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意外」的電子郵件,居然引出一樁八年前的「舊案」:美國西部俄勒岡州議會2010年通過的一項將孔子課堂引入公立學校法案的背後,中共黑影若隱若現;再深挖下去會發現,中共對俄勒岡州的滲透程度,可能遠遠超出很多人的想像。

一位居民打電話給當地一所小學,詢問孔子課堂的情況,接電話的職員說:「完全不知道項目是如何運作的,也不知道是由誰出資的。」「我告訴她,我看到了懸掛在教室裏面的中文毛澤東語錄。這就像是有人把希特拉的語錄掛在德語教室裏一樣。」

一封意外的電子郵件

今年9月中旬,俄勒岡州的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美籍華人M女士收到一封來源不明的郵件,邀請她參加9月17日在波特蘭市中心舉行的活動,以「歡迎中國(中共)新任駐三藩市總領事王東華蒞臨俄勒岡州」。

這封郵件讓她非常驚訝,因為她雖是華裔,但已有幾十年未參加與中國相關的任何活動,也未與華人社區的任何人打過交道。她驚訝於這樣的邀請怎麼會發送給她。

藍進:「義工」還是「外國代理人」?

於是她上網查了一下活動的主辦機構——俄勒岡州-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Oregon China Sister State Relations Council ,簡稱OCSSRC),發現如下信息:

1、俄勒岡州-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OCSSRC的主席名叫藍進,他同時也是一家名叫「美國八宇有限公司(Octaxias)」的商務諮詢公司的總裁。這家公司網站上介紹說,「我們還幫助成千上萬的商家和企業進入中國市場」,卻未提到任何一個商家客戶的名字。

相反,在公司「新聞報道」頁面上列出的都是一些政界大腕,如「愛荷華州長和美國大使」、「俄勒岡州眾議院議長蒂娜·科泰克」、「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等等。

2、用藍進的中文名字一搜,出來不少中文報道,有的登在中共最重要的宣傳喉舌《人民日報》官方網站「人民網」上,其中一篇報道將藍進描述為商界「傳奇」。

報道說:「藍進有兩張名片。一張的頭銜是『美國八宇有限公司總裁』,另一張則是『全國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海外列席代表、俄勒岡州議會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主任』。關於後一個身份,藍進稱之為『義工』。」

中共宣傳機器稱政協是「中國人民愛國統一戰線的重要組織」。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表示,政協成立於中共建政之前,最初的任務是授權中共統治中國。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建立後,政協失去了這個作用,而被很多人稱為「政治花瓶」。

橫河說,其實政協並不是像外界認為的那樣,是個完全無用的「政治花瓶」。相反,它有著替中共執行「統戰」工作的重要職能,是級別最高的「統戰」組織。這也是為甚麼全國政協主席必須由中共的最高領導者——中共政治局常委會的一名常委擔任。統戰部部長是為政協主席工作的。

美國政府在一份最近的報告《中共的海外統戰工作——背景及其對美國的影響》中這樣定義「中共統戰部」:「負責協調這類『影響力行動』——- 主要側重於對中國境內潛在反對派團體的管理,但也有對外國施加影響力的重要使命。」

這份報告中數次提到劉延東是「孔子學院總部理事會主席、前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前中共政治局委員、前中共統戰部部長」。

在美國政府報告《中共的海外統戰工作——背景及其對美國的影響》中,數次提到劉延東是「孔子學院總部理事會主席、前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前中共政治局委員、前中共統戰部部長」。圖為劉延東。(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在美國政府報告《中共的海外統戰工作——背景及其對美國的影響》中,數次提到劉延東是「孔子學院總部理事會主席、前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前中共政治局委員、前中共統戰部部長」。圖為劉延東。(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在俄勒岡州-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官方網站的首頁上,有一張藍進和劉延東的大照片,以及另一張藍進在中南海內向劉延東介紹到訪的俄勒岡州參議員漢捨爾(Bill Hansell)的照片。照片攝於2015年10月,俄勒岡州議會貿易代表團訪問中國之時。

