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美國退出冷戰時代跟俄羅斯簽署的核武器條約,可能給五角大樓帶來對抗中共導彈發展的新方案。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10月20日表示,因俄方多年來未遵守《中程導彈條約》,美方準備退出該項在1987年與前蘇聯達成的協議。

美國官員多年來警告,中共發展日益先進的陸基導彈讓美國處於不利地位。而這一切都歸咎於美國跟俄羅斯簽署的《中導條約》。

特朗普總統暗示,如果美國真的退出中導條約,他可能很快允許五角大樓放手對抗中共的導彈開發。

前五角大樓官員布魯門薩(Dan Blumenthal)說,退出中導條約,美國可能會在關島和日本等地安裝更容易隱藏的、道路移動式(road-mobile)常規導彈。

這將讓中共更加難以對美國在亞太軍艦和基地發起常規率先打擊(conventional first strike)。它可能迫使北京陷入昂貴的軍備競賽,迫使中共花費更多資金在導彈防禦上。

「它將根本改變局勢。」布魯門薩說。

雖然特朗普說,是俄羅斯違反條約才導致美國退出中導條約,但是他也指責中共開發導彈。北京不是中導條約的簽署方,一直在開發新的、更致命的導彈。

這些導彈包括中共的DF-26中程彈道導彈(IRBM),其最大射程為4000公里(2500哩),五角大樓說其可以威脅美國遠至關島的陸地和海上部隊。它於2016年首次投入使用。

「如果俄羅斯在開發導彈,中共也在開發導彈,我們卻遵守條約。那是不可接受的。」特朗普週日(10月21日)說。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指出,中共最近暗示,它希望華盛頓留在條約內。這樣可以綁住美國的手腳,而中共卻可以完全不受約束。

陸基導彈才是阻止中共的最佳方法

迄今為止,美國官員依靠其它能力來對抗中共的導彈,比如從美國軍艦或戰機上發射的導彈。但一些人認為,陸基導彈才是阻止中共陸基導彈部隊的最佳方法。

瑪格薩門(Kelly Magsamen)曾在奧巴馬時代幫助起草五角大樓的亞洲政策。她說,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華盛頓決策者就對中共在《中導條約》之外無拘無束地開發導彈感到煩惱。

前五角大樓高級官員丹馬克(Abraham Denmark)說,關島、日本、甚至澳大利亞都是美國部署導彈的可能地點。

現任和前任美國官員都說,華盛頓關注中共的導彈威脅是對的。美國前亞太司令哈里斯(Harry Harris)今年早先說,美國處於不利地位。

「我們沒有可以威脅中共的陸基導彈能力,原因有很多,包括我們僵硬遵守(中導)條約。」哈里斯三月份告訴參議院。

哈德遜研究所研究員李約翰說,中共不受任何協議約束地發展導彈,是比俄羅斯更迫切的威脅。

李約翰週一(10月22日)在CNN網站撰文說,近年,中共已經開發了陸基中程導彈(能夠攜帶常規彈頭和核彈頭)。假如北京是《中導條約》簽署國的話,中共火箭部隊95%的導彈將違反《中導條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