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總統10月20日宣佈,美國將退出與俄羅斯簽署的《中程核導彈條約》,引發輿論關注。媒體分析認為,美國表面上因不滿俄羅斯違約而選擇退出,但其背後的考量就是要遏制中共無約束地開發導彈。

根據外界分析,特朗普的這一聲明可能帶來兩種結果。一種是退出《中導條約》,為美國鬆綁,開發更先進武器,應對中共威脅。另一種是中共或不希望看到美國被鬆綁,從而有可能促成美俄中達成新的三國協議。

特朗普要退出《中導條約》 美國防部長支持

據CNBC報道,五角大樓週一(10月22日)表示,國防部長馬蒂斯在這個問題上與特朗普總統完全一致。

「國防部長一直說俄羅斯沒有遵守該條約,」五角大樓發言人曼寧(Rob Manning)說,「國防部長與總統完全一致,他在這個問題上與總統保持密切聯繫。」

特朗普20日在宣佈退出條約的決定時說,美國要繼續堅持遵守「中程核導彈條約」,而俄羅斯和中國(共)在追求核武器,這是「無法接受的」。

「如果俄羅斯正在做這件事(尋求核武器),中國正在做這件事,而我們還在堅持(遵守)這一協議,這是不可接受的。」特朗普說,「如果他們變得明智起來,其它國家變得明智起來,他們會說,『讓我們不要發展這些恐怖的核武器』,那我將會非常高興。」

1987年,美國前總統裡根和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簽署了《中程核導彈條約》,也稱《中導條約》,目的是緩解冷戰時期的緊張氣氛。該條約禁止生產或測試所有射程為500至5,500公里,或310至3,420哩的陸基導彈。條約涵蓋攜帶核彈頭和常規彈頭的陸基導彈。

1987年,美國前總統裡根和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簽署了《中程核導彈條約》。(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1987年,美國前總統裡根和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簽署了《中程核導彈條約》。(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中共無約束髮展導彈引發美國不滿

多家媒體分析認為,特朗普這次宣佈退出《中導條約》,除了因為俄羅斯違背條約外,背後還隱藏著另外一種動機,那就是應對中共無約束發展導彈。

《國會山報》分析稱,雖然俄羅斯多年來一直違反協議,但華盛頓和莫斯科總是有達成一項新協議的可能性。特朗普要退出該條約的原因其實與中共不斷上升的軍事力量有關。

報道稱,中共正在建造新一代地基導彈,這些導彈直接針對美國及其在亞太盟國的基地和海軍艦艇。美國因為受《中導條約》的限制,而無法與之匹敵。

事實上,近十年來,中共不斷增長的導彈力量一直令美國軍事戰略家感到擔憂。 最好的例子是中共的東風-21D反艦彈道導彈(DF-21D)。這種特殊武器專門用來對付美國的航空母艦。

但在開發了DF-21D後,中共並沒有收斂,而是對DF-21D進行了改進,製成了更高級的東風-26型彈道導彈(DF-26)。

DF-26可以從陸地發射,擁有對陸上重要目標或海上大中型艦船實施遠程打擊的能力。最令人擔憂的是,它可以裝備核彈頭。軍事分析人士認為其射程可以攻擊到在關島的美國空軍和海軍。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22日對《華爾街日報》說,中國(共)、伊朗和朝鮮不受《中導條約》的約束。美國估計,如果中共是這個條約的一方,那麼中共所有彈道導彈的三分之一到一半都將違反該條約。

在前奧巴馬政府時期擔任國防部主管東亞事務的副助理部長鄧志強(Abraham Denmark)19日在推文中說,中國(中共)不是《中導條約》的簽約國,一直在研發和部署比美國所能達到的更遠程先進導彈。他說,退出《中導條約》能為美國鬆綁,好讓美軍部署更有效武器系統應對中共威脅。

《國會山報》也說,退出《中導條約》標誌美國現在可以與俄羅斯,特別是中共的導彈發展相匹配。華盛頓可以自由開發與中共已經部署的類似的地基導彈。

《紐約時報》報道,美國被鬆綁後很可能會部署一種經過重新設計,能夠從陸地發射的戰斧巡航導彈。目前,由船隻和潛艇承載的戰斧導彈攜帶常規彈頭。專家說,最終可以設計成一種適合戰斧的核彈頭。

消息人士稱,五角大樓已經在開發核武器,以匹配和應對中共已經部署的武器,但這個過程需要數年時間。因此,作為一種過渡性措施,美國正準備改裝其現有武器,包括其無核戰斧導彈,並且很可能首先將它們部署在亞洲,很可能是在日本,或者關島。因為在那裡美國擁有大型軍事基地,並且幾乎不會受到政治反對。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22日對《華爾街日報》說,中國(共)、伊朗和朝鮮不受《中導條約》的約束。美國估計,如果中共是這個條約的一方,那麼中共所有彈道導彈的三分之一到一半都將違反該條約。(Fabrice COFFRINI / AFP)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22日對《華爾街日報》說,中國(共)、伊朗和朝鮮不受《中導條約》的約束。美國估計,如果中共是這個條約的一方,那麼中共所有彈道導彈的三分之一到一半都將違反該條約。(Fabrice COFFRINI / AFP)

特朗普:美退出條約對任何想玩遊戲的國家都是警告

在被記者問及決定退出條約是否有意向俄羅斯發出警告時,特朗普說,這對你想到的任何一個(國家)來說都是一種警告。「它包括中國(中共),包括俄羅斯和任何想要玩這種遊戲的國家。你們不能和我玩那個遊戲。」

博爾頓告訴《華爾街日報》說,美國對退出《中導條約》一事是認真的,但在向莫斯科發出正式決定通知之前,美國還計劃進行進一步的討論。

「我認為,如果你看看總統上週六在內華達州發表的聲明,它(聲明)非常強有力地、非常明確地,非常直接地指出美國要做甚麼。」博爾頓說,但是,特朗普政府「將會與歐洲和亞洲盟友進行大量磋商,我們也肯定會與俄羅斯進行更多的討論」。

博爾頓還說,擁有一個限制美國的軍備控制的協議,使美國在世界各地的許多朋友和盟友,以及美國駐軍面臨相當大的風險。

《國會山報》稱,特朗普宣佈退出條約,也可能是一種策略。他可能是想要重新談判一個符合美國要求的協議。《中導條約》規定,協議的任何一方必須提前6個月的時間通知對方有關終止協議的決定。這讓華盛頓有時間與莫斯科和北京談判,可能制定一項包括這三國在內的條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