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患尿毒症十年了,基本是殘廢了,在班裏個子最小,智商低。」陳先生頓了下,又繼續說道:「我想給他換腎,但家裏實在太窮了。」

十年前,2008年9月,中國大陸爆發了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包括三鹿、伊利、蒙牛、光明、聖元及雅士利等20多個品牌的奶粉被曝光含三聚氰胺。官方數字顯示,共有3千萬兒童受到毒奶粉影響,逾30萬名兒童患上腎結石,至少6人死亡。但坊間說受毒奶粉殘害的兒童數量遠大於官方公佈的數字。

世界衛生組織的研究顯示,三聚氰胺會引起膀胱結石,與三聚氰酸(被三聚氰胺污染的奶粉中也含有)結合時,會形成腎結石。這些小結晶會堵塞腎小管,可能導致不能產生尿及腎衰竭,甚至死亡。

如今倖存下來的結石寶寶們,大部份仍在承受著疾病的折磨,父母也為給孩子治病耗盡了積蓄。此事件曝光十周年之際,記者電話採訪了部份「結石寶寶」的父母。

毀了整整一代孩子

個案1

「不長個子,是全班最矮的,智商不如同齡的孩子。」湖南郴州的陳先生,向記者訴說著自己11歲兒子的情況。

他說,孩子小時候喝的是雅士利奶粉,從八個月大開始患上了尿毒症,後來肌酐指標達到1200,尿酸達1400,基本是養了一個殘疾的孩子。

「湖南有一個病友,孩子也是患上尿毒症後換了腎,我也想給兒子換腎,但沒有錢,得幾十萬元,換不起,只能靠住院吃藥維持生命。這麼多年,家裏太窮了,錢全都用在了治病上。」陳先生言談中流露出作為一名父親對兒子的疼愛和無奈。

陳先生曾去北京上訪被抓,地方政府也不給解決,沒有地方說理,他希望能得到社會及外界的幫助。

個案2

湖南婁底禹女士的兒子,在2008年毒奶粉被曝光時已有4歲半了,因為沒有母乳,孩子從出生的時候就一直吃「南山牌」奶粉,當知道毒奶粉的事情去檢查時,兒子的腎上已長了0.4cm左右的結石。

禹女士找遍了當地有名的醫生,得到的答覆基本一致:孩子太小,手術會對腎臟造成很大的損傷,建議保守治療。從那以後,孩子一直不願意吃飯,比同齡的孩子體質弱,直到現在還是胃口不好。

禹女士表示,最讓父母不能放心的是,醫生說,這些有毒的物質對孩子身體造成的一些潛在危害,現有的醫療設備是查不出來的。

個案3

出生於2008年3月的王欣怡小朋友,家在安徽省亳州市利辛縣,女孩的父親說,女兒自打出生後就開始吃三鹿奶粉,直到六個半月的時候,查出雙腎結石,手術後,家裏承擔很大的壓力。

「誰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康地成長呢?」王先生說,當時政府只給補償了30,000元(人民幣,下同),「我寧肯不要這3萬塊,也不願意讓孩子遭這樣的罪。」

王先生表示,身邊還有好多孩子都是這樣的情況。

個案4

鮑劉晗於2007年9月出生,今年已有11歲了,她小時候喝三鹿奶粉,於2008年8月17日,被查出左腎有2毫米的結石、右腎有8毫米的結石。她的父親鮑先生說,當時沒有做手術,只是住院治療。現在已有11歲了,孩子經常感冒,體質明顯偏弱。

「當時給補助的2,000元,我沒有要,我不缺這個錢。」鮑先生無奈地說:「我們是堅決維權,也上訴到法院,但法院不給受理,生長在這個國家,無處說理啊。」

個案5

始終致力於維權的受害女童家長蔣亞林也向記者介紹了女兒現在的情況。

她說,女兒今年11周歲,有輕微貧血,是泥沙樣的腎結石,前些時候有些變大了。孩子每年都喝中藥排石湯,近期發現膀胱表面也變粗糙了,像是要長結石。

蔣亞林說,毒奶粉受害兒童家長當初的要求是給予孩子穩定的醫療保障,但至今沒有得到。每年的體檢費用、藥費,都是自己付出。

「毀了整整一代孩子」,「我們是一群可憐人,律師幫助維權被噤聲,家長上訴到法院被拒絕,不給任何理由。」蔣亞林說。

受害家長維權被判刑 涉事官員則獲釋

據上述家長介紹,毒奶粉家長現在仍堅持維權的人很少了,長期維權,家長們要失去好多東西,因為現在孩子也大了,房價、學費、教育、生活等費用都很高,壓力太大了,所以基本上不太維權了。就連當初為家長們提供法律諮詢的大陸律師也遭到北京司法局噤聲,現在都不敢說話了。

趙連海是北京人,是一名兒童腎結石患者的父親,是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者集體維權聯盟「結石寶寶之家」的發起人。

2010年11月10日,他因發動民眾到毒奶粉工廠外抗議,被北京市大興法院以尋釁滋事罪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半。

結石寶寶的父親趙連海因維權,被中共判刑入冤獄。(趙連海推特)
結石寶寶的父親趙連海因維權,被中共判刑入冤獄。(趙連海推特)

了解趙連海的蔣亞林對記者說:「老趙心裏已經被傷得透透的了,不僅是他自己遭打壓,(共產黨)搞連坐(株連家族),我理解他。」

「我們從小就被灌輸『槍打出頭鳥』『自保』『維權就是參與政治』這樣的教育,這種教育很有問題,那些有血性的知識份子都被噤聲了。」蔣亞林說。

至今,蔣亞林雖然一直被中共打壓,但她仍態度明朗地表示,百姓有權利去監督政府。每個人都漠視自己應有的權利受到侵害,不去積極爭取,慢慢地就成了只管自己、不管他人,所以造成今天這樣的因果,包括假疫苗事件,「我相信一句話叫『因果報應』。」

毒奶粉事件曾引發全社會轟動,但中共的處理結果是,受害人被審判入獄,事件的禍首、三鹿乳業集團前董事長田文華及幾名高管,則紛紛獲得減刑甚至刑滿釋放。

據陸媒報道,田文華已於2016年底獲第三次減刑,刑期減至15年9個月。此外,三鹿公司另三名高層中的兩人也已經出獄,他們是集團前總經理杭志奇、前奶事業部總經理吳聚生。

如今,十年過去了,毒奶粉給結石寶寶及父母帶來了不盡的痛苦,雖然事件漸漸地淡出了公眾的視線,但社會上仍然有一群善良的人們在關注著他們。

網民「wong」發推文表示,六四使中共喪失了道德高地,一切向錢看,社會沒有底線。汶川賑災物資資金被貪污截留、三聚氰胺、毒米毒油……道德淪喪、假話遍地。除了污染和肆意剝奪,還有至少幾代人的思想貧窮。

網民「活著」表示,全世界沒人敢做的實驗,中共在數千萬襁褓中的嬰兒身上做了,這個實驗就是俗稱蛋白精的三聚氰胺對人體造成的危害,中國奶粉企業,為使蛋白含量達標而添加三聚氰胺,造成上千萬襁褓中的嬰兒腎臟受損,很多人至今仍受病痛折磨,令人髮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