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不僅對中共治下的中國經濟造成打擊,促使工廠關閉,供應鏈部分轉移,也衝擊到中國消費者的荷包,可能導致消費降級,從而進一步影響商家。

增長乏力、債務飆升,加上持續升級的貿易戰,這些因素都在衝擊中國經濟。10月19日,中共政府公佈第三季度經濟同比僅增長6.5%,是自2009年全球深陷金融危機以來最慢的增長。

中國人揮霍的消費習慣是經濟增長的重要支柱。但現在,中國消費者開始少花錢,且降低購買標準,例如待在家裡不去旅行,或選擇喝啤酒放棄喝雞尾酒。工資水平也出現停滯。

白領自稱「消費降級」

marketplace.org網站10月19日報道,30歲的道格拉斯‧嚴(Douglas Yan)是一家丹麥駐華公司的信息技術主管,公司距離上海一小時車程。多年來,這份工作讓他荷包鼓鼓,可以隨意購物揮霍。

「去年我買了家電,食品,飲料,汽車配件,手機和平板電腦。」他稱自己通過網上購物,買了除衣服以外的所有東西。

嚴先生估計去年在一個電子商務平台上花了至少14,000美元。

但最近一段時間,他在下單買東西之前會思考兩次。「現在我只買我需要的東西,且只有在它(商品)促銷時(才買)。」他說。

現在,嚴先生只買生活必需品,如為新公寓購置家具,或為家人購買保險等,其它東西能不買就不買。以往,他和家人每年至少旅行兩次,但今年他們沒有去度假。

他將自己的情況描述為「消費降級」。「就像我去年買了一部iPhone,但現在我只買得起像小米這樣便宜的中國品牌。」他說。

「消費者現在變得緊張」

報道說,自今年夏季以來,關於中國人消費降級的討論一直沒有間斷。在中國各地,談論的是大幅度降低消費,消費範圍從餐館到快餐,從出租車到共用自行車等方面。方便麵和醃製芥菜等低端產品的公司今年上半年利潤飆升。銷售廉價商品公司的成功促使中國人認為消費者正變得更加節儉。

中共當局數據顯示,近幾個月零售額增長速度低於預期。

英國《金融時報》旗下調研機構Confidential Research主編懷爾德(David Wilde)表示,未來還有許多挑戰。在過去七年裡,他的公司每個月都會對1000名中國消費者進行調查。

「我們在過去幾個月看到,人們的願望是從投資到儲蓄的轉變,消費實際上相對持平。我認為它告訴我們的是消費者現在變得緊張。」懷爾德說。

他表示,消費者對中國股市下跌、債務危機,以及持續的美中貿易爭端感到擔憂。

中國股市自1月以來已下跌30%,目前深陷熊市,是全球表現最差的市場之一。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徘徊在近10年最低點。

零售商們未來或感受到壓力

「從現在起的一個月後,可能就是零售商們感受到壓力的時候了,」中國褐皮書國際公司(China Beige Book International)一名分析師寫道。

這家對中國大型企業進行問卷調查的公司說,零售商們表示,目前已經出現近幾個月來最糟糕的薪資情況。《紐約時報》報道,根據中國全國汽車市場研究會的數據,汽車銷售開始在9月放緩。

9月24日,美國對價值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10%的關稅,且美中貿易戰近期無任何緩解跡像。專家表示,過不了多久,放緩的經濟就會令人開始感到壓力,近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的報告顯示,貿易戰可能導致明年中國經濟增長下降1.6%。

只有中共開放國內市場 老百姓才能享有「入世」的福利

2001年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時,做出諸多承諾,最主要的一項就是開放市場降低關稅,讓中國民眾買得起進口商品。但是十七年後,中共依然高築關稅壁壘,進入中國市場的外國商品價格都居高不下,人為阻斷了中國民眾對外國商品的消費。

《華爾街日報》援引專家的分析說,中共政府的政策是為鼓勵中國人購買更多國產商品。換句話說,因為中國商品價格高,所以需要對進口商品追加關稅才能抵消外國商品超過國內商品的價格優勢。同時,外國商品的品質高也是中國民眾在海外狂買的原因。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表示,中共不肯開放商品進口的原因有兩個:第一,在執行強制結匯的制度下,中共可以迅速聚斂老百姓的財富,同時將出口利益收歸己有,中共貪腐利益集團才能在避人耳目的情況下實現財富轉移。

謝田表示,特朗普總統對中國產商品徵稅的目的是減少中美貿易順差,並不是說要限制中國商品進入美國,而是希望更多美國貨能夠進入中國。

謝田認為,特朗普用徵收關稅此舉能迫使中共開放國內市場,當物美價廉的美國商品進入中國,中國老百姓才能真正享有「入世」的福利,而不是被逼「中國人為外國打工」。

大陸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孫立平也贊同這個觀點。他認為,中美貿易戰會以妥協讓步的方式來解決,而中國(共)做出的讓步會更大,或者主要是中國(共)的讓步。「最大的讓步是履行加入世貿時的大部分承諾,實行更大力度地對外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