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萊德大學(Rider University)與一家中國公司就出售該大學的「威斯敏斯特合唱學院」(Westminster Choir College,WCC)達成協議。但這一出售計劃卻引發強烈反對,該音樂學院的很多教職工、捐贈者甚至校友提出訴訟,力阻中資收購。

一些反對人士認為萊德大學所選擇的買家不合適,因為其具有中共政府背景,恐威脅學院的學術自由。還有些人士認為,這一收購甚至可能會對美國國家安全帶來威脅,因為WCC所在的普林斯頓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國防和情報研究中心。中共在這裡找基地並非偶然。

二十多年前,萊德大學(前身是萊德學院)買下了鄰近的WCC學院。《紐約時報》說,那是普林斯頓市中心的一所深受人們喜愛但陷入困境的學院,當時人們紛紛稱頌萊德是音樂界的救世主。管理層表示,延續學院的顯赫歷史十分重要。

但在2017年,萊德宣佈了出售WCC學院的計劃,並表示,董事會已經確定,繼續抓住在普林斯頓的WCC學院校園不放或將其整合到該大學位於勞倫斯維爾(Lawrenceville)的主校園,不符合萊德大學的戰略利益。

今年6月,萊德宣佈,把WCC以400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給北京凱文德信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雙方已經完成了一份購買出售協議。還有一系列必要的內部的、政府的以及監管機構的批准將會在明年進行協調。

力阻凱文收購WCC 教職工和校友提出訴訟

WCC的很多教職工、捐贈者和校友都反對這一出售計劃,自去年起便向法院提出多起訴訟。

2017年6月,WCC的一群校友在曼哈頓聯邦地區法院起訴萊德,指這個出售計劃將違反萊德與WCC最初達成的協議。

今年2月,普林斯頓神學院(Princeton Theological Seminary)在州法院提出,這項交易將違背對最初土地捐贈者所做的承諾,因此該神學院可以收回其控制權。與此同時,另一群對凱文的交易感到擔憂的校友、教師、家長和捐贈者成立了一個新的非營利組織——威斯敏斯特基金會(Westminster Foundation),「以確保該校繼續存在」。

普林斯頓神學院的訴訟還指出,1992年WCC學院與萊德大學的合併協議中沒有任何內容允許萊德單方面出售校園。

上個月,更多旨在阻止這項出售計劃的訴訟被提交。這些訴訟代表威斯敏斯特基金會的成員、一群校友、捐贈者和學院職工。

這一出售計劃為何遭反對

美媒「Inside Higher Ed」報導,反對者認為,萊德大學選擇了一個不合適的買家。凱文是一家營利性公司,在中國經營兩所K-12學校但沒有高等教育經驗。

此外,凱文還具有中共政府背景。凱文8月份提交的半年度報告稱,該公司的控股股東是「八大處控股集團」。根據該集團網站的描述,八大處控股集團是「大型國有控股企業」。凱文的實際控制人是北京市海澱區政府的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

「八大處控股集團」的黨總書記徐華東也是凱文公司董事會的董事。徐華東1978年至2000年曾在中共軍隊裡擔任領導職務。

對於反對出售WCC學院所提交的最新訴訟,原告律師阿弗蘭(Bruce Afran)說,這所WCC將被一個由中國(共)政府擁有和控制的公司接管,而中共政府是不認同任何程度的學術自由的。中共的一個國家政策使大學和學院服從(中共)政府和共產黨的原則。這與美國高等教育機構的概念截然相反。

法律投訴指,學術界大部分人士十分擔心這次出售可能帶來的政治問題,特別是有關人權和宗教問題,許多觸及到中美關係。舉例說,WCC學院一位學者做的一個有關法輪功的研究,如果這次出售得到了批准,諸如這類的學術活動今後就可能被扼殺。

「Inside Higher Ed」報導說,WCC學院合唱活動主管米勒(Joe Miller)被告知,在即將來臨的中國巡迴演出之前,該合唱團的曲目必須要通過中共政府的批准。這被認為是「前所未有的學術和文化入侵與干預」,這甚至是發生在WCC學院被「轉手」之前。