在藍進自己公司的網站上,他把劉延東訪問俄勒岡列為他的主要成就之一:「2011年,藍進促成了中國國務委員、尊敬的劉延東女士訪問俄勒岡。她是俄勒岡州歷史上到訪的最高級別的中國官員。」

俄勒岡州-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OCSSRC的主席名叫藍進,他同時也是一家名叫「美國八宇有限公司(Octaxias)」的商務諮詢公司的總裁。(Octaxias網頁截圖)
俄勒岡州-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OCSSRC的主席名叫藍進,他同時也是一家名叫「美國八宇有限公司(Octaxias)」的商務諮詢公司的總裁。(Octaxias網頁截圖)

橫河表示,根據他對中國幾十年的研究,以上事實表明兩點:第一,如果藍進能促成像劉延東這樣級別的高官訪問俄勒岡,他要麼是與劉延東有很密切的私人關係,要麼他本人是中共統戰部的核心成員。能如此近距離地接觸劉延東的機會,是許多海外僑領們打破頭也想能爭取到、但卻不是尋常僑領能得到的。

另一件可以肯定的事是,如果有人參加(中共)國家級的政協會議,他要麼本身就是中共統戰部的重要成員,要麼是統戰部想要爭取的重要人物。

橫河表示,從藍進的背景和現狀看,他應當屬於前一類。

中共官方報道及藍進公司網站資料顯示,藍進1960年代出生於中國大陸,1983年畢業於北京外貿學院(現中國對外經貿大學),之後就讀於美國波特蘭州立大學,並獲商業學士學位。

「人民網」上對藍進的報道文章《在美經商要「接地氣」(商界傳奇)》中說,「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藍進就保持著每兩個月回中國一趟的頻率。」

文章還介紹說,藍進1996年開始創建自己的公司,從此開始在中美交往中「牽線搭橋」、「扮演橋樑角色」。

藍進公司網站上列出的成就還包括「幫助安排布殊總統和夫人訪問長城」、「促成俄勒岡州長庫龍崗斯基(Ted Kulongoski )於2008年成功訪問中國、促成俄勒岡州議長亨特(Dave Hunt )於2009年訪問中國、促成俄勒岡州長基茲哈柏(John Kitzhaber)於 2011年訪問中國、促成俄勒岡聯合議長哈納(Bruce Hanna )於2011年訪問中國、促成聯合議長羅勃蘭(Arnie Roblan )於2012年訪問中國、促成眾議院議長科泰克(Tina Kotek)於2014年率立法委員團訪問中國」,等等。

藍進的另一個頭銜是俄勒岡州-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主席,他自稱這是一個「義工」角色。

M女士認為,從俄勒岡州-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及藍進個人公司網站來看,他倒更像是一名為中共工作的「外國代理」。

俄勒岡州立法推廣孔子課堂

《人民日報》2015年11月19日發表一篇報道,題為《美俄勒岡州政要探討促進對華關係》,文中有這樣一段話:「據藍進介紹,俄勒岡州議會2010年通過立法,在該州公立中小學設立漢語課程和孔子課堂,以推廣漢語,這在全美甚至全球英語國家中均為首次。這個提議最早也是在州議會福建姐妹省州委員會會議上發起討論的。」

另一篇《人民日報》對藍進的獨家訪談文章中,引述了藍進這樣一段話:「俄勒岡州議會在美國有兩個獨一無二的舉措:一是2010年通過州立法在該州中小學設立漢語課程和孔子課堂;二是2006年通過州立法確定與中國的省州關係。」

(人民網截圖)
(人民網截圖)

孔子學院開設在大學之中,孔子課堂則開設在中小學之內,二者都同屬「漢辦」推廣的統戰及滲透西方世界的項目。

2018年8月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佈的《中共海外統戰工作的背景和對美國的影響》中這樣描述孔子學院:

「孔子學院是中共資助的教育機構,在世界各地的小學、中學和大學教授中國語言、文化和歷史。然而,它們也推進北京的官方意志,並顛覆了學術機構的自主性及學術自由等重要學術原則。特別重要的是,根據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前主任理查德‧法登的說法,孔子學院的資金來自隸屬於中共統戰部的中共宣傳部,其使用由中國(中共)大使館和領事館人員監督。孔子學院項目與中共統戰部有著長期和正式的關係,前中國(中共)副總理兼政治局委員劉延東於2004年啟動孔子學院項目時,亦任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

