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前夕,中美貿易戰升級,習當局掀起一波「打虎」浪潮。局勢敏感之際,胡錦濤、朱鎔基、李瑞環、胡啟立、溫家寶、吳儀等習陣營元老接連露面,引發關注;與此同時,傳出江澤民病危、江家人緊急召集的消息。 

10月18日,中共政協第七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原國務委員、第十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司馬義•艾買提遺體送別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據中共官媒報道,「習近平、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王岐山、胡錦濤等前往八寶山送別」。

胡錦濤與現常委一同現身

現任七常委中,除正在外訪的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之外,全部現身司馬義•艾買提遺體送別式。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前國家主席胡錦濤同現任常委一道現身。

胡錦濤是習近平的政治盟友,十八大上將黨政軍大權全部移交習近平。十八大後,每逢政局敏感時刻,胡錦濤常露面挺習,展示胡習政治同盟,對陣江澤民集團。

89歲胡啟立罕見現身上海

據《上觀新聞》報道,10月18日,第九屆全國政協副主席胡啟立與中共上海市委副書記、市長應勇出席上海最大集成電路投資項目華力二期12英吋項目建成投片大會。

應勇被認為是習近平親信。陸媒報道並沒有說明年近九旬的胡啟立為何要參加該次官方活動。不過今年以來中美貿易戰爆發,在高科技領域,又發生中興事件,引發中國朝野震動。胡啟立此番現身或有力挺北京當局的意味。

胡啟立今年已89歲,曾經於1987年至1989年出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在六四事件前後,因為同情學生運動、支持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被免去黨內領導職務。1991年復出工作。

「六四」問題是中南海權鬥的核心問題之一。江澤民藉「六四」屠殺上台,成為最大受益者。媒體曾披露,為保證不被清算,江澤民在交權時留下二條政治遺囑。其一,絕不允許鬆懈打擊法輪功的鬥爭;其二,對「六四事件」定性的「黨的結論正確性」不容改變。

《爭鳴》2016年6月報道,胡啟立自2002年11月至2016年3月中旬,持續14年致信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會、胡錦濤、習近平,呼籲重新評價1989年的六四事件。而媒體曾多次披露,「六四」不能翻案的主要阻力來自江澤民。

兩位「江剋星」接連露面

媒體10月15日報道,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顧問委員會於10月11日召開會議,學院五任院長朱鎔基、趙純均、何建坤、錢穎一、白重恩均現身並合影。

10月19日,美媒自由亞洲電台報道稱,朱鎔基於10月18日在北京登門拜訪102歲的老領導袁寶華。

10月15日,中國網絡自媒體刊登中共前常委李瑞環的文章,聚焦這位中共前國家領導人的為官之道,以及對中共政壇的看法。

1987年,鄧小平將中共前總理朱鎔基空降上海任市長,替江澤民收拾爛攤子。朱鎔基赴任前曾兩次請教時任天津市委書記兼市長的李瑞環,李指點5個字「選好突破口」。

早年,在中南海敢跟江澤民正面衝突的,正是李瑞環,李因此被稱為「江剋星」。

2002年中共十六大召開前,已76歲高齡的江澤民戀棧權位。為了讓江澤民退休、向胡錦濤交班,李瑞環竟以自己提前退休為代價,拉江澤民一道下台,保證了胡錦濤順利上台。

朱鎔基、李瑞環在中共政壇上與江澤民的權鬥角力延續至今。近年來,在胡習陣營和江派日益激烈的博弈中,李瑞環、朱鎔基頻頻露面,為胡、習站台,抗衡江澤民。這兩位「江剋星」接連「現身」,引人關注。

溫家寶與吳儀聯手出場

9月17日,北京人藝老演員朱旭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八寶山舉行。前總理溫家寶與前副總理吳儀送輓聯。另外,9月11日,網絡傳出吳儀在山東登泰山的近照。

溫家寶與吳儀是胡習陣營強硬對陣江澤民集團的代表人物。十八大前後,溫家寶是法辦薄熙來、周永康等江派國級高官的重要推手;十八大退休後,溫家寶同胡錦濤曾多次在政局敏感時刻露面挺習。

吳儀在中共十七大召開前就提出要一退到底,但條件是,薄熙來必須下放重慶。薄最終被貶到了重慶。中共十八大上,傳出吳儀與江澤民姘頭陳至立火拚的消息。

江澤民出事?傳江家緊急召集

習陣營元老密集現身之際,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傳出不利消息。

10月17日,海外中文媒體爆料說,從上海消息人士處獲知,江家10月16日有異常情況,紛紛集合,可能江澤民病危或更糟。

此前10月9日,也有海外爆料者披露,江澤民的身體健康不容樂觀。10月3日,有美媒也披露,江澤民身體據稱不斷反覆,似乎並不樂觀。

9月30日,中共國務院在北京大會堂舉行十一招待會,官媒報道中,沒有中共元老的鏡頭,江澤民、李鵬、朱鎔基、胡錦濤、溫家寶等人「集體缺席」。

有海外中文媒體引述中南海知情者爆料說:由於江澤民和李鵬年歲已高,患有老年人常見的疾病,健康頻頻亮起「紅燈」,甚至遭遇多次病危險情。在今年的十一招待會之前,習近平讓中辦主任丁薛祥緊急召集中南海醫療團隊,對中共元老們的健康狀況進行會診。習近平指示醫療團隊,爭取讓高層元老挺過2019年中共建政70周年。

有分析說,江澤民已經92歲,按說無論出現何種情況都是正常,但外界之所以如此關注他的生死,與他身上背負太多血債且是習近平頭號政敵有關。江一人的生死牽扯到整個江家乃至包括曾慶紅、劉雲山等人在內的龐大江氏派系的存亡。

