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山竹」已過去一月有餘,飽受山竹蹂躪的香港最東離島東平洲,自海景士多殷伯貼出的求助大字報後,獲得不少熱心市民的關注,紛紛抽空前往東平洲救災。當地在政府及各界義工的協助下,各村民房屋內的泥沙及被海水浸壞的傢俱均已清出,壓住房屋的大樹被移走,大部份海岸垃圾已打包,島內的行山徑也已疏通。目前政府正在維修被強風吹斷的由碼頭通往洲尾的行人路。村民個別房屋重建工作依然在進行中,全面恢復仍需時。東平洲村民十分感激義工救災,對義工無私的支持表示敬意,但也擔心未來再有類似的風災發生,冀政府能正視東平洲的基礎設施,建議盡快興建防波堤,保護村民人身及財產安全。

地質旅遊、浮潛勝地的東平洲,風災後處處頹垣敗瓦。洲內包括五條村,洲尾、大塘、沙頭、洲頭及奶頭村,目前的長住人口約十人。村民們紛紛表示,這是村內有史以來遇到過最強大的颱風。而義工們的熱心救災,溫暖了村民們的心。

家園被毀內心沮喪 幸有義工送暖

在颱風來襲之時,島內有三人留守。今年84歲高齡的謝媽,與兒子一起在颱風當日留守家園,她多次重複在她有生之年,從沒見過那麼嚴重的颱風。另一位留守沙頭村的村民毛先生表示,颱風當日為了避免發生意外,他轉移到村內較為安全的地點躲避,原以為今次颱風與「天鴿」相當,沒有想到這次的破壞力更大,水位比「天鴿」高了兩三呎,吹來的大石撞開了門,大量泥沙隨著海浪湧入房間,家俬及電器被毀,屋外的平台被吹爛,鐵皮廁所夷為平地⋯⋯看到眼前一片殘局,自己對家園付出的一番心血,全部化為烏有,令他感到非常沮喪。風災後,毛先生一連三日甚麼事情都不想做,沒有心情收拾家園,吃一點點東西倒頭就睡,逃避現實,提不起精神。令毛先生重新振奮的,是踏入小島幫忙救災的義工們和他的朋友們,「見到義工啊,見到朋友們那麼熱心,自己的心都很暖,很暖。」毛生指著自己的心,誠懇地說道:「對於這些破壞,都完全不是問題,因為有朋友,有熱心人士。」

今年84歲高齡的謝媽,與兒子一起在颱風當日留守家園,她多次重複在她有生之年,從沒見過那麼嚴重的颱風。(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84歲高齡的謝媽,與兒子一起在颱風當日留守家園,她多次重複在她有生之年,從沒見過那麼嚴重的颱風。(陳仲明/大紀元)

毛先生感激義工的協助,感到很暖心。(陳仲明/大紀元)
毛先生感激義工的協助,感到很暖心。(陳仲明/大紀元)

毛先生的鄰居錦姐描述,風災後回村的感覺就像海嘯過後的家園,當時家中的雪櫃等電器全部被沖到了屋外的行人路上,通道全部阻塞了。她非常感激地說:「沒有義工們,我們真的沒有辦法,好在有這班熱心人士,真的很多謝他們來足幾個禮拜,來了二十幾個,幫我們開路,清走垃圾。」

沙頭村村民錦姐描述,風災後回村的感覺就像海嘯過後的家園。(陳仲明/大紀元)
沙頭村村民錦姐描述,風災後回村的感覺就像海嘯過後的家園。(陳仲明/大紀元)

村民互助展鄉情

面對天災,村民之間也義不容辭相互幫忙。

碼頭附近的大塘村,由殷伯與駱太經營的海景士多所在的祖屋被百年大樹壓垮,平台花園化成廢墟,廚房被摧毀,巫先生回憶,見到殷伯士多的慘狀,大風吹來的石頭堵塞了房門,多位村民聯手在第一時間搬開石頭,開出通道。頭幾日沒有飯吃,就大家一起吃公仔麵。巫先生表示:「發揮我們村民的,舊謂之鄉村情,希望能夠出一點力幫忙。」

沙頭村的錦姐在今次風災之後回到家中傻了眼,去年「天鴿」的時候只是樓梯被沖爛,這次是大量的泥沙衝進房屋,還有一棵大樹壓住了房頂。鄰居毛先生見狀,刻不容緩在第一時間幫她鋸走了樹枝,她十分感激毛先生的熱心協助。

在沙頭村陳先生家族祖屋旁的鐵皮洗手間被吹走,房屋受損嚴重,他表示修復也需要時間,重建也要靠自己和村民相互協助,這次房屋重建,可能需要使用超過100包英泥,也要靠眾人之力方能恢復原狀。

沙頭村的受損情況。(陳仲明/大紀元)
沙頭村的受損情況。(陳仲明/大紀元)

