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周日(10月21日)表示,川習可能在下個月G20峰會上會談,但中共在此之前未採取任何措施,來化解美中貿易緊張局勢,中共的態度削弱了貿易戰休戰的預期。

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Larry Kudlow)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表示,在美中貿易爭端中,中共沒有表示出任何意願去滿足美方要求,以破解兩國貿易戰。

迄今為止,美國已經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相當於中國所有進口商品的近一半,中共則對1100億美元美國商品徵收關稅。特朗普政府要求中共徹底改變其經濟政策,包括減少雙邊貿易逆差、限制國家為主導的工業補貼,停止知識產權盜竊和強制技術轉讓等。但到目前為止,這些都遭到了中共官員的抵制。

「我們給了它們(中共)一份詳細的要求清單,包括(停止盜竊和轉讓)技術(的要求),它們在五六個月內沒有改變。問題的關鍵在於它們沒有回應。沒有。」庫德洛說。

他補充說:「它們(中共)必須作出決定,到目前為止它們還沒有,或者它們決定不做任何事,不做任何事。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情。」

71歲的庫德洛是前美聯儲和華爾街經濟學家,曾在CNBC擔任電視節目主持人。

彭斯明確說出關稅戰原因 中共刻意迴避

而在最近一段時間,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接受美媒採訪時,都在釋放一個信號——不知道特朗普當局要甚麼,不知道美方誰在貿易問題上拍板。

崔天凱10月12日接受美國霍士周日節目採訪(14日播出),被問道「你清楚特朗普總統在貿易問題上聽誰的意見」,他的回答是:「這得你告訴我。」

對此,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表示,崔天凱的表態是故意攪渾水,但也很可能是「無奈」下的反應。他說:「我認為中共的決策層比一般人想像的更悲觀,可能真的在準備某種程度的自力更生和部份閉關鎖國。」

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對華戰略講話中,簡單回顧了從美國獨立戰爭以來美中之間幾百年的貿易關係。他表示,在歷史上,美國從未苛刻對待中國;反而在蘇聯解體後,美國認為自由中國的到來不可避免,在這種樂觀預期下,美國更在21世紀之交同意對北京開放經濟,並將中國帶入世貿組織(WTO)。

「這讓中國經濟在過去17年中,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了9倍,並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種成功大部份是由美國在中國的投資推動的。」他說。

彭斯說:「在這個過程中,中國共產黨也使用了一系列與自由和公平貿易不相符的政策,包括關稅、配額、操縱匯率、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盜竊以及工業補貼等。」

他表示,中國(中共)的不當行為導致美國貿易逆差,2017年達到3,750億美元,約為美國全球對外貿易逆差的一半。這是引發美中貿易關稅戰的原因。

若談判無進展 美國將繼續推進關稅計劃

如果美中貿易談判在未來幾周沒有進展,預計美國將繼續推進關稅計劃,在2019年初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從10%提高到25%。特朗普也數次強調已經準備好對另外267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稅款,意味著所有從中國進口的商品都將受到美國關稅的限制。

10月14日,在接受CBS採訪時,特朗普再次強調:「我希望他們(中方)與我們就公平貿易進行談判。 我希望他們像我們一樣開放他們的市場。」他同時補充說,今後可能會對中國商品加徵更多關稅。

雖然外界普遍擔心中共可能會降低人民幣匯率以抵消關稅影響。但庫德洛對《金融時報》表示,他認為近期人民幣疲弱是因為市場力量導致。

「我感覺到中國的資本在外流,我知道這是一個受控制的市場,但我認為它們(中國市場)正在虧錢,人們(投資者)來到這裏,(美國)是世界上最熱門的經濟體。」庫德洛說。

「我的感覺是,我們必須觀察它(人民幣貶值),這非常重要,它是貿易談判的一部份。但人民幣疲弱更多是基於市場(因素)。」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