近年來,有關江澤民「死去活來」的消息不斷傳出。每次傳出江的死訊,網上民意都是一面倒的歡呼慶祝,並藉此把江的漢奸身世、出賣國土、鎮壓「六四」學生、迫害法輪功、垂簾聽政、黨政軍大老虎總後台、江家父子貪腐等等罪行抖露一番。

習陣營元老密集現身的三大政治背景

中共卸任領導人因身份特殊,鮮少出現在公眾視野,他們的露面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政治表態。中共十八大以來,習陣營元老胡錦濤、溫家寶、朱鎔基等人在高層博弈敏感時刻頻頻露面挺習,對陣江澤民集團。

胡錦濤、朱鎔基、李瑞環、胡啟立、溫家寶、吳儀等習陣營元老近期接連露面,正值北京當局面臨內外交困,需要作出抉擇的關鍵時刻;三重政治背景尤其值得關注。

特朗普政府全面圍攻中共

7月6日與9月24日,中共北戴河會議前後,美國特朗普政府先後對價值500億美元與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中美貿易戰正式展開並升級。

中共建政69周年之際,9月2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表演講,痛批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是人類社會的毒瘤,呼籲全世界所有國家都抵制它。9月29日,特朗普出席一個集會時強硬表態,「要麼中國開放市場、實行公平貿易,要麼我們不跟他們做生意。」

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盛頓智囊哈德森研究所發表了40分鐘的演講,闡述了特朗普政府最新、最完整的對中政策。彭斯細數中共的種種罪狀,對中共進行了全方位的抨擊,內容涵蓋中共的貿易、軍事、人權以及干預美國政治等多個領域。彭斯要求北京用實際行動「重新尊重美國」,並警告稱,在美中關係達到「公平、對等和尊重我們主權」之前,美方絕不會讓步。

彭斯演講措詞強硬,凸顯中美利益、價值觀、及意識形態的對立,震動世界。外界紛紛解讀,彭斯的講話是對中共發出戰鬥的號角;特朗普政府在重塑美中關係,發表對中共全面對決宣言。

與彭斯的演講相呼應,美國特朗普政府在經濟、軍事、外交、政治等層面針對中共全方位展開圍剿行動;不僅令中共深陷經濟危機、外交危機、軍事危機及意識形態危機,更衝擊中國政治、經濟與社會結構的各個層面。

北京當局面對特朗普政府的強硬緊逼,節節敗退,根本無力還手,最終作出妥協料在所難免。最新消息指,特朗普與習近平將在11月底的G20峰會上會晤,但特朗普無意退讓,他跟習近平在G20的會面主要是建立私人關係,而不是貿易會談。

習當局「打虎」升級

中美貿易戰升級之際,今年北戴河會議前後,中南海政局亂象紛呈,各種政治流言紛飛,將矛頭指向習近平本人。有消息稱,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等「大老虎」所代表的權貴集團,欲藉貿易戰逼習近平下台。習陣營緊急掀起「習近平保衛戰」、在多領域展開清洗行動,震懾江派常委。

北戴河會後,習近平當局「打虎」明顯升級。9月11日至21日,十天內四名部級高官落馬。9月11日,吉林省紀委副書記、省監委副主任邱大明落馬。9月15日,北京市前政協主席、前常務副市長、前政治局委員劉淇的大秘李士祥被調查,成為中共十八大以來北京市落馬的「第二虎」。9月18日,河南省政協原副主席靳綏東被查。9月21日,中共國家能源局局長努爾白克力落馬。

9月29日,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回國時在北京機場被抓;10月7日,被北京當局通報調查。

10月20日,港珠澳大橋通車在即,傳習近平將南巡之際,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墜樓身亡。有消息稱,鄭曉松曾被中紀委官員問話。鄭曉松墜亡疑點重重,到底是自殺還是「被自殺」,撲朔迷離,隱現習陣營與江澤民集團生死博弈。 

中共將開十九屆四中全會

10月22日,路透社引述北京消息人士透露,中共一些地方要員已被要求要把11月的時間留出來,預計四中全會將在11月上旬召開。目前中美貿易談判結果未知,北京希望在「外部大的不確定因素稍有明確結果」後,再確定後續的「改革方案」。

報道說,這可能意味著,四中全會或在11月6日的美國中期選舉後召開。

按慣例,四中全會應在10月中旬召開,會期一般是4天左右。之前海外媒體報道,10月下旬,中共將開十九屆四中全會,可能涉及中美貿易戰、政治、經濟和人事等議題。

目前來看,此屆四中全會將推遲至11月召開,中美貿易戰及經濟危機無疑是迫在眉睫的焦點議題,而最新一輪密集打落的部級高官是否牽出更大老虎,也是四中全會前後的看點之一。另外,如何應對美國特朗普政府的全方位圍攻,北京高層需要就外交、政經政策的調整達成共識,這也應該是四中全會的應有之義。

以貿易戰為代表,特朗普政府的全方位圍攻動作,重重衝擊中共政治、經濟體系;習近平當局若不得不在政經層面對美國作出妥協應對時,就必然面臨江澤民集團的攪局、反撲。這也註定四中全會上習、江兩派將上演一場激烈交鋒,攸關未來的政經局勢走向。

四中全會前夕,習當局「打虎」升級,習陣營元老密集露面,震懾政治對手江澤民集團的意味明顯。而這很可能是四中全會期間及之後習、江兩派新一輪生死博弈的前奏,同時也為四中全會之後政經變局埋下伏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