公開資料顯示,藍進是俄勒岡州議會福建姐妹省州委員會的成員及執行主任(Executive Director);而在俄勒岡州公立學校系統中引進孔子課堂的立法,便是由州議會福建姐妹省州委員會發起並推動通過的。

現任俄勒岡州務卿、前州議員及州議會福建姐妹省州委員會成員理查德森(Dennis Richardson)對「大紀元」表示,州議會福建姐妹省州委員會是依據2007年州議會決議案HB2066的第三部份設立,並遴選委員會成員的。

俄勒岡州HB2066法案規定,姐妹省州關係委員會可以由不超過21名成員組成,兩名共同主席分別由州參、眾兩院議長指定一名參議員、一名眾議員擔任,同時再遴選兩名參議員、兩名眾議員擔任成員,這兩名參、眾議員成員需屬於不同黨派。其他「額外成員」(additional members)則按照委員會確定的標準遴選、並由參議院議長和眾議院議長聯合任命。

2009年俄勒岡州議會福建姐妹省州委員會有18名成員。除了兩名共同主席,兩名參議員和兩名眾議員外,還有12名「額外成員」。這12人中,有7人是中國姓氏,藍進則被列為執行主任。

對於藍進作為俄勒岡州議會福建姐妹省州委員會「執行主任」的角色和職責,理查德森拒絕置評或提供信息,並建議「大紀元」:「關於藍進先生參與(州議會福建姐妹省州委員會)的情況和他所起的作用,請直接向他本人詢問。」

大紀元記者撥通藍進的電話,但當藍進聽到電話來自「大紀元」時,立即掛斷,沒給記者任何機會提問。

參議員約翰遜(Betsy Johnson)曾是州議會福建姐妹省州委員會的議員成員,她在接受「大紀元」電話採訪時表示,現任州務卿理查德森是委員會的主要人物,他為委員會的成立付出最多,多次奔走於俄勒岡州與福建之間,促成了委員會的成立和發展。

約翰遜說她後來辭去了委員會的職務,以便讓位給更想加入、同時可以為委員會付出更多精力之人。

約翰遜表示,她已經想不起是誰負責來挑選委員會的「議會外」成員的,也想不起她是在關於孔子課堂的立法通過之前、還是之後辭的職,也記不清這個立法通過的相關情形了。她對立法只有很「淺」和很「模糊」的記憶,因為事情已經過去八年了。

2010年,「美國之音」有一篇報道簡要提到圍繞俄勒岡州孔子課堂資金來源的爭議,這篇報道在理查德森照片下放了以下圖片說明:「理查德森(右)希望說服其他立法者,孔子課堂計劃是一種能讓公立學校提供更多漢語教學的方式。」

報道的另一段寫道:「理查德森是一直在推動同僚為俄勒岡州公立學校提供更多中文教育的幾位州議員之一。 雖然有少數幾個地區確實提供了中文課,但擴大孔子課堂的努力在這屆議會中未能成功,部份原因是擔心經費問題。」

在俄勒岡-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網站上「關於我們」的部份,下列內容被列入其大事記:

「美洲第一所孔子課堂於2008在俄勒岡梅德福聖瑪麗高中建立。

「俄勒岡是美國第一個通過立法將中文教育擴大到所有州公立學校的州(2010年)」。

伴隨著這些「第一」頭銜的取得,數十所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如雨後春筍般在俄勒岡建立起來。僅波特蘭州立大學一家,就有36個附屬的孔子課堂。

2011年4月15日,在俄勒岡州通過孔子課堂立法一年多之後,劉延東應邀到波特蘭為俄勒岡州的12個孔子課堂揭幕。僅在那一天,就有12個孔子教室同時進入俄勒岡公校體系。這則新聞是由管理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的機構「漢辦」當作其眾多成就之一發佈的。

