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上陽台曬衣服,忽然有件事兒,讓我眼睛一亮,因為不知怎麼的,飛來一隻褐底紫斑點的蝴蝶,在那幾盆有限的花花草草間,緩慢穿梭,有個翅膀還殘缺不全,裂了個小口呢!我覺得它意興闌珊,沒啥勁兒,似乎知道在這十里洋場、萬丈紅塵的都市一角,是找不著甚麼花蜜的!哪有山林野地裏,那姹紫嫣紅的盛況呢?可能是迷路了,姑且抱著一線希望找找看吧!好可憐好無奈啊!這些小時伴我成長的昆蟲們……!

話說那日式宿舍不只我們這一排,前後還有呢!都是前門對後院,中間種上一排密密的「金露花」作區隔。說來可笑,這花名還是上網查到的,現學現賣!只是它就像我的老朋友一樣,在哪一見到它,就感覺特別親特別熟!這種植物,枝長下垂,有尖刺。淡紫色的花兒排成穗狀,五瓣,四季常開,引得蜂舞蝶狂!然後結成大約半公分的球形果,初時是澀澀的綠,成熟後呈金黃色。

那一顆顆美麗而圓潤晶瑩的成串果實,有如穿在一起的金色露珠,在陽光下亮眼而奪目!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起:「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的七夕,那牛郎織女淒美的愛情故事!它的名兒就由此而來。真佩服首先為它命名的人,有這麼浪漫想法,確實再適合不過了!

每天,一出了玄關,一拉開門,首先映入的就是盈眼搖曳的綠,穿插迷人的紫與忙碌飛舞的蜂蝶!那一排「金露花屏風」,日日上演著一齣齣「昆蟲愛情連續劇」,真是熱鬧非凡!那藍眼鳳蝶,一上一下,難分難捨的纏綿著!那蜻蜓,一追一逐,緊隨不放的飛行著……。奇怪的是:不同花色的蝴蝶與不同品種的蜻蜓,絕不會配對!它們之間絕對有溝通的語言!

再看那經過千挑萬選方才認可而停歇的蝴蝶,不疾不徐的把卷舒自如的吸管,伸長直入花心,緩緩的吸吮花蜜,再不慌不忙的將吸管拔出、卷曲、收好,然後舞動翅膀,尋尋覓覓地朝下一個目標飛去!

此時,知了的配樂開始了前奏,先短促的試叫幾聲,有如聲樂家練嗓子似地,然後再扯開喉嚨長鳴不歇!你可以由聲音的響亮程度,與音色粗細的不同,分辨出這屏風裏有哪些品種不同的蟬。多半是小小綠綠,毫不起眼的那種,偶爾也能發現粗、黑的大個兒知了!有時心血來潮,整日裏來個大合唱,哇!真是吵死人啦!聽著聽著,突然聲音嘎然而止,接著是展動翅膀的「噗噗」聲,並夾雜著漸行漸遠,淒淒厲厲、斷斷續續的悲鳴……,誰都心知肚明,那知了成了鳥雀的美食了!物競天擇嘛!

有這麼一天上「常識課」(如今叫自然科學),老師談到如何製作昆蟲標本,用乙醚(酒精)、大頭針……等等,一知半解的沒弄懂,可心裏明白:這太簡單了!抓抓蝴蝶、蜻蜓就是了!於是準備個罐子,將蓋子鑽上幾個洞眼,透氣用!找個時間來到金露花下守候。先捏幾隻常見也最易捕捉到的,灰褐與土黃蜻蜓裝進去,再瞄準那些在低枝椏處,靜靜採蜜的蝴蝶。看著它歛翅凝神吸吮時,鼻孔一閉氣,捏緊它疊起而直立於背部的雙翅就到手啦!趕緊放入罐子裏,這才敢呼吸!為甚麼呢?因為母親常罵我愛抓蝴蝶,不怕吸入那翅膀上的細鱗狀粉末,而使鼻腔爛掉啊?也不知真假!

為了抓住那難得一見的稀有品種,我會墊起腳尖,循著它飛舞的路線,左手將一枝開滿了花兒的枝條拉低,靜靜地恭候那名貴蝶兒蒞臨採蜜!手酸了或力氣不繼了,常會在不由自主鬆開時,叫那金露花枝上的刺兒,扎破出血!但是皇天不負苦心人,那蛺蝶、粉蝶、黃蝶、鳳蝶……,有不少都進了我的罐子裏啦!

