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報道稱,特朗普政府正準備退出《中程核導彈條約》。理由是該條約不但沒能限制住俄羅斯的武器行為,反而限制了美國部署新武器,應對中共威脅。而中共卻不受該條約限制,大力研發、部署和囤積先進武器。

《紐約時報》引述美國官員的話說,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將會在下週訪問莫斯科時告訴普京總統,美國計劃退出《中程核導彈條約》。

1987年,美國前總統列根和前蘇聯領導人戈巴卓夫簽署了《美利堅合眾國與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關於銷毀中程和中短程導彈的條約》,簡稱《中程核導彈條約》或《中導條約》,目的是緩解冷戰時期的緊張氣氛。雖然這個條約有效多年,但近年來,俄羅斯頻繁被指違反該條約,部署了違禁核武器,對美國的歐洲盟國和前蘇聯共和國構成了威脅。

博爾頓拒絕就前往莫斯科的行程發表評論。但一位高級政府官員發表聲明稱,「俄羅斯繼續生產禁用的巡航導彈,並忽視了對透明度的呼籲。」

中共不受《中導條約》約束大力開發和囤積導彈

華盛頓和莫斯科1987年所簽署的《中導條約》禁止所有射程為500至5,500公里,或310至3,420哩的陸基導彈。該條約涵蓋攜帶核彈頭和常規彈頭的陸基導彈。

《紐約時報》稱,這個條約已經限制了美國部署新武器以應對中共鞏固西太平洋地區的主導地位。由於中國(中共)不是該條約的簽署國,因此中共在開發能夠行駛數千哩的中程核導彈方面沒有受到任何限制。

美國國會參議院軍委會空陸作戰策劃小組主席科頓(Tom Cotton)敦促特朗普政府退出《中導條約》。他說,《中導條約》在30多年建立時,被視為一個偉大的成就,但今天,俄羅斯公開欺騙和違反這一條約,「而中國(共)正在大規模囤積導彈,因為它們根本不受這個條約的約束」。

退出《中導條約》為美國鬆綁

在前奧巴馬政府時期擔任國防部主管東亞事務的副助理部長鄧志強(Abraham Denmark)周五在推文中說,中國(中共)不是《中導條約》的簽約國,一直在研發和部署比美國所能達到的更遠程先進導彈。他說,退出《中導條約》能為美國鬆綁,好讓美軍部署更有效武器系統應對中共威脅。

美國官員說,雖然白宮表示,還沒有做出退出該條約的正式決定。但在未來幾週內,特朗普總統預計將在退出這一條約的決定上簽字。

如果特朗普政府退出這個條約,美國很可能會部署一種經過重新設計,能夠從陸地發射的戰斧巡航導彈。目前,由船隻和潛艇承載的戰斧導彈攜帶常規彈頭。專家說,最終可以設計成一種適合戰斧的核彈頭。

消息人士稱,五角大樓已經在開發核武器,以匹配和應對中共已經部署的武器,但這個過程需要數年時間。因此,作為一種過渡性措施,美國正準備改裝其現有武器,包括其無核戰斧導彈,並且很可能首先將它們部署在亞洲,很可能是在日本,或者關島。因為在那裏美國擁有大型軍事基地,並且幾乎不會受到政治反對。

這並非美國政府首次退出重大核軍備控制條約。美國前總統小布殊在其執政時期宣佈退出《反彈道導彈條約》。該條約是美國和蘇聯在1972年簽署的限制反彈道導彈部署數量的條約。

美國從多方面準備應對中共威脅

特朗普自去年上任美國總統以來,將應對中共威脅作為其優先事項,並從多方面發出攻勢。在經濟上,特朗普政府已經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以期中共改變其盜竊知識產權、強迫技術轉讓、設置關稅壁壘等不公平貿易行為。特朗普還擴大了外國投資委員會的權限,加大對中資收購美國公司的審查力度,同時也加強了出口產品的管制,防止中共獲得敏感技術。

在軍事上,特朗普簽署了7170億美元的《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撥巨資投資軍隊建設,購置先進武器。加強應對中俄的網絡攻擊,遏制中共在南中國海的軍事行動。

今年6月,特朗普總統還下令五角大樓成立一支獨立的太空部隊,應對中俄太空威脅。

今年9月,特朗普簽署了其上任後首個國家網絡安全戰略。此戰略列出了四大支柱,42個優先行動,並授予美國多個部門更大的權限,主動出擊清除包括中共在內的外國網絡威脅。

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說,「我們的手不再像在奧巴馬政府時期那樣被綁住。」白宮已授權對美國的對手展開「攻擊性網絡行動」。