2011年4月15日,在俄勒岡州通過孔子課堂立法一年多之後,劉延東應邀到波特蘭為俄勒岡州的12個孔子課堂揭幕。(漢辦英文網頁截圖)
2011年4月15日,在俄勒岡州通過孔子課堂立法一年多之後,劉延東應邀到波特蘭為俄勒岡州的12個孔子課堂揭幕。(漢辦英文網頁截圖)

M女士說,儘管現在有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已經認識到孔子學院是中共的「軟實力」武器,美國《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還禁止五角大樓資助孔子學院,但很多當地美國人對此「一無所知,或知之甚少,想法很幼稚。」

她說,當她打電話給當地的一所小學,詢問孔子課堂情況時,接電話的職員「完全不知道這個項目是如何運作的,也不知經費從何而來。」M女士說:「我告訴她,我看到了懸掛在教室裏面的中文毛澤東語錄。這就像是有人把希特拉語錄掛在德語教室裏一樣。」

更讓M女士感到驚心的是,如此一項明顯是由中共支持和推動的法律,竟然可以「悄無聲息」地在俄勒岡州立法機構通過。如此想來,在更大的範圍內,中共已經能在多大多廣的程度上影響美國的法律和政治?

如果像藍進這樣的人被允許在制定新法律的立法過程中有話語權,這難道不是美國立法系統的漏洞嗎?

俄勒岡州務卿的中國之行:由共產黨部份出資

點擊俄勒岡州-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官網中的「新聞(news)」按鈕時,出現在頁面上方的是來自新華社的數篇報道;點擊「委員會在中國(OCSSRC in China)」時,跳出來的則大部份是《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的報道。

網站上 「關於我們」的另一個大事記是這樣措辭的:「自2002年起,俄勒岡每年都派議會貿易代表團來。」

這一條中甚至沒說這些「議會貿易代表團」是去往何方,好像「中國」是作者潛意識中「默認」的目的地,這讓讀者覺得寫下這句話的一定是個中國人。

瀏覽此網站給人的感覺,是這是一個由中國人主持的網站(雖然語言是英文)。但社團註冊信息卻顯示,俄勒岡州-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的「註冊代理人」並不是藍進,而是現任俄勒岡州務卿理查德森。

在俄勒岡州-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網站的「照片故事」欄目下,可以看到許多理查德森2017年率貿易代表團訪問中國時的照片。

波特蘭地方日報《俄勒岡人》2017年9月曾發表一篇報道,披露出理查德森此次商貿代表團的部份費用是由中國支付的。

報道說,當《俄勒岡人》/《俄勒岡在線》詢問此次訪問的費用問題時,理查德森曾先後給出三個不同的回答。

「他開始說,參加代表團的當地企業將支付他的費用。」然後他說,藍進會替他「付帳」,因為這是他們之間講好的他參加代表團的先決條件。第三個版本是,「費用將由中國國家級和省級政府有關部門支付。」

該報道還披露,理查德森表示,在得到藍進的許可前,他不能披露將有哪些公司陪同他去中國。

《俄勒岡人》/《俄勒岡在線》的報道發表於2017年9月27日。同一天,理查德森發佈了一則新聞公告:

「俄勒岡州-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OCSSRC)是一個俄勒岡州非牟利性501(c)(3)免稅組織,致力於促進俄勒岡州和中國的共同利益。我在2004年幫助成立了OCSSRC,到現在仍是註冊代理人。雖然自2012年以來我幾乎未參與委員會活動,但OCSSRC慷慨地提出支付我往返中國的交通費用。為了避免出現任何不當影響,我將從我作為州務卿的旅行預算中支付原本由OCSSRC承擔的往返中國的經濟艙機票。考慮到我有I型糖尿病和出於血液循環健康的考慮,我將用個人資金將這次12小時航程的機票換成更好的艙位。 一旦我們到了中國境內,中國當地政府將用其國際推廣資金支付美方官員的費用。 因此,除了一張經濟艙往返機票(價值523美元)外,我參加代表團的費用將不會從俄勒岡公務經費中支付。」

