福耀玻璃的營業收入從102.47億元增長至166.21億元,增長比例為62.2%。2012年至2016年,福耀玻璃的應交稅費從1.3億元增長至5.58億元,增長比例達329.23%。2014年至2016年,福耀玻璃的增值稅從4,324.19萬元增長至9,438.9萬元,增長比例達118.28%。中國民企可見活得真不容易,而福耀玻璃還是實力較雄厚的。

有「玻璃大王」之稱的福耀玻璃創始人、董事長曹德旺,在2年前受訪談到為甚麼去美國建廠時,算了一筆賬:一是美國的土地基本不要錢,買地的錢政府各種補貼後等於沒花錢;二是美國的電價便宜,是中國的一半,天然氣是中國的五分之一;三是物流成本比中國便宜;四是綜合稅負比中國低。

曹德旺說:「在美國投資100萬,企業可以賺60萬,而在中國只能拿到42萬,稅是58萬。」雖然美國的所得稅率看上去比中國高,但企業納稅主體項目,中國地區有30個,美國地區僅6個,中國企業實際承擔的稅負高於美國企業。

曹德旺這番話當時引發廣大迴響,有人說:曹總對這個社會最大的貢獻不是捐款80億元,也不是創辦福耀玻璃,而是敢言所言又實在。

曹德旺2016年訪談時說,中國企業稅負比美國高35%,福耀將在美國10億元美金投資建廠,在中國大陸同時引發「曹德旺跑了」、「別讓曹德旺跑了」的說法。

歐美國家會受國際投資者青睞,不只是稅負成本低,終究的原因是安全、法治完善。一個安全有保障的經營與投資環境,必須是所有的政府、所有的企業都在法治的前提下運作。而黨管一切的中共根本不可能,黨管法律,今天降稅了,明天新增一個名目收費。至今沒有真正對民營資本和私人財產的保護和尊重,反而強迫民企內部設立中共黨委,企業活動都要在黨的參與下進行,民企實質被消滅了。

不論高稅負還是融資難,中國民企今日困境都是中共體製造成的。民企是市場經濟產物,也是中國實體經濟生力軍,中國民企要徹底脫困,中國經濟要往前走,中共體制本身是最大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