獲義工大力支持 感謝信寫不盡

大塘村海景士多今次損失慘重,駱太解釋,因殷伯祖屋所在的位置是近海邊的低窪地帶,因此洲頭、奶頭村、洲背、洲尾角那些垃圾基本上全部集中在這裏,湧浪也更大,莫說他們的房屋,連碼頭通往洲尾的行人路均被吹斷,飛起的斷裂水泥向祖屋撞去。駱太分享:「今次真的太嚴重了,去年打風我們整個半年都是靠自己的朋友,每個星期都來幫手,今年有熱心人就說,太嚴重了,要通過傳媒,將訊息傳達出去。」令她感動的是,在碼頭貼求助信,並有傳媒報道之後,大量的熱心市民自願入島協助,與此同時也讓政府部門開始留意這裏的情況。壓到屋頂的大樹,有三批政府及專業義工隊伍前往支援,才將大樹移開。連續數周以來不同的義工團體前來協助,自帶工具,自備食物,幫助清理了殷伯士多屋前屋後的垃圾,也幫助清潔附近海灘,令小島景區恢復美麗的模樣。

如今在碼頭的公告欄上,有三張來自殷伯的信,除了第一張求助信外,另外兩張是感謝信,因為碼頭公告欄貼不下,在士多內,殷伯與駱太又再貼了兩張感謝信。駱太表示想盡量將參與幫忙的個人和團體都寫下來:「我們今次真的太多要感謝的人,所以就寫了感謝信,各個團體、個人,所有幫過我們的,我們真是無言感激。」

在東平洲公眾碼頭的公告欄上,有三張來自殷伯的信,除了中間一張求助信外,另外兩張是感謝信。(陳仲明/大紀元)
在東平洲公眾碼頭的公告欄上,有三張來自殷伯的信,除了中間一張求助信外,另外兩張是感謝信。(陳仲明/大紀元)

殷伯與駱太在海景士多內貼出的另外兩張感謝信。(陳仲明/大紀元)
殷伯與駱太在海景士多內貼出的另外兩張感謝信。(陳仲明/大紀元)

殷伯在東平洲公眾碼頭貼出的求助信後,得到正面的迴響,大量的熱心市民自願入島協助,令駱太感動。(陳仲明/大紀元)
殷伯在東平洲公眾碼頭貼出的求助信後,得到正面的迴響,大量的熱心市民自願入島協助,令駱太感動。(陳仲明/大紀元)

風災義工:盡力而為

不少義工團體在周末與假日搭乘一個半小時的渡輪前往東平洲協助,甚至專程購置鐵鏟等工具帶來。剛剛過去的周日,「青山友之行」一眾義工約三十人前往幫忙,幫助清理村民屋內堆積的垃圾及清理沙灘。帶隊義工林經理表示,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希望能夠盡力而為,盡量幫到村民。

早前連續幾個周末及重陽節假期,也有「山竹颱風 義工招募」的義工前往,有熱心義工表示,看到東平洲受災情況嚴重,自己能幫多少是多少,也盼能有更多人參與義工工作,希望在眾人之力下幫助小島恢復原樣。

「青山友之行」一眾義工約三十人在上周日前往東平洲大塘村協助清理。(曾蓮/大紀元)
「青山友之行」一眾義工約三十人在上周日前往東平洲大塘村協助清理。(曾蓮/大紀元)

「青山友之行」一眾義工約三十人在上周日前往東平洲大塘村協助清理。(陳仲明/大紀元)
「青山友之行」一眾義工約三十人在上周日前往東平洲大塘村協助清理。(陳仲明/大紀元)

「青山友之行」一眾義工約三十人在上周日前往東平洲大塘村協助清理。(陳仲明/大紀元)
「青山友之行」一眾義工約三十人在上周日前往東平洲大塘村協助清理。(陳仲明/大紀元)

「青山友之行」一眾義工約三十人在上周日前往東平洲大塘村協助清理。(青山友之行提供)
「青山友之行」一眾義工約三十人在上周日前往東平洲大塘村協助清理。(青山友之行提供)

「青山友之行」一眾義工約三十人在上周日前往東平洲大塘村協助清理。(青山友之行提供)
「青山友之行」一眾義工約三十人在上周日前往東平洲大塘村協助清理。(青山友之行提供)

義工們把收集到的垃圾打包,並帶到碼頭,方便清潔人員處理。(陳仲明/大紀元)
義工們把收集到的垃圾打包,並帶到碼頭,方便清潔人員處理。(陳仲明/大紀元)

盼望政府未來能建防波堤

駱太與巫先生均提到,村民們曾多次向政府提出興建防波堤的要求,但是收效甚微,無奈之下只能自己建堤壩。風災前已多次自建防波堤,但是每遇到颱風都被沖垮,今次颱風前殷伯購置了一百包英泥,打算再建堤壩,沒想到建材工具都在打風時被浪捲走。巫先生稱這次颱風幸未遇上初一、十五的大潮之日,若遇大潮後果會更加嚴重,而他也呼籲政府正視東平洲的防波堤問題,其實東平洲的原居民們都很想回流,但是目前缺水缺電還要防風災,村民自己也無力投資那麼大一筆錢進行基礎設施的建設,盼早日能夠引起相關部門重視,將東平洲的配套設施建設提上議程。◇

巫先生呼籲政府正視東平洲的防波堤問題。(陳仲明/大紀元)
巫先生呼籲政府正視東平洲的防波堤問題。(陳仲明/大紀元)

東平洲公眾碼頭通往洲尾的行人路被颱風打至嚴重斷裂。(陳仲明/大紀元)
東平洲公眾碼頭通往洲尾的行人路被颱風打至嚴重斷裂。(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