這個聲明確認了「中國當地政府機構承擔美方官員的費用。」

理查德森在前往中國的頭一天,即2017年11月7日,在其州務卿官網上發佈了一份「州務卿理查德森備忘錄」,備忘錄有一個小標題是「加深關係」,下面有這樣一句話:「因為我們的東道主中國人很重視家庭成員的參與,我的兩個孫子也將自費陪伴我旅行。」

州務卿官網公佈的代表團成員名單顯示,理查德森帶領的由12名成員組成的貿易訪問團中,只有他一人是俄勒岡州官員。代表團中四名成員是俄勒岡州-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的成員,包括藍進。還有五名是藍進挑選的俄勒岡當地商人,其中兩名是華人。其餘兩人是理查德森的孫子。

《俄勒岡人》的報道表示,這是「不合常規的(unconventional)」。

《俄勒岡人》報道說,「現任和卸任商務官員都認為,這次旅行計劃的幾乎每一個部份都不合常規,有不合職業道德之嫌。」

報道說:「州屬機構在派出貿易代表團時需要遵循特定的規則。由州長帶隊時辦事人員配備齊全,而參與代表團的成員企業則是通過競爭性的方式得到公開確認和審查的。」

南加州大學研究政府倫理的教授庫伯(Terry Cooper)在接受《俄勒岡人》採訪時表示,理查德森的旅行安排沒有一個地方符合政府倫理標準,包括之前讓藍進安排俄勒岡議員去中國訪問、理查德森在訪問中參加的遊覽項目、讓中國國家和省級政府支付理查德森的旅費、讓藍進的公司挑選哪家公司參加理查德森帶隊的訪問團,等等。

庫伯還說,「在中國,腐敗之事比比皆是,你真的要很小心。」

俄勒岡州-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網站上「新聞」欄目下有一篇報道題目為:「2017年11月俄勒岡州務卿帶貿易代表團出訪」。報道表示,該委員會安排了理查德森一行對中國三省七市的訪問:「俄勒岡州-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成功運作了州務卿理查德森帶隊的貿易代表團2017年11月的訪問。整個行程包括(中國)三個省和七個城市,共召開16個官方會議,還安排了很多觀光活動及4個官方儀式。」

報道提到,「俄勒岡州-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主席藍進表示,『俄勒岡州-中國姐妹關係委員會組織了這次前往中國的貿易代表團』。」

於2005年投誠澳洲的前中共駐悉尼總領事館一等秘書陳用林,在去年接受「大紀元」訪問時,曾詳細披露中共腐蝕澳洲政治人士和官員的手段。

他說,「不光是政治捐款,對政客私底下的賄賂實際上比政治捐款的數量要大得多,特別是上層政客、官員被收買很多。

「中共對澳洲的政治官員的收買,還包括把這些人拉到中國去旅遊,免費享受皇帝一般的待遇,包括一些華人和中國公司出資為到訪的澳洲官員招妓。好多澳洲官員去了中國以後,回來馬上就改變了態度。」

陳用林表示:「中共還通過給家屬好處來賄賂澳洲官員,很多澳洲官員家屬想學中文,中共就每年提供留學中國的獎學金,獎學金的名額非常多。比如2005年,駐悉尼領事館每年都有十多個免費留學名額。」

他舉例說:「以前曾筱龍(曾是紐省華裔上議員、紐省商務投資副部長)的孩子要去中國留學,領事館馬上給他免費留學的名額,含學費和生活費。還有通過在澳洲的很多中資公司和中國富商直接賄賂澳洲官員。」

藍進接受《人民日報》的獨家專訪時,曾被問到如何融入美國主流社會、如果改善與美國人的關係。

「該如何改善?『最簡單的,結識一個美國朋友,可以列進緊急聯繫人名單的那種。』藍進眨眨眼,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對M女士來說,也許,理查德森就是藍進所說的「可以列進緊急聯繫人名單」的「美國朋友」。

這次由一封意外收到的電子郵件帶來的發現,讓M女士意識到,中共對俄勒岡州的滲透,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一向不管「閑事」的她,為此開始行動起來,她不但打電話給設有孔子課堂的學校,也開始聯繫自己的議員表達擔憂。

她說:「中共的滲透之深之廣,遠遠超出一般人的想像。我怎能坐視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