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紅樓夢》一百二十回,都是圍繞著賈府的興衰在寫,賈元春當了皇上的貴妃,給賈府帶來無限風光和榮華富貴,可是就在他們榮華的巔峰,賈娘娘令太監送來了燈謎,其中暗藏了賈府衰敗的命運。

第二十二回講到元宵節,元春娘娘讓太監送來燈謎,賈府眾姐妹也各作了一個,賈政在賈母處一一觀看。

能使妖魔膽盡摧,

身如束帛氣如雷。

一聲震得人方恐,

回首相看已化灰。

打一玩物。(賈元春)

從元春的燈謎開始一路看下去,賈政迷惑了,心內沉思道:「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響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盤,是打動亂如麻;探春所作風箏,乃飄飄浮蕩之物;惜春所作海燈,一發清淨孤獨。今乃上元佳節,如何皆作此不祥之物為戲耶?」心內愈思愈悶,因在賈母之前,不敢形於色,只得仍勉強往下看去.直到寶釵的燈謎:

有眼無珠腹內空,

荷花出水喜相逢。

梧桐葉落分離別,

恩愛夫妻不到冬。

打一用物。(薛寶釵)

寶釵的謎底是竹夫人,一種用竹蔑編成的夏季抱著取涼的器具。賈政看完,心內自忖道:「此物還倒有限,只是小小年紀,作此等言語,更覺不祥。看來皆非福壽之輩。」想到此處,甚覺煩悶,大有悲戚之狀,只是垂頭沉思。……又勉強勸了賈母一回酒,方纔退出去了。回至房中,只是思索,翻來覆去,甚覺淒惋。

其實,不僅賈府姐妹們詩謎充滿不祥之音,就連榮國府老祖宗賈母的詩謎也特別不吉利:

猴子身輕站樹梢。

打一果名。(賈母)

謎底是荔枝,也就是離枝,有樹倒猢猻散之意。就像是賈妃的燈謎:一聲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縱有眼前的榮華富貴、繁花似錦,可都是瞬間即逝。正應了紅樓夢中《飛鳥各投林》最後的一句: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賈母、賈元春的地位在賈府中都算是老大了,出此不祥之言,可見是真的不祥,這一章回已將榮國府的命運明明白白地寫了出來。賈政雖然有所覺察,但卻無力回天。

賈府在元春當了貴妃之後省親的情景,何等的風光、何等排場,然而,轉眼就成為過眼煙雲,終究落得個「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