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紅色歌劇《洪湖赤衛隊》計劃於11月4日和7-8日分別在澳洲的悉尼和墨爾本兩座城市上演,這也是中共繼2017年在墨爾本上演紅色歌劇《紅色娘子軍》後又一次企圖向澳洲滲透其意識形態。

這部歌頌中共屠殺歷史的劇目,受到當地民眾的抵制。而旅居澳洲多年的歷史學者、原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從還原歷史真相的角度,揭示了中共當年在洪湖地區血腥屠殺的真實原貌,揭露中共在捏造和歪曲歷史的黑幕。

「洪湖赤衛隊」是甚麼樣的組織?

這部歌劇講述的故事發生在1930年代以洪湖地區為中心的湘鄂西蘇區(中共的蘇維埃政權所在地),實際上當時正值該蘇區的最高共產黨領導人夏曦發動內部整肅。

「赤衛隊」散佈仇恨,煽動造謠,燒屋分地,勒索錢財,酷刑逼供,揪鬥槍殺鄉村中的地主士紳,強姦受害人的女兒、媳婦。「赤衛隊」叫囂:「實施赤色恐怖」、「殺盡土豪劣紳及一切反動派」。他們所及之處,血流成河,屍橫遍地。

夏曦曾於1928年在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1931年任湘鄂西蘇區中央局書記。大約在1932年至1934年之間夏曦搞了四次「肅反」。

而中共自己在黨史文章《夏曦肅反埋葬洪湖赤衛隊》就披露出,在《洪湖赤衛隊》貌似優美的舞劇和旋律背後、在中共武裝叛亂中華民國政府之外,其中還隱藏著更令人驚悚、更加殘酷血腥的內部肅反及自相殘殺的慘劇。死於內部肅反和自相殘殺的紅軍士官遠比死在政府軍之手的要多得多。

公開的資料顯示,《洪湖赤衛隊》劇中隊長劉闖的原型、洪湖赤衛隊隊長彭國材,紅三軍前委書記兼紅3軍政委萬濤,紅三軍政治部主任柳直荀,中共湘鄂兩省委巡視員潘家辰等,都是在洪湖赤衛隊殘酷的內部鬥爭中被自己人殘殺的。

段德昌,紅6軍軍長,彭德懷的入黨介紹人在肅反中被逮捕,不但遭連續毒打,行刑者還故意用鈍刀斬其首,延長他的痛苦;

湘鄂邊紅軍和蘇區另一位創始人、紅9師參謀長王炳南,被殺前雙腿已被打斷,是被人架著砍死的。王炳南被殺後,其子也被殺害。

中共撤離洪湖蘇區時,肅反中逮捕的人一半被槍決,另一半則被裝入麻袋繫上大石頭拋入洪湖內活活淹死,此後相當長時間內農民不敢出湖打漁,因為打撈上來的多是死屍,浩瀚的洪湖水顏色都變了。

一個公開的事實是,3萬多人的紅三軍,經過四次肅反,加上在與政府軍作戰中陣亡者,人數下降到3000餘人。出現了沒人敢當官的怪現象,因為生怕出頭枉送了性命。中共殘酷的內部鬥爭,其實就是蘇聯「大清洗」的翻版。

而當時大的歷史背景是,第一,那個時期的中國國難當頭。1931年日本人侵華,佔領了東三省,1932年建立了偽滿洲國。共產黨卻趁亂賣國,當時他們在東北的口號是「保衛蘇聯」。共產黨是受「共產國際」(即列寧成立的第三國際)支持和指使的。由於日本沒有跟蘇聯接壤,但日本侵略東北三省會對蘇聯不利,所以蘇聯命令就中共喊出「保衛蘇聯」的口號去抗日,實際上共產黨沒有真正抗日。

另外,1930年代初,中共無視中華民國政府是合法政府的事實,建立了一個「國中國」——蘇維埃政權。共產黨搞武裝割據,意圖通過起義和暴力革命顛覆中華民國。洪湖所在的湘鄂西蘇區是中共三大蘇區之一。中共實際就是想藉國亂篡政,到處散播共產主義的邪惡種子。

李元華說,中共常用的就是定性「叛徒」、「反革命」,殺掉所有它不滿意的人。「所以《洪湖赤衛隊》裡講的武裝反國民黨並不是歷史中的主要部分,而共產黨在殺人、把洪湖染成紅色,這才是這個時期最主要的歷史事實,卻被中共給掩蓋了。如果要演洪湖的赤衛隊,那當年最大的事情應該是幾萬人被屠殺。」

《洪湖赤衛隊》是「紅色經典」

SBS中文廣播在採訪歌劇《洪湖赤衛隊》韓英的扮演者時,扮演者即用「紅色經典」來描述這部歌劇,其一語道破了該劇目的真實面目及其性質。李元華表示,「紅色經典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宣傳共產主義、暴力革命,是這樣的洗腦作品。」