第二天打開罐子,倒出那一大堆一命嗚乎的昆蟲,怎麼辦呢?找來大頭針,再找張瓦楞紙,將它們一隻隻的按種類分別釘上,整整齊齊的一份昆蟲標本完成了!欣賞了半天,好得意哪!只是覺得蝴蝶翅膀,仍然疊合直立於背而沒打開,顯不出「對稱的美」來!不管了!心裏盤算著,明天拿到學校去跩跩!隔天起來一看!傻眼了!瓦楞紙上只剩下一排排光禿禿的大頭針,上頭空空如也!而紙上卻佈滿了支離破碎的昆蟲軀殼與斷腿殘翅,以及到處爬的、忙著搬運美食的螞蟻!又急又氣的我,只能在淚眼中打消了滿腔的顯示心啦!

思惠!你仔細觀察,一定會發現,絕大多數的生物體,都是左右對稱的,妳看!那蝴蝶翅膀上的花紋與斑點,連顏色、大小、形狀,全都左右相同,一點也不差!魚兒、鳥類……,上自人體,下至螞蟻,都是如此!你不得不佩服造物主的絕頂智慧與巧思妙招吧!

還有一件事兒,我們經常在這一道綠色屏風下,發現掉落的小蜂窩,那是鳥兒的傑作!像極了蓮蓬!有時還會找到幾個尚未被飛禽吃光的蜂蛹哪!白玉般如米粒似的蜂蛹和深灰色的蜂房都能入藥,都是珍貴的中藥藥材!奶奶可是從小就喝著那苦死人的中藥湯長大的。所以一直到現在,只要一聞到哪家熬煮中藥,飄送過來的那濃濃的,熟悉的藥香,心中就觸動不已,馬上就聯想起這一幕:面對那一碗溫溫的,冒著些微熱氣的深褐色甚或黑色的液體的我,緊閉雙眼,心中默數著:「一、二、三!」然後吸一口氣,再雙手捧起,一鼓作氣猛往嘴裏灌,中途絕不敢停下,等全喝完,不管肚子多脹,立刻衝去喝水漱口。

那苦真是沒法說,有時苦中還帶酸、帶澀、帶甘……。總之,形容不出的味兒!就這樣三五副藥下去就藥到病除了!除了偶爾會瀉瀉肚子,清清火氣之外,甚麼副作用也不起!更巧的是我的爺爺與外公都是中醫,能為人診病開藥方,可惜均英年早逝。母親至今仍保有外公開的一副專治內傷的藥方,藥材貴些,而且都得磨成粉,成本挺高,可藥效神奇得很哪!

等我上學之後,母親遇到了一位中醫耆宿,口碑很好,於是全家大小,有病就找他看,成了我們的家庭醫師,建立了良好的感情!更妙的是,到了五年級再重新編班時,我和他的孫女兒竟然同班,而且成了好友。但是就業、婚嫁之後就失去了聯繫!沒想到五十年之後的小學同學會上,又重逢了,好開心哪!當然她的中醫爺爺早已作古了!

工商社會定型了之後,也就引進了西藥,那一瓶瓶香甜誘人的藥水,一粒粒五顏六色的膠囊,一顆顆厚薄不同、形狀各異的藥片,加上吞嚥容易又可口,而且取用也方便,於是替代了那耗時費力,得精心拿捏火候,一刻不得遠離、疏忽的中藥熬煮,更遠離了那「吃不消的苦」!於是中藥漸漸乏人問津,中醫問診漸漸沒落。

短視的人們,寧願忍受服食西藥之後所引起的種種副作用,而不願花時間去熬煮苦哈哈的中藥!寧願把節省下來的時間,拿去賺更多的錢,而不再重視中國幾千年來的國粹!更不可思議的是,寧願承受副作用所帶來的長期痛苦,也不願忍受中藥入口時的短暫苦味!我覺得真是本末倒置了。咱們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自有其珍貴的價值在。妳瞧!如今有一些人,吃了大虧之後,開始回頭了,明白中藥的可取,而重新審視中藥的優點。我認為:亡羊補牢,時未晚也!

這幅畫上,奔瀉而下的泉水與停駐的飛蛾之間,給人無限想像的空間,名之曰:「涓聚河川深」。那涓涓水滴,慢慢會匯聚成深遠的河川,那點點灌注的心血,也會悄悄開出藝術的花朵。與妳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