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巴基斯坦新總理上任以來,中巴關係持續成為外界關注焦點。媒體日前披露,巴國新政府對中資項目越發不滿。中共提供的數百億美元貸款一美元也沒進入巴國銀行帳戶,反而進了中國公司的口袋。但巴國卻要為此背上沉重債務。

2015年4月,巴基斯坦前政府與中共簽署了51項合作協議和備忘錄,其中超過30項涉及「一帶一路」倡議的旗艦項目「中巴經濟走廊」(CPEC)。

但這幾年來,這一項目卻讓巴基斯坦陷入沉重的債務危機。巴基斯坦新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自8月上任後,帶領新政府採取多項措施,削減CPEC項目的貸款規模。伊姆蘭‧汗近日還挑出來一個16億美元的貸款項目。這筆從中共那裏獲得的貸款旨在為巴國東部城市拉合爾(Lahore)建造一個地鐵服務。伊姆蘭‧汗說,這個項目「不是創造財富,而是創造赤字」。

《南華早報》稱, 中巴之間的不公平條款讓巴國新政府對CPEC項目越發感到不滿。

前總理謝裏夫(Nawaz Sharif)在執政期間,極力維護其所簽署的CPEC項目。任何人對CPEC項目提出任何批評幾乎就等於是在批評巴基斯坦本身。而現在,新內閣的成員公開批評這個龐大項目的弊端。

巴基斯坦商務和工業部長達烏德(Abdul Razak Dawood)告訴英國《金融時報》說,巴國新政府將會審查所有的CPEC項目。他透露,與中共所達成的這些協議對巴國的公司來說不公平,應該被暫停一年,以便這些協議在必要的情況下可以被修改。

《南華早報》說,巴國的這個舉動以及達烏德的評論反映了巴國權利階層對CPEC日益增長的不滿。雖然中共外交部長王毅與巴國外長庫雷希(Shah Mehmood Qureshi)在紐約會面,並稱「中國和巴基斯坦是全天氣的戰略夥伴」。然而,巴國新政府仍以財政緊縮為由,停止了455個開發項目,其中包括部份CPEC項目。巴國還縮小了一些CPEC項目的貸款規模。

中共給巴國的數百億美元貸款哪兒去了?

《南華早報》稱,根據可以獲得的CPEC項目少數財務細節,巴基斯坦並沒有從該項目中明顯獲益。 據報道,雖然中共向巴國提供了260億至300億美元的貸款,旨在用於CPEC的電力和交通項目,但沒有一美元進入了巴基斯坦的銀行賬戶。

相反,中共銀行將貸款給了中國公司,這些公司在中國購買設備,並在巴基斯坦使用。結果,這些貸款並沒有給巴基斯坦帶來經濟利益,反而讓巴國背上了巨額債務,並面臨債務違約的風險。

日前,巴國不僅面臨嚴峻的債務危機,同時也面臨因飆漲的貿易赤字和不斷減少的外匯儲備帶來的金融危機。

《華爾街日報》此前曾披露,「一帶一路」通常是在不透明貸款合約下進行。此項目往往以使用中國承包商為前提條件。華府指責北京在進行「債務陷阱外交」,使合作國家通過向中共借款來支付中國承包商的工程,以便建造合作國無法負擔的基礎設施項目。

10月11日,深陷債務危機的巴基斯坦正式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提出救助請求。但IMF提出,在向該國提供援助之前,巴基斯坦的中國債務要「絕對透明」。然而CPEC財務細節是巴國前政府嚴守的秘密。《南華早報》說,如果現政府將其細節公開,該項目在巴基斯坦可能會燃起更多的怒火。

CPEC是雙贏還是風險?

中巴雙方都稱,CPEC將會改變遊戲規則。這條走廊的項目繁多,包括修建道路、發電廠、水壩、港口以及使巴基斯坦能夠與中國互聯網系統連結的光纖網絡。官方宣稱,這些項目能為當地帶來繁榮。

但正如上述所說,這些項目也讓巴國大量進口中國原料,加劇巴國與中國的貿易逆差。

中共駐卡拉奇總領館經商室2016年發表文章,直接以標題指出「巴基斯坦貿易赤字嚴重,同中國貿易逆差最大」。

《經濟日報》引述巴基斯坦《黎明報》報道稱,2018財年,巴基斯坦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已經達到了97億美元。中國出口到巴基斯坦的貿易額已達114.58億美元,與上一財年相比上升了13.81億美元。而巴基斯坦出口中國的貿易額只增長了1.2億美元,現為17.44億美元。

美國之音記者親自前往中巴邊境的紅旗拉甫口岸進行調查。記者發現,通過紅旗拉甫口岸進入巴基斯坦的卡車滿載中國貨物,但是離開巴國的多數卡車卻是空空如也。

這種現象常常被外界稱為是「單行道」。而在這種情況下發展的基礎設施是否會帶來經濟發展令人質疑。

前巴基斯坦駐美大使、哈德遜研究所專家哈卡尼認為,基建是好的,建造鐵路和公路自然是好,但這些設施在建成後要能派上用場才好。如果巴國沒有那麼多的產量,不能製造國際市場需要的東西,那麼單純的基建並不會帶來繁榮。

巴基斯坦米商托拉尼擔憂進口貨大增,並說巴基斯坦應當停止進口不必要的產品。

他說:「我們站在中國邊界,他們(巴基斯坦政府)也應當從中國那裏得到好處,我們只能向中國出口很少的一些東西,而我們對他們的出口貨卻來者不拒。」

中巴關係現裂痕?

中共常用「好鄰居、好朋友、好兄弟、好夥伴」來形容中巴關係,並且視巴基斯坦為關係最良好的國家之一,中國人稱之為「巴鐵」。然而伊姆蘭‧汗上台後,「巴鐵」的關係似乎出現裂痕。

伊姆蘭‧汗的首次外訪並沒有去北京,而是選擇前往沙特阿拉伯,同時他只派出巴國軍隊高官訪華。上一屆巴國總理謝裏夫上任後首次海外出訪目的地則是北京。

巴國新政府另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舉措是,他們邀請沙特加入CPEC計劃,並在中資資助的瓜達爾港(Gwadar port)附近開發一個大型煉油廠。《南華早報》說,雖然巴國之後表示,沙特將不會成為CPEC項目的一個「附屬戰略夥伴」,但巴國希望淡化中共影響力的意圖是顯然的。

報道稱,正如此前所說,巴國決策層越發感到中巴協議不公平。這樣的擔憂在過去三年內也被提出。而現在,新政府正認真對待這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