「Inside Higher Ed」還說,在給米勒發郵件並尋求他的置評後,他們收到的是來自WCC學院院長歐諾弗裡奧(Marshall Onofrio)的回應。歐諾弗裡奧說,在進行校外表演之前,向對方提供節目副本是正常的,正如現在的這個例子一樣。但當記者直接提問是否WCC學院已經被要求,(其曲目)需要獲得中共政府實體的批准或凱文的批准後才能去中國表演時,他沒有做出回應。

從WCC網站上可以看到,WCC的這次中國行是受到凱文的邀請,並得到了凱文的財政資助。

此外,這項出售協議可能會威脅到WCC學院教職工的工作。雖然萊德大學在6月份所宣佈的購買和銷售協議中說,該協議的關鍵條款旨在幫助實現保護WCC學院的目標,包括為現有的WCC全職教師和優先輔助人員以及WCC的全職和半職員工提供就業和類似福利,但美國大學教授協會(AAUP)的合同管理員、社會學和犯罪學系副教授哈爾彭(Jeffrey Halpern)說,這個購買和銷售協議的相關部分說,WCC的教職員工只能獲得短短兩年的就業機會。

「我們沒有看到這筆交易的任何合法性」,哈爾彭說。

美國大學教授協會的萊德分會將於12月舉行仲裁聽證會,以辯論萊德為了繼續進行交易而要解僱WCC教職工的計劃。

原告律師:此交易或影響美國國家安全

阿弗蘭律師認為,此次出售可能會影響到美國的國家安全。他說,WCC 學院所在的普林斯頓「本身就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國防和情報研究中心。有幾個機構從事非常敏感的工作。中國(共)政府在這裡尋找基地並不是偶然的,我認為美國政府對此應有警覺」。

阿弗蘭律師提到,中共還通過其資助的孔子學院對美國進行滲透,試圖影響美國校園。「而現在,通過(收購)WCC 學院,它們(中共)正試圖真正掌控一所美國學院。」

美國國會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此前曾表示,中共試圖影響美國政治和基本自由,要比多數人意識到的更廣泛。「它們將目標瞄準了在美國境內的美國人。」

盧比奧指出,美國大學校園內的孔子學院是在不透明合同下運作的。孔子學院經常被指控在美國干預與中國相關的教育活動。

凱文被指建造虛假非盈利組織
根據萊德大學的聲明,購買協議包括三個獨立實體。其中一個是非營利實體「WCC收購公司」(Westminster Choir College Acquisition Corporation),該公司將會在WCC出售後負責運營該學院。還有兩個實體是凱文的子公司。但反對出售計劃的人士說,這個所謂的非營利組織「WCC收購公司」並不是獨立於這個盈利公司(凱文)之外的。上個月WCC學院校友和捐贈者們所提交的訴訟指,凱文已經創造了一個「虛假的非營利組織」,該組織完全受凱文的控制。

該訴訟指出,這個非營利組織董事會中的三名受託人全部由凱文任命,其中兩名為現任凱文高管。

這個非營利組織的臨時主席利文斯頓(Larry Livingston)否認這項出售計劃所帶來的風險。

「認為學術自由將會受到威脅是可笑的」,利文斯頓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說。

中國公司對收購美國校園的興趣

WCC交易的不尋常之處在於它涉及對一家仍在運作的非營利學院的收購,但更廣泛地說,中國公司在購買美國校園或其它教育機構方面似乎有很大的興趣。中國學生是美國最大的國際學生群體,無論是大學還是K-12學校。

Halliday收購集團的總裁兼創始人哈利迪(Douglas Halliday)表示,他發現,來自中國大陸或香港的買家的主要興趣是收購K-12寄宿學校或以職業為重點的大學和學院。這些院校的特點是它們側重於技術類型的課程,比如醫療保健或信息技術等。哈利迪表示,一些中國教育公司正在美國尋找旗艦機構。

Halliday收購集團的業務是對在美國或加拿大收購和合併K-12學校及高等教育院校提供諮詢服務。

近幾年來,和中國大陸或香港有關的公司已經購買了多個美國大學校園。比如,新華教育諮詢服務公司(Xinhua Education Consulting Services Corporation)去年購買了位於新罕布什爾州的前丹尼爾韋伯斯特學院校園;新華教育投資公司(Xinhua Education Investment Corporation)購買了聖保羅學院(Saint Paul College)的前校區;惠蒂爾學院(Whittier College)在2017年宣佈關閉其法律學院,並以3500萬美元的價格將其佔地14英畝的土地出售給一家中國投資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