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外媒引述中共官員消息,或最近中共駐美大使接受美媒採訪,中共都在釋放信號——不知道特朗普當局要甚麼,不知道美方誰在貿易問題上拍板。外界質疑,是中共被貿易戰打暈了,還是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在轉移注意力?

專家表示,貿易戰持續半年時間,到現在中共還說不了解美方貿易訴求,或指望中期選舉後形勢轉好,只能說它的情報、戰略分析和決策出了大問題。此外,中國近期出現政治、經濟加速封閉或倒退的跡像,或反映高層看待貿易戰比外界想像的還要悲觀。

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10月12日接受美國福克斯週日節目採訪(14日播出),被問道「你清楚特朗普總統在貿易問題上聽誰的意見」,他的回答是:「這得你告訴我。」

在主持人質疑這是作為大使份內的事時,崔天凱回答說,美國總統應該是最終拿主意的,但誰在決策中發揮了作用、發揮了甚麼樣的作用「有時候很令人困惑」,再次把貿易戰的矛頭對準美國政府。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表示,崔天凱的表態是故意攪渾水,但也很可能是「無奈」下的反應。「我認為中共的決策層比一般人想像的更悲觀,可能真的在準備某種程度的自力更生和部分閉關鎖國」,他說。

橫河關注中共時政多年,他表示,實際上中共目前已經亂了方寸,沒有甚麼戰術,連拖延都是被動為之,沒有一個明確的計劃。無論是應對中國國內經濟,還是處理美中貿易戰,中共都在被動「拖延」。

中國經濟不及預期 高層盡喊話不行動

週五(19日)中共官方公佈的第三季度的GDP增速不及預期,並降到2009年以來的最低點(6.5%)。同時,今年以來,中國股市和人民幣遭遇重挫,市場參與者亦擔心中國經濟和股市未來進一步下滑。

根據美國金融數據公司FactSet的統計,截至目前,上證綜合指數年內已下跌近23%。

根據美國財政部週三的報告,自6月中旬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跌超過7%。

丹斯克銀行(Danske Bank)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默黑倫(Allan von Mehren)表示,中美兩國貨幣政策相悖而行最終可能對中國經濟造成嚴重破壞,並引發類似2015年的亞洲股市崩盤。

而週五以來,中共最高領導層紛紛出來釋放安撫信號。週五,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領「一行兩會」高官(中共央銀、證監會以及銀監會)再次對市場釋放當局要維穩的信息。

週六(20日),在歐洲參加峰會的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也再次表態說,中國將繼續開放經濟、進行改革以及改善商業環境,同時穩定人民幣匯率。

外界認為,無論是中共最高層,或駐美大使的公開發言基本上都是過去承諾多次、但從未兌現的內容,但從行動上看依然是言行不一、陽奉陰違。

美國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週三(10月17日)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提到,中共規定從11月1日起,公安有權對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和聯網使用機構進行監督檢查,這加深了在華外國企業的擔憂。

「這令人非常震驚和無法接受!它們完全沿著錯誤方向走」,他說。

對美方貿易要求 中共至今無正面回應

崔天凱在美國媒體上就貿易問題的發言一度引發關注,但隨後白宮顧問庫德洛告訴福克斯新聞,現在的情況是中國(中共)至今沒有回應美方的貿易要求,包括解決貿易逆差、知識產權盜竊以及強迫技術轉讓等問題。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也在週三告訴美國財經電視台CNBC,美中貿易談判現在「似乎處於中斷狀態」。

那麼美國對中共的貿易要求究竟是甚麼,為何中共不給正面回應?早在8月,多家美國媒體就引述中共官員的話報導,中共將美方提出的要求清單分為三等份:

1)其中30%—40%涉及中國增加購買美國商品,中共官員認為這些要求可以立即滿足;

2)對另外30%—40%涉及市場開放,例如提高外國金融機構對中國合資公司的持股比例上限,並授予他們更廣泛的運營權限,中共官員表示,這些可以談判,但需要幾年時間;