《洪湖赤衛隊》於1958年排練製作,1959年第一次進京首演,為中共所謂的建政十周年而呈上的「獻禮節目」。後於1961年拍成電影,而歌劇於中共「文革」之前在全國演出上百場。但在「文革」期間被禁演。之後1976年、1989年、1998年都曾重新排演。

李元華說,從近幾年這部歌劇進京表演的時間點來看,這部歌劇是為中共歌功頌德的代表作品之一。比如:

2012年以「為中共十八大獻禮」的名義到北京表演;

2014年為中共「國慶65周年」紀念進北京表演;

2018年10月1日到6日再次到北京表演,為中共竊政作紀念表演。

《洪湖赤衛隊》今年來澳洲也是為了紀念該劇首次編排六十周年,並把到澳洲的表演號稱全球巡演。

海外包裝 欺騙國人

「赤衛隊」和「紅衛兵」的英文翻譯都是同一個詞「Red Guards」,而在英文宣傳中把這個詞去掉了。

李元華分析, 這就是針對西方社會宣傳的時候所採用的欺騙手法。首先,「赤衛隊」這個詞在西方社會仍然是一個不受歡迎的名字,所以主辦者宣傳的時候也不敢使用。但更惡劣的是,「明明是共產暴政,共產黨的殺人歷史,燒殺掠奪,卻宣傳成為『為自由而戰』。」

另外一個中共宣傳的噱頭是,湖北演出方邀請了澳洲當地著名指揮家斯卡梅爾(Vanessa Scammell)聯袂合作。該指揮家指揮過多個著名歌劇,本次將與湖北演出團的指揮同台,分別指揮上下半場。

李元華認為,中共在用「出口轉內銷」的方式欺騙中國大陸的民眾。「悉尼歌劇院是澳洲的文化象徵,中共會向大陸華人宣傳《洪湖赤衛隊》在世界頂級藝術殿堂跟澳洲最著名的藝術界指揮合作,好像在西方受到歡迎、被國際社會認可,藉機大肆美化自己。」

中共盜用民謠 篡改歌詞做洗腦宣傳

中共一直強調「槍桿子」和「筆桿子」兩個桿子,李元華解釋中共的「筆桿子」就是「編歷史,傳播謊言,洗腦」,「中共所有的文藝作品是一定要為其政治服務的,尤其像《洪湖赤衛隊》這種它大力推崇的作品,一定是符合當時的階級鬥爭、暴力和仇恨這樣的主旋律的」。

《洪湖赤衛隊》歌劇裡面有多首曲子,旋律優美。李元華說,這些曲子其實都來源於民間歌謠,中共將歌詞竄改之後,為自己歌功頌德。大多數曲子都是湖北天門、沔陽、潛江一帶的民間音樂。例如歌劇中的「洪湖水浪打浪」,就是取自於襄河民謠「襄河謠」,原本唱的是人民飽受洪水之患的悲苦心情。

最後一節歌詞是中共後來補寫的,其中「共產黨的恩情比那東海深」,顯然是一句「政治口號」,而最後一句「漁民的光景一年更比一年強」也與事實相反。李元華介紹,就「百度百科」查到的「洪湖」詞條,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漁民的光景其實變得很糟糕。

「作為中國第七大淡水湖、湖北第一大湖的洪湖,由於三峽工程、由於過度圍墾和養殖,導致水污染、生態遭到破壞。其水域面積比上世紀(19世紀)初減少了三分之二,曾經一度有大約70%以上的面積被用來圍網養殖。而現在平均水深只有1.35米,有的地方太淺船都過不去了。」李元華回憶說,「五六十年代拍電影時的洪湖實景還是大家划著船,旁邊是蓮藕、荷塘,自然景色美極了。共產黨統治幾十年,湖被破壞到水都沒了,漁民怎麼能好呢?」所以現在民間有一個說法是,「不見洪湖浪打浪,魚米之鄉魚米荒。」

再比如,歌劇中的「保衛蘇維埃,保衛家鄉」是根據沔陽漁鼓的單調創作,其中歌詞「大家一心向著黨,聯結成鐵壁銅牆,懷著仇恨奔赴戰場,保衛蘇維埃,保衛家鄉」;還有「沒有眼淚 沒有悲傷」中的歌詞「沒有眼淚,沒有悲傷,只有仇恨滿胸膛」。李元華表示共產主義就是宣傳仇恨,把民間音樂變成了政治性很強的蠱惑人心的歌曲。

「共產黨就是煽動無從而來的仇恨,殺的都是安分守己、勤勞致富的中國人,這才是真實的洪湖赤衛隊的歷史。正如《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中講到的,中共是以恨為核心,通過殺戮來增強其邪惡勢頭,殺了很多相信它的謊言,和它所謂一塊兒搞革命的人。」李元華最後說,「中共一直在用編造的謊言欺騙中國人,也想欺騙外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