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信基督一生愛國 卻受騙於中共

武百祥之子武恩佑在《回憶我的父親》中寫道:「他是一個虔誠的基督教徒,一切都要按照基督的教義行事,在他經營的商店和工廠裏,職工們都不許抽菸、喝酒、娶小老婆、賭博、嫖妓,如有違犯,堅決開除。當時曾有人用『我是同記的人』這句話來光榮地說明自己的道德品質是無疵的。」

九一八事變後,武百祥在哈爾濱工商界首發《告全市同胞書》,呼籲「救亡圖存」。東北淪陷後,日本人請他出來做官,他隱遁教堂。

「恆發源」張聞聲原是同記的競爭對手,日本人欲搞垮「恆發源」,武百祥不計前嫌,凜然出手相救。在偽滿統治期間,武百祥放棄了很多發國難財的機會,同記商行慘澹經營。國民黨抗戰勝利後,「同記」商號得以重整旗鼓。

武百祥所創「百善學校」的建築遺跡。(網絡圖片)
武百祥所創「百善學校」的建築遺跡。(網絡圖片)

抗日期間,武百祥誤以為中共也抗日,曾幫助過文書部部長中共黨員陳忠、地下黨員王展俊逃避日本人的追捕,後陳忠任長春市市長、人大副主任,王展俊任遼東省委書記。

抗日戰爭勝利以後,中共幹部彭真曾到同記商場視察,並許諾中共支持和保護民族工商業發展,武百祥信以為真。

「同記」開始為中共提供軍需品。同記鐵工廠加工過六零炮,同記刷子廠每月生產5萬支「白熊」牌牙刷。

「同記」還先後進行了七次較大的捐款,1946年8月捐款1萬元、1947年12月捐款100萬元、1948年2月捐款11.8萬元;捐贈軍鞋千餘雙。

朝鮮戰爭時期,武百祥呼籲哈爾濱市工商界為中共捐獻18架戰鬥機,對現役軍人、軍屬、烈屬購置生活用品,實行九五折優待。之後,武百祥個人多方籌集資金,捐獻了相當於買一架戰鬥機的款項。

中共東北聯軍佔領哈爾濱後,中共讓武百祥擔任哈爾濱市工商聯副主任委員,給予他一定的政治地位,曾經飽受日本侵略戰爭之苦的武百祥受寵若驚,將畢生的愛國熱情遷移至共產黨的身上,「『願主的國降臨,願主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這是他一生每天晚禱必然要說的禱詞)。他努力鍛煉身體,並又開始譜曲填詞了。但這時不再是頌主詩歌,而是歌頌社會主義好。他告訴我們他要活120歲。」(武恩佑:《回憶我的父親》)

帶頭公私合營 命隕文革

武百祥將同記商場走國家資本主義道路,爭取公私合營。(網絡圖片)
武百祥將同記商場走國家資本主義道路,爭取公私合營。(網絡圖片)

在一次最高國務會議上,毛澤東起來與武百祥握手,被拍成了新聞紀錄片,這位飽經風霜的資本家對中共的政治權術沒有絲毫的準備。武百祥感動至極,竟說:「我活了七、八十歲,從來沒有一個政府這樣看重我,給我政治地位、給我發言權。」

中共的魔鬼邪術是,先給你一點甜頭,最後讓你嘗盡苦頭。

1954年,武百祥將《在總路線燈塔照耀下,同記商場走國家資本主義道路,爭取高級形式的公私合營》的提案提交股東大會,獲一致通過。

1955年,同記商場開始為國營公司代銷。10月在全國工商聯第一屆執委會二次會議上,毛澤東、陳雲對資本主義工商改造給出了詳盡指示,武百祥參加了會議。

那時稍微明智一點的人都會知道,沒別的路可走,原料國家控制了,資金、融資渠道,國家也控制了。工人有政府支持的工會,勞資關係的主動權也不在資本家手裏。資本家沒甚麼籌碼了,那個時候你不接受也得接受。

當時有這麼一句很形象的話:「三面架機槍,只准走一方。」已經給你「三面網」都設好了,就是這一條路,你走不走吧。在這種情況下,大家只能走。(搜狐網:《1953:民族工商業的生與死》)

1955年11月24日,武百祥參加會議回來的第二天,再一次向政府提出公私合營的申請。1955年11月28日中共正式批准了哈爾濱市百貨公司與同記商場股份有限公司實行公私合營。

又於11月30日簽訂了公私合營協議書。最後於12月1日召開大會,慶祝公私合營同記商場股份有限公司成立。

中共對資本家的贖買政策規定是:按百分之五的定息暫付7年,到期再議。1957年,在大鳴大放運動中,武百祥認為贖買政策不合理,連資產一半的兌價都抵不過,會引起工商業者怨結,提出定息18年~20年的主張,上海李康年說出同樣言論,結果武百祥與李康年被中共打成「右派」。

這是武百祥始料不及的,他對中共的政治幻覺遭到了一次相當大的挫折,思想一度消沉。1959年摘掉「右派」份子帽子後,精神好轉,雖然已是80多歲的老人,還先後編寫了十餘首歌曲,表達他對社會主義的感情。

1964年,武百祥已86歲了。其子怕他一人在哈爾濱太孤單又無人照顧,勸他來北京居住。他說:「我在哈爾濱有組織照顧,參加政協活動,到工商聯做點工作,比去北京養老要有意義得多呢!」

「想不到,這個樂觀而堅強的老人,竟是由於動亂的衝擊而與世長辭了。」(武恩佑:《回憶我的父親》)

「文化大革命」開始後便不久,同記商場被「人民商店」取代。武百祥也被揪出批判鬥爭,此時他已經是88歲的老人了。

有口述者回憶,武百祥在批鬥中受盡凌辱,說者不忍講,聞者不忍聽,1966年9月5日,武百祥因不堪忍受「造反派」的迫害和侮辱而自縊,含恨離開人世。

中共是民族資本家的劫數

1956年1月20日,中共哈爾濱市政府宣佈:哈爾濱市101個行業、4,440戶私人企業已全部公私合營,「哈爾濱從今天起已進入社會主義社會」。私人資本核定資產為1,540萬元,佔全國私人資本核定資產的千分之七。

也就是說全國22億的私營企業資產全部被中共吞食,中共只需付給資本家不到定期存款利息的年利息,先付了七年,後延續三年,到文革就停止支付了,共付了十年左右。

在上海的公私合營運動中,四個月中有876名資本家跳樓自殺,曾經有過一週跳樓200個人的最高紀錄,陳毅每天喝著茶水問:「今天有多少空降兵?」

那時活要見人、死要見屍,見不著屍體就說你投敵,全家連坐。據不完全統計,全國有幾千工商業者被逼自殺身亡。

中共那時要鞏固新生紅色政權,殺人立威,同時要打朝鮮戰爭,需要巨款,並同期開展「三反五反運動」,兩項運動中共官方公佈最後獲退款10億元,133,760人非正常死亡或傷殘,實際數據遠不止這些。

而經過工商改造,中共侵吞了私有財產,消滅了資本家階層,蒸發了他們的肉體,同時,也斷絕了中國民族資本家所傳承的民族精神與文化。(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