3)對剩餘20%—40%,涉及美國要求中國(中共)調整行業政策,包括停止對高科技企業的補貼、不干涉美國數據公司的運營或者停止強迫美國公司轉移技術,中共官員表示,涉及國家安全或政治原因,對其中的多個議題,不同意擺上談判桌。此外,中國(中共)政府一直否認強迫美國企業共享技術。

橫河曾分析這三等份清單,他認為,第一部分是訂單外交,中共向來這樣操作,但這次美國完全不在乎;第二部分是WTO拖延戰術,中共已經用它拖了17年、是拖死美國的節奏,美國現在沒那麼容易上當;第三部分是中共統治和征服全世界的命根子,同樣也是美國的命根子,中美雙方都絕不會讓步。

他還補充說,特朗普總統和他的班子在貿易政策上對中共的要求從來沒有改變過,如果說有變化,那是在每一次中共做出不合適的相應報復行動後,對其實施預定的升級制裁。

而中共在貿易戰中能用的武器並不多,所以它一定會避免與美國正面交鋒,而選用其它方式給美國政府施壓。所以,從這一點上看,中共不敢、也不願意正面回復美方要求,就只能靠拖,並寄望11月初中期選舉能帶來「轉機」。

寄望美中期選舉 或算盤再落空

庫德洛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被問道中國(中共)的策略是否是期待共和黨中期選舉時失去部分席位,在民主黨贏得眾議院或參議院控制權後,它們就可以在談判中獲得更多「槓桿」(優勢)?

他回答:「如果這是它們的計畫,那它們最好另作打算,不管是誰主掌(國會),我認為美國對中國(中共)的政策都會非常近似。」

庫德洛說,不管中期選舉結果如何,即使是民主黨,也不會對中國(中共)(的不公平貿易)放任不管。「這是美國為自己國家的工人、製造業和整個經濟維護貿易權力的時代」,他說。

「如果中共認為在中期選舉後,(美國貿易政策)會有甚麼改變的話,那是一個誤判。」庫德洛分析了現在的美中貿易形勢:首先,特朗普總統不會改變他的看法;第二,中國(中共)應該回到一個合法的國際貿易環境中,但是它們沒有,全世界都知道這一點;第三,美國已經跟歐盟、日本達成共識,要一起抵制非市場經濟(國家)——中國(中共)。」

庫德洛的這番論斷可以說反映了現實狀況。以田納西州為例,它是今年美國國會中期選舉的一個關鍵州,同時中國也是該州最大的商品出口市場之一。

中田納西州立大學政治學教授利文斯頓(Steven Livingston)告訴美國之音,關稅可能給田納西州造成約10億美元的損失,但也不見得會迎來藍色浪潮(民主黨獲勝)。

他表示,關稅算不上今年美國中期選舉的核心議題,由於美國經濟形勢大好,大多數普通選民並沒有感受到貿易戰帶來的負面影響,而且即便民主黨勝選、比如共和黨丟掉國會一個院,美國也不大可能很快修正對華貿易政策。

他還說,特朗普總統也不是一個會退縮的人,不會突然改變對華貿易政策,如果國會失手,相信特朗普反而會加倍堅持下去。

橫河更表示,「貿易戰到現在,中共如果還在指望中期選舉後自己的處境會有好轉,那它的情報、戰略分析和決策真的出了大問題了。」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國務院總理劉鶴週五對外公開提及,中美雙方「目前正在接觸」。同一天,香港《南華早報》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暫時」同意11月在G20集團峰會上會面,會面日期定在11月29日,即G20峰會正式開始的前一天。

這已經是第二次傳出特習會安排,而白宮方面顯然對兩國首腦會談的期望不高。庫德洛週三表示,特朗普總統也許會在G20上會晤習近平,屆時將會看看「(領袖)之間的私人外交是否可以產生一些有益的後果」,有對話總比無對話強。

「我非常擔心中國(中共)正走在一條非常錯誤的路上,回到一個封閉的、不流通的經濟環境中」